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人权捍卫者

社区声音

最新信息

2015-08-29
王全章妻子:【一封写给全章的信】

王全章妻子:【一封写给全章的信】

又一个月快过去了,还是没有等到你的消息。全章,你还好吗?

我想你肯定想不到我现在在哪儿?有了儿子之后,你最大的愿望就是我能带着儿子回山东老家住些日子,让爷爷奶奶多看看孙子。很抱歉,之前由于孩子小加上南北生活差异,每次回家都只呆了几天,一直未能满足你的愿望。

在与你失联之后,娘一直给我打电话问你,我知道,再多宽心的话语都不能让娘安心,在北京治疗的计划也无法再继续,很对不起!我现在能做的只有照顾好父母的生活,让孩子陪着爷爷奶奶,多少也能宽慰一些。

以前跟你一起回来,还会有些不适应,久一点我就会想家。而这一次,我反而很踏实,只希望娘和大大能好受些。我想,这都是你给我的力量吧!在你的影响下我已经成长了,是不是很欣慰呢?

再说说儿子吧!几个月不见,儿子又长高了不少,越来越懂事,有时候说起话来就是个小大人。最近因为掉发又严重了,他每次从床上捡起头发就很认真地对我说:妈妈,你又掉头发了,我不哭不闹了,你别伤心哈!说的我这为娘的心啊!又疼又暖。

儿子更是越来越想你,每天都会念叨你好几次,我想爸爸了,爸爸回来会给我买玩具,会给我买好吃的,可是爸爸怎么还不回来?

是啊!孩子他爸!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

王全章妻子
2015年8月28日晚
2015-08-28
no image

随县环潭镇万家河村委干部暗箱操作选举勾结开发商侵占集体土地

尊敬的纪律检查委员会领导:
    现举报湖北省随州市随县环潭镇万家河村村委会妇联主任兼一组组长左春林与村镇干部官官相护,破坏万家河村第九届村委班子换届选举;以权谋私,与开发商勾结,侵占集体经济的事实。
   举 报 人:  随县环潭镇万家河村一组全体村民48人(后附代表人)
   被举报人:左春林,女,48岁,党员,任万家河村村委会妇联主任兼一组组长。
   违法事实:
     一、万家河村第九届村委换届选举时,左春林唯恐个人落选,暗箱操作,破坏了选举的公正性,造成选举未成。
     2014年11月28日上午10点左右在环潭镇委副书记裴仁斌主持的选举会上,左春林及土管所王所长不公开选票,而是将选票交予他们事先安排的村民肖会成、王光友二人,并有事先安排的村民到左春林家填选票。一组村民王敏(女)发现后大叫“你们不公开、不公正、是别有用心!”因为他们暗箱操作选举的阴谋被暴露,左春林指使其外甥殴打有意见的选民叶伯树(附照),选举会场大乱。因为选票已被暗地填写大部分,所以村民们都放弃了选举权(附放弃选举权人名单),选举会散场。故此,万家河村第九届村委换届选举以失败告终,至今再未进行选举。
   二、左春林与开发商勾结,谋取私利。
     2010年左春林与开发商李明成权钱交易,“就土地交换房屋”,签订协议:左将万家河村一组林业派出所侧面部分土地无偿转让给李明成使用、受益;李保证以商品房住宅楼低于市价200元/M2,商品房门面房低于市价400元/M2,出售给左商品住宅楼两套,商品房门面房两间(证据:《土地交换房屋协议》、《保证》)。
  三、左春林利用集体土地诈骗村民钱财。
    2009年10月,左与环潭卫生院职工李加升许诺给村民杨明先两间地皮和办房产证,索取杨8000元费用,后由李开具白纸条一张,杨明先至今没有拿到房产证。2014年11月,当事人及村民到卫生院追问:李说,他只用了3000元(5000元无下落)。
  四、左春林利用职权为亲属万峰谋私利。
     万峰承包山林30余亩,期限30年,先树木已成材,可售30万元,而万峰仅交了租金1000元。
  五、左春林与村镇干部利用职权贪、占、吃、受礼,侵占村民利益。
   2002年,村民杨光福承包20亩鱼塘,租期10年,租金25000元。至2012年到期,杨给付租金中有5000元为抵账,这5000元为村镇干部钓鱼、吃鱼、年节收受杨送礼的鱼。2012年至今三年,不签合同,租金应为7500元,却不知去向,无帐可查。
六、左春林与村镇干部为拉拢查账人员,在查账期间,顶风打麻将,公款宴请。
    在村民上访反映问题期间,村镇领导请示上级。于2015年1月至7月,先后有环潭政府、随县检察院、随县公安经侦大队查账。2月25日,随县公安经侦大队廖队长等人开车来查账,公安车牌号为3016.当日中午,他们在政府餐厅就餐,餐后他们将车开到“刘四家电”门口,换乘出租车进山庄,打麻将,大吃大喝。几日后,我们问,村主任万红兵说:老子有钱请他们吃。
七、经过村民多次上访,镇政府拒绝书面告示,仅口头对几个人讲了查账情况;出上述外、收入不进账,无帐可查的项目还有:
      红星砖厂取土四次,仅4.5万元和7.5万元入账,另两次15万元,无帐。
      随洪公路施工占村组水稻田20亩,该征地补偿费、青苗费35万元,无帐。
      林业派出所建房征地款13.1000万元,第一次10.1000万元入账,第二次3万元,无帐。
      炭厂出租款,无帐。
      寺河山庄占地20亩,租售不明,无帐。
      延河砖厂占地6亩,租售不明,无帐。
      沙场出租8年,无帐。
      鸡场出租10年,无帐。
      村民肖辉租山20年,无帐。
      环潭镇干部耿良友租20亩水稻田种白杨树,无帐。
      村民梅家海租水稻田20亩,无帐。
      村组原240亩山地粮补款,无帐。
      金南街开发商在本组取土6次,均无帐。
另,据当地多家餐馆透露:万家河村委会每年餐费多达十余万元。
      万家河村一组原是万家河村经济收入最好的组,因组长左春林及村书记刘付朝(建豪华别墅一栋,已装修)、主任万红兵(建豪华别墅一栋)、镇委副书记裴仁斌(在万家河村以办羊场为名,套取国家补贴款;裴仁斌以6万元够一组40余间面积的土地,后转让给开发商李明成,取得李四间口面的回赠)等人的吃喝贪占,使该组成为万家河最贫穷的组。据知,该组仅2002年至2003年,一年的餐饮费用就达3万元,致使小组至随洪公路仅几十米的村路路面无钱硬化。

举报人
    万家河村全体村民代表
    罗国树,男,52岁,身份证号420619194608146426,手机号15071656253
    刘金相,男,63岁,身份证号420619195802046478,手机号13597842251
    任永江,男,46岁,身份证号420619196903046498
    齐之坤,男,42岁,身份证号429001197307026497
    邓高清,女,63岁,身份证号420619195707176493
    王启明,男,64岁,身份证号429001196609196556
    项明秀,女,70岁,身份证号420619194511126465
    杨明云,女,53岁,身份证号420619196209156507
                                                                                                                                                                               2015年8月20日

附证据(10页)
  1、2014年11月万家河村第九届村委换届选举会,放弃选举权部分村民签名
  2、2014年11月万家河村第九届村委换届选举会会场照
  3、土地交换房屋协议
  4、开发商李明成(钱权交易)保证
  5、环潭卫生院职工李加升收条
  6、左春林暂收款(白条)
  7、2012年养鱼塘承包到期合同书
勾洪国(戈平)的妻子丽丽 《与夫书》8月28日

勾洪国(戈平)的妻子丽丽 《与夫书》8月28日

亲爱的戈平,你还好吗?

昨天我下楼去取快递,突然围上来七八个民警,把我带到了离咱们家很远的鹿园派出所。路上问我:“你现在干什么呀?”我说:“开个网店,给孩子赚点奶粉钱。”“那得找人写好评什么的吧?提高点击率。”我问:“刷单吗?”“恩!”“这有背市场原则,我不做。”他们告诉我说你挺好的,吃住都没问题,也不存在刑讯逼供,疲劳审讯之类的,说得很认真让我一定要相信他。
“我现在想了解一下你们家的情况。”
“家里有个五个月大的孩子要吃奶粉,还有个残疾哥哥需要照顾,公司停摆了,员工要求三倍工资补偿,当务之急我们三口人需要糊口。”
“老G一直做生意你们怎么会这样?”
“我们的银行卡现金全部被抄走了,包括我婚前个人积蓄。”
“我们会把你的困难向上级领导反映。”
“你卖些什么呀?”
“茶,土特产之类的。”
“这快递哪儿来的,寄的什么?”
“不知道,最近都在网上找样品,谁寄的什么时候联系的不记得了。”
“那你们家出事后谁来看过你吗?有谁帮助过你吗?”
“没有。”
“”你们怎么生活的?”
“跟我哥哥借了点。”
“你怎么理解自由,民主?”
“我不懂,我就一家庭主妇。”
“你老公在家不跟你说这些吗?”
“他只要求我看育儿书籍。”
“老G人不错,也有能力。”
“当然,他是个非常好的人,好丈夫,好爸爸。”
“现在咱们这个警民关系很紧张,你不要这么大的抵触情绪,说清楚你就可以回去了,东西需要留下,你写个主动上缴吧,对你有好处,从我个人私情来讲。”
“不可能,你扣我东西,必须给我扣押清单。”
“那就得走正常程序了,要去你家搜查。”
“没问题,出示证件手续,去搜查吧!”
“希望你主动配合一下,对你老公也有好处,据我了解其他家属配合的都还是不错的。”
“别介,他是他,我是我,如果我违法了,犯罪了,走正常程序审判我就是。”
僵持中,男民警出去了。
我问记录的那个女民警:“我现在这算什么?”
“约谈,你不要老问我,你没有这权利?”
“我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我为什么没有说话的权利?”
沉默中…
我由于低血糖,头晕恶心,两度呕吐不止,他们没有给我任何的救助。
六点多,他们开始吃饭,我不吃,问为什么,我怕有地沟油,“这是我们食堂自己做的,绝对没有地沟油!”我多次要求把孩子抱来,孩子没有我不行,他们一个个都出去了,说要向上面反应。
僵持了两个多小时,又来两个人,介绍是他们领导。
我目不转睛瞅着他,我现在要求把我的孩子抱来。
他又把前面对你的那些情况跟我说了一番,我还是那句话要求把孩子抱来。
三个人开始给我解释如果采取强制措施法律规定不能抱孩子
“现在对我采取强制措施了吗?在你们没有出示证件之前,我有权利把我的孩子抱来。”
“你看你这就不配合,一点看不出来你着急回家看孩子”
我非常着急,我生这孩子很不容易,三个月就出现流产症状,一直保胎,通过痛苦的手术生下他,但是我也不能不明不白的就让你们把东西拿走。
“反正你又没付钱,你又没什么损失,让他们找快递或者找我们。”
已到晚上九点半,他们才同意我回家,十几个人陪伴我五个小时,三辆警车,一辆起亚吧(记不太清了)一辆丰田霸道,如此高规格的“关照”我这个开网店的,我很害怕。
我告诉他们,我是个佛教徒,我相信因果报应,我常自省,有无做过缺德事,我怕遭报应,做事留点底线,对方回应,我是个唯物主义者。
一进楼道就听见儿子在哭,老妈用眼瞪着我,你跑哪儿去了,不知道孩子没你不行吗?好不容易才哄睡着,我睡了两三个小时,噩梦连连,一直胃疼,早上起来看见旁边躺着瘦弱的孩子,泪如雨下,他那么小,他那么无辜。
早上想出去给孩子买点药,一直不敢下楼,万一又有十几个人等着我呢?万一我也被失踪了孩子怎么办呢?我迷茫,我惶恐。今天早上,我神情恍惚,还没从昨天的恐怖中走出来,把孩子不小心掉在了床下,幸亏有拖鞋在,孩子没摔坏,孩子哭,我也忍不住痛哭起来。
你究竟做了什么?他们为什么这样对我?这是不是株连?你是我们家的唯一经济来源,现在你不家,经济枯竭,看来我的自助都会有障碍,我怎么办?蹲在家里坐等饿死?我想,如果我们活不下去了,我只能带着哥哥和孩子上街乞讨,等你回来了。
刚刚,接到房东通知,让我月底搬家!杀人不过头点地,难道非得逼死人不成?!

李和平妻子:我的丈夫李和平 之八

李和平妻子:我的丈夫李和平 之八

 文/王峭岭 2015.08.28

我听到张凯律师48小时之前被温州警方带走的消息,一直关注期待他48小时之后能有消息。现在看来是没有消息了,难道又是一个寻衅滋事?或者再来一个煽颠?
7月10号傍晚,和平的弟弟春富律师把和平被警方带走的消息发出去后,张凯是第一个打来电话的律师。因为半年前,和平把委托书交给了张凯数份,说是万一出什么意外,请张凯做他的律师。我当时非常吃惊地问张凯:“半年前和平就担心自己被抓?”张凯说:“我们律师事先写好委托书是常态!!”
这让我当时吃惊的不行!随后见到蔡律师,马律师等等许多律师,竟然发现每个律师都有所准备,有个律师朋友竟然写了百十份委托书,放在不同的律师朋友手里。
这让我真的是开了眼界!!!
我笑说:“中国已经开启全民写委托书的时代!”
其实中国上到高官,下到平民,都应该事先写好委托书啦!这是我的肺腑之言。这话丝毫不夸张。就在我写好委托书没两天,我也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被警方强制传唤。原因是因为我的律师写的民事起诉状被博讯网转载!其实对传唤我的警察,我也很想告诫他们:写好委托书吧,已备不时之需。
就在7月10号晚上,跟我通完电话安慰我们的张凯律师,在福建的小渔村,被警察从床上带走。后来他打电话说起这事时,我们感慨:网络诈骗,电话诈骗,破案那个难呐!可是一个张凯呆在小渔村都能被“稳、准、狠”的揪起来带走,为什么?”
在这段我们家人难熬的日子,张凯常以李和平朋友的身份打电话问候,我们都信上帝,所以我们最后讨论的结果是:要祷告,要饶恕!
就在四五天前,还接到张凯的电话,他安慰我;“最坏的结果不过是坐牢。”我听了他这话,觉得这是最好的安慰。不过是坐牢,对呀,是被坐牢。最近常想起圣经当中以斯帖的叔叔对以斯帖说的:“莫想你在王宫中能躲过这灾祸。”都折腾47天了,又不见了一个律师!!
谁能保证只要我们“缩”起来就一定能躲过这灾祸呢?真要缩起来,不知何时何地的危险品爆炸,也能照样把我们炸出来!!
我觉得这真的不只是律师的灾祸,这是全民的灾祸!
2015-08-27
冯正虎 国赔(5):强迫失踪19天

冯正虎 国赔(5):强迫失踪19天

【编者按】2011年3月3日上午8:30左右冯正虎在家吃早餐时,五、六名警察和社保人员闯入冯正虎家,出具五角场派出所的传唤证【沪公(杨)(场)行传字{2011}第13号】,其传唤案由是“因你涉嫌以其他方式故意扰乱社会秩序”,实际上冯正虎从未做过任何涉嫌违法的事。什么是“其它方式”就是什么方式也没有,这是警察非法抓人报复的一个惯用借口。
当日下午冯正虎被非法拘禁在海滩边的一个“黑监狱” (长兴鹿鸣农庄,地址:上海市崇明县长兴镇丰村永丰果园  电话:021-33801779),冯正虎的手机被没收,没有人身自由,一切都在看守人员的严密监控下行事,如同在监狱里生活一样,直至3月21日被释放,非法拘禁19天。
冯正虎突然失踪,其家属去五角场派出所报案,但未被立案,因为参与违法犯罪的是警察。警察不遵守法律,滥用职权,利用非法拘禁的违法犯罪方式去监控公民,并授与没有执法资格的普通保安人员去行使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权力这种不受法律制约而肆意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权利的违法犯罪行为对受害人及其家属、乃至整个社会都是一个极度威胁与恐惧。
2015年8月3日冯正虎依据《国家赔偿法》第四条第二项,用邮政特快专递的方式(EMS:1020988587414)向被请求人(国家赔偿义务机关)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区分局提交出国家赔偿申请及相关证据材料,被申请人于8月4日收到。冯正虎提出赔偿金215048.08元人民币,侵害人于法于理应当向被害人赔偿。


赔偿申请书


请求人:冯正虎
身份证:310108195407012452
住所地:上海市政通路240弄3号302室    邮编:200433
电话:021-55225958   13524687100

被请求人(国家赔偿义务机关):上海市公安局
法定代表人:白少康 局长
住址:上海市武宁南路128号
电话:021- 62310110

被请求人(国家赔偿义务机关):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
法定代表人:周海健  局长
住址:上海市平凉路2049号
电话:021-65431000


赔偿请求


要求被请求人就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国保警察、五角场派出所警察非法在长兴岛鹿鸣农庄非法限制冯正虎人身自由19天(2011年3月3日至3月21日)的行政职务侵权行为予以国家赔偿:
1、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赔偿金:4174.68元人民币
2、因非法监禁不能工作的经济损害赔偿金:20873.4元人民币
3、被请求人应当向请求人赔礼道歉,并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190000元人民币。

事实与理由


2011年3月3日上午8:30左右请求人在家吃早餐时,上海市公安局国保部门警察张某某(他与请求人打交道好久,彼此很熟悉,但他连姓名都不敢告知)、上海市杨浦区五角场警察陆巍峰率领五、六名警察、社保人员闯入我家,出具五角场派出所的传唤证,其传唤案由是“因你涉嫌以其他方式故意扰乱社会秩序”,实际上请求人从未做过任何涉嫌违法的事。请求人被传唤已不计其数,其理由一律是“涉嫌以其它方式故意扰乱社会秩序”。什么是“其它方式”就是什么方式也没有,这是警察非法抓人报复的一个惯用借口。
而且,当日又一次遭受抄家,抄走一台电脑、一部手机。警察抄家时没有按《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出示工作证件和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公安机关开具的检查证明文件。而且,抄走请求人的私人物品后连扣押物品清单也不交给请求人。
当日约9:00请求人由警车送至杨浦区五角场派出所,被关押在询问室里,但没有一位警察来做询问笔录,也没有任何人告知我究竟有什么涉嫌违法的行为,一直被关押至下午1:30许。五角场派出所警察陶卫国与三位从上海保安公司雇佣来的保安人员将我从讯问室押到停在派出所外边的一辆普通桑塔纳小车上,与其他两辆小车一同驶向上海市崇明县的长兴岛。
当日下午请求人被非法拘禁在海滩边的一个“黑监狱” (长兴鹿鸣农庄,地址:上海市崇明县长兴镇丰村永丰果园  电话:021-33801779),请求人的手机被没收,没有人身自由,一切都在看守人员的严密监控下行事,如同在监狱里生活一样。
这个偏僻的农庄周围没有公交路线,晚上漆黑一片,除了周末有一些关系客人来聚餐,平时只有我们这些特殊客人。房间的窗户外加一层铁栅,门也是两道的,囚犯插翅难逃。没有电话,又在看守们寸步不离的监控下,请求人要向警方110、督察队或检察院报案求救是绝对不可能的。
没有执法凭证的三名警察沈国良、陆巍峰、陶卫国与没有执法资格的四名保安人员在一个非法的关押场所拘禁一个合法公民。
直至3月21日被释放,整整非法拘禁19天。释放当日上午上海市公安局国保警察张某某与另一位市公安局国保警察从上海市区驱车抵达鹿鸣农庄找请求人谈话,并向看守人员传达让请求人回家的决定。下午1:30许,请求人被三名社保人员押入一辆普通桑塔纳车,由五角场派出所警察陶卫国驾驶,前面还有一辆普通桑塔纳车带路,我们一行八人离开鹿鸣农庄直驱上海市区。请求人不明不白地被关押,又不明不白地被释放回家。
警察不遵守法律,不按照合法的执法程序去办案,而是滥用职权,利用非法拘禁的违法犯罪方式去监控公民,并授权没有执法资格的普通保安人员去行使限制公民人身自由,这表明社会管理的极度混乱,使宪法法律名存实亡,将国家处于危险境地。

请求人突然失踪,其家属去五角场派出所报案,但未被立案,因为参与违法犯罪的是警察。警察不遵守法律,滥用职权,利用非法拘禁的违法犯罪方式去监控公民,并授与没有执法资格的普通保安人员去行使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权力这种不受法律制约而肆意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权利的违法犯罪行为对受害人及其家属、乃至整个社会都是一个极度威胁与恐惧。

一、本案件中被请求人所属警察的违法犯罪事实如下:

1、非法拘禁。被请求人所属警察没有任何合法手续将请求人强制拘禁在鹿鸣农庄,非法限制冯正虎人身自由19天。人身自由是公民享受一切自由的前提和生存最起码的权利,非依据法律不得剥夺或限制任何公民的人身自由。没有法律依据,没有执法的证明文件,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对任何人作出剥夺或限制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或处罚显然是违法的。被请求人所属警察违反《宪法》第三十七条、《行政处罚法》第九条第二款、《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一百一十六条第二项、《警察法》第二十二条第五项、《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纪律条令》第九条第三项、第四项、第五项。
2、滥用传唤证。请求人于2011年3月3日9:00到五角场派出所接受询问,直至2011年3月21日下午被承办警察释放回家,而且其间没有做过一次法定的询问笔录。被请求人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第八十三条、第八十四条、第一百一十六条第二项。
3、非法抄家,扣押本案无关物品。被请求人所属警察入室检查时未出示警察工作证及出示工作证件和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公安机关开具的检查证明文件,扣押物品后既不留清单也不归还。被请求人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第八十七条、第八十九条、《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纪律条令》第九条第四项。
4、违反保安员不得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的国家规定。被请求人所属警察雇佣并指使上海市保安服务总公司杨浦区公司三名保安员(大刘、小刘、小王)及江浦街道的一名社保人员(老常)监禁公民冯正虎,违反国务院颁布的《保安服务管理条例》第三十条、第四十条。
5、知法犯法,违法不报。被请求人所属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是警察,应当熟悉限制人身自由的相关法律,明知没有任何合法手续,将一个没有违法犯罪事实的人非法监禁在一个没有监禁资质的关押场所,这显然是违法的。但是,被请求人所属警察依然执行超越法律、法规规定的错误指令,并未向上级机关举报。被请求人所属警察违反《警察法》第三十三条及警察保护公民人身安全的基本职业道德。

二、请求国家赔偿的法律依据与理由

请求人依据《国家赔偿法》第二条、第三条第(一)、(二)项、第七条向赔偿义务机关(上海市公安局、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提出国家赔偿申请。

1、被请求人应当支付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赔偿金4174.68元人民币。

该项诉求依据《国家赔偿法》第三条第一项、第二项规定:“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行政职权时有下列侵犯人身权情形之一的,受害人有取得赔偿的权利:
(一)违法拘留或者违法采取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行政强制措施的;
(二)非法拘禁或者以其他方法剥夺公民人身自由;”
第三十三条规定:“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每日赔偿按照国家上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计算。”
最高人民法院于5月27日下发通知,公布了2015年作出国家赔偿决定涉及的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权的赔偿标准,具体数额为每日219.72元。
2011年3月3日至3月21日的19日,被请求人所属警察对请求人实施了非法拘禁的强制措施。所以,被请求人应当支付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赔偿金4174.68元人民币,即19日×219.72元。

2、被请求人应当支付请求人因非法监禁不能工作的经济损害赔偿金20873.4元人民币

被请求人将请求人非法监禁在其住所,致使请求人无法外出谋生,因误工而影响请求人的经济收入,如同请求人的生命健康权受到侵犯一样无法工作。因此,该项诉求依据参照《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四条第(一)项的规定:“减少的收入每日的赔偿金按照国家上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计算,最高额为国家上年度职工平均工资的五倍;”
全国2014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为219.72元人民币。
2011年3月3日至3月21日的19日,被请求人所属警察对请求人实施了非法拘禁的强制措施。所以,请求人因非法拘禁不能工作的经济损害赔偿金为20873.4元人民币,即19日×219.72元×5。

3、被请求人应当向请求人赔礼道歉,并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190000元人民币。

该项诉求依据《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五条规定:“有本法第三条或者第十七条规定情形之一,致人精神损害的,应当在侵权行为影响的范围内,为受害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造成严重后果的,应当支付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
请求人是被强迫失踪、非法拘禁在“黑监狱”中,其伤害远远大于被合法判决而遭受冤狱的损害。没有监禁资质的 “黑监狱”不同于受法律监管下的监狱或看守所,囚犯没有人身安全的保障,关押期限与处境都是无法预期的,时时处于被绑匪撕票而无救援的恐惧之中,其精神受到极度伤害,而难以忍受的心理恐惧又会导致身体伤害。
所以,被请求人理应向请求人赔礼道歉,并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请求人遭受被请求人所属警察及其雇佣的保安人员非法拘禁19日,其精神损害抚慰金为190000元人民币,即19×10000元。

上述是请求人的陈述。请求人依据《国家赔偿法》相关规定向侵犯冯正虎人身权的公安机关(国家义务赔偿机关)提出国家赔偿申请,请求上海市公安局领导明断,化解矛盾,维护宪法法律的尊严与权威,保障人权,支持请求人的请求,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

此致

上海市公安局(法制办)


请求人: 冯正虎
2015年8月3日

附件
1、2011年3月3日传唤冯正虎的传唤证{沪公(杨)(场)行传字{2011}第13号
2、上海市长兴鹿鸣农庄的名片
3、《冯正虎如何应对强迫失踪及非法拘禁》(《督察简报》2011年3月31日总48期)
4、《中国法律会为权力者弯曲吗?——冯正虎就强迫失踪及非法拘禁事件向检察院控告》(《督察简报》2011年4月16日总49期)

图一: 2015年8月3日冯正虎向上海市公安局提出赔偿申请书的邮寄凭


  图二、 上海市崇明县长兴鹿鸣农庄的名片
冯正虎于2011年3月3日下午至3月21日下午被非法拘禁在长兴鹿鸣农庄)


2015-08-26
no image

王全璋律师的姐姐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长郭声琨先生的公开信

尊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郭声琨部长:您好!

网上得知您亲临天津爆炸现场指挥救援,我认为您是把保安全、保民生放在首位的好部长,我看到了希望,决定给您写这封信,请您原谅一个无助弱女子的冒昧,肯请您百忙之中看看这封信。

我是北京锋锐律师所王全璋律师的姐姐,至今我与我的弟弟失联近四十天了。我不明白,在这个倡导依法治国、保障人权的国家怎么会让一个律师就失踪了呢?

7月11曰晚中央电视台13频道新闻报道说北京市锋锐律师所律师被刑拘,我看到有我的弟弟王全璋,13曰我到北京去找他,无果而归;8月10曰我又与其辩护律师一起到天津公安局河西看守所去找他,在这里我们真正见识了公权力仗权对人的蛮横态度。做为公安部长的您肯定不知道这些,您是那么的爱护您的人民,也不希望您的下属这样对待老百姓吧?我们好话说了一箩筐,无用,直到要向上级投诉,李律师才得以见到这里的领导,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这么简单的事情还得弄出点动静才给解决?我们被告知,王全璋涉嫌寻衅兹事和煽动颠覆,不允许律师会见,也不告诉关在哪里!

说王全璋寻衅滋事、煽颠,那怎么可能呢!他就是个工作狂,整天忙于案件代理、辩护,老婆孩子都没工夫陪,还有功夫去闹事?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一向做事低调,很少参加什么活动。他总是默默地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他从小就看不得欺凌弱小,所以选择了律师这个神圣的职业,可以帮助老百姓维护他们的权益。

尊敬的郭部长,也许您不知道,作为律师的他常常被人跟踪、恐吓、暴打、甚至拘留,我家人就常叨叨他为他担忧,让他不要做维护人权的案件,但他不顾个人安危,仍然勇敢地去做,还反过来劝我们说我们是法治国家,他是依法办案,会受法律保护的。他如此相信国家,热爱人民,怎么会煽颠呢?尊敬的郭部长,您不觉得有这样执着于追求法治维护人权的律师才能更好的让习主席倡导的依法治国成为事实、让法治深入人心,让我们的国家变得更美好吗?

我弟弟不知道被关在天津具体什么地方,他所在的地方离天津大爆炸的地方有多远?爆炸事件是否波及到他的人身安全?爆炸后产生的毒气有没有飘到关押他的地方?我和家人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他?

我恳请郭部长您尽快了解实际情况,还我弟弟一个清白,还一个执着于人权、法治的律师自由!

王全璋的姐姐
2015年8月18曰
南京民运人士张玉祥被拘留

南京民运人士张玉祥被拘留

2015年8月26日下午,民运人士、基督徒张玉祥被南京鼓楼区法院拘留15天。

最近半年,张玉祥多次外出,参与接触人权律师和维权人士等活动,于是国保便迫不及待地对张下手。此次被拘,是因为张玉祥不服当局拍卖其在南京的唯一住所(位于南京秦淮区)。而这些,都是江苏国保早就着意设计制造的一桩冤案,是一次不折不扣的政治迫害。

张玉祥,基督徒,六四军官,原南京军区某部宣传干事。因六四期间拒绝执行镇压命令,并与杨天水共同组建中华民主联盟被开除党籍、开除军籍、剥夺军衔。同时被南京军区军事法庭判刑一年半。

出狱不久,便又申请成立中国社会民主党,多次遭到国保跟踪监视和非法拘禁。一九九八年中国民主党成立时,张玉祥和北京徐文立互动,成为中国民主党江苏负责人。后又多次去杭州,与浙江民主党人朱虞夫,王荣清,吴义龙,毛庆祥等一起开展民主事业的宣传推广和中国民主党在江苏的发展工作。

这期间,也曾数次遭江浙两省国保的黑头套绑架。同年,王炳章闯关回国,因与其在南京会面而和王一起被追捕、逃亡,最后在江苏盱眙被抓。

长期以来,张玉祥虽屡遭打压迫害,但苦难和厄运却从未消减其斗志。他一方面撰文鞭挞专制,另一方面又积极投身公民维权运动。多次亲临维权一线参与围观并建言献策,是老一代民运当中为数不多尚未沉寂的民主斗士,是一位真正的人权捍卫者。也正因如此,江苏国保一直视其为心腹大患。国保笑里藏刀,时刻都在寻求机会对他进行报复。

二零一三年元旦,张玉祥在南京闹市区发起与王炳章同囚的中国良心运动后,江苏省厅恼羞成怒,变本加厉地加大了对他的迫害力度。他们不惜采取莫须有和一些为人类不齿的卑鄙手段,从家庭生活到公司经营等各方面为其制造麻烦,意欲以剥夺生存空间的方法将其赶出南京。

王全璋律师妻子李文足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长郭声琨先生的公开信

王全璋律师妻子李文足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长郭声琨先生的公开信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长郭声琨先生的公开信

尊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郭声琨部长:
您好!

我是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全璋律师的妻子李文足。为了王全璋的合法权益、为了我的丈夫能早日回家,冒昧给您写信,望体谅一个救夫心切的妻子。

我的丈夫王全璋2015年7月10日与我失联。7月12日,通过央视“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被查、揭开维权黑幕”报道,我得知王全璋被公安部门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在家属本应得到通知却没有得到通知、代理律师依法有权会见都没见到的情况下,为什么7月18日各大媒体在锋锐律师所案件追踪报道中,把我的丈夫王全璋的名字列了进去,而且在法院没有作出有罪判决之前,警方竟然允许媒体进行审判式的报道,定性王全璋为锋锐所的“行动层”?
据我所知,王全璋2014年3月份才转到锋锐律师事务所,与锋锐所也只是挂靠关系,很少到所里去。他一直忙于为信仰群体辩护,没有参与央视、人民日报等宣传机构所说的什么勾结寻衅滋事行为,更无天津公安所说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行为。

事发至今四十多天了,我没有收到任何书面通知。我委托的律师先后两次到天津河西分局和河西看守所找人都无果。2015年8月10日,我和代理律师前往天津河西看守所寻找王全璋,办案警察答复:王全璋涉嫌寻衅滋事、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不允许律师会见,将我们拒之门外。

尊敬的郭部长:在8月20日全国律师会议上您作出了指示,强调各级公安部门要全力做好律师执业权利保障,积极推动律师事业的健康发展。律师是推进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依法治国的重要力量。依法充分保障律师案件知情、会见通信等执业权利的落实,依法保障刑事案件犯罪嫌疑人聘请律师的权利。由此看来,您是坚持依法治国、力保律师的合法权益的,希望我的丈夫王全璋的不白之冤在您的监督下能早日沉冤得雪!

作为王全璋的妻子,我现在非常担心王全璋的人身安全,不知道此次天津大爆炸有没有波及到他?请您早日查明真相,还王全璋律师自由,让我们一家老小早日团聚!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

2015年8月26日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Copyright(C) (2008-2015) 权利运动 Human Rights Campaign in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