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2-15

被捕五个月的作家铁流近况



(参与2015年2月15日讯)铁流先生自从2014年9月14日凌晨被拘捕,到今天已整五个月。与他同时被捕的还有他的保姆黄静女士,也拘押至今。

被捕初期是由北京市公安局以“寻衅滋事”罪名,拘押在北京市看守所。

11月24日,他们二人被北京市公安局移送给成都市公安局关押,交成都市青羊区检察院审查起诉。

12月12日,成都警方主动安排,让狱中的铁流与夫人任蘅芳女士通电话,警方让铁流告诉夫人两件事:

(一)撤掉原来委托的北京律师刘晓原,更换为成都当地的律师。

(二)撤销拘捕时的第一条“寻衅滋事”罪名;只保留第二条“非法经营”罪名。要求铁流,表示“认错”,只要“认错”就可以考虑释放他。

2015年1月21日得到消息,律师第三次提出“取保候审”请求,仍等待批示。警方从扣押的银行卡中查出有80多万元的流水,以此定铁流“非法经营”罪。律师建议家属,向文友们求助,求朋友们各自写一份“自愿捐助”或“免费收阅《往事微痕》”的证明,准备用来提供给检察院或法院,以洗脱“非法经营”罪名。我们辽沈地区有多位朋友都写了证明。但是,至今这些证明还没用上,只能暂时放着,等待时机。

2月12日,铁流家告诉如下近况:

到目前,成都市法院说“还没收到检察院的《起诉书》,没有起诉,就不能进行审理。”

家属追问检察院,而检察院说已把《起诉书》送交法院了。

他们两家相互推诿,不知谁是真话。

看来,春节前没有保外的希望。

铁流已经按照警方要求做到以下三件事:

(一)增聘一位成都当地的律师。

(二)保证不论判处什么刑罚,决不上诉。

(三)保证获释后不再过问政治。

尽管铁流作出如上的让步,但是官方至今没有放他的意思。看来,放或不放,成都没有决定权,决定权操在北京。要等待北京的指示。

对铁流的关押,虽然“撤销寻衅滋事罪名”,表面看似乎对批评当局的言论很宽宥、表现很大度。实际上,这不过是策略措施,是中共当局避开“封杀言论自由”罪名的隐身衣。而所谓的“非法经营罪”,只不过以经济的外衣掩蔽政治打击的本质。

铁流今年82岁了。患有高血压、脑血栓、哮喘、前列腺(病)。去年9月,在北京刚入看守所,被连续疲劳轰炸审讯三天,被折磨得昏倒在看守所。

对82岁高龄老人,因批评当局弊政而将其关大牢,施以疲劳轰炸,致使其昏厥,这是世界法治史上的创新。

姜万里 2015年2月14日星期六

来源: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