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5-19

1961.5.19中共合肥市委工作简报第5期

本期简报料很足,比如医院输血来源情况、对资产阶级的统战工作、抓获一个政治骗子等。

关于合肥市内医院输血来源的问题,主要是靠上千名郊区农民组成输血队员来卖血来解决的,每卖—百毫升血可获九元补助费,每次卖血可获营养补助品专用票(半斤肉、半斤糕点、二两糖)。又由于缺少血库,为适应输血的急需,这些卖血者就住在医院里或者附近随时等候机会。中共合肥市委第一书记刘征田住院治病时,得知此事后,认为这种现状问题多多,农民往往体质不好,卖血既造成不良社会影响,也不利于农村生产。这个思路是对的,但合肥市提出的解决办法就既可笑又可怕了,比如:把“授血”改称“献血”;尽量采集产妇生小孩时的胎盘血抽取暴病、自杀、高血压死亡者的血液;研究試驗利用动物血。

关于统战工作,很多单位对待对资产阶级(一般称为“私方人员”,与“公方人员”对应)的态度不好,以至于有些私方人员说“私方人員是一块肉,刀把子在你们手里,你们要砍就砍要杀就杀”。

至于被抓的所谓政治骗子李启法,现年二十岁,曾就读于蚌埠三中、安徽医学院,据调查曾在合肥先后以蚌埠三中学生会主席或清华电子系二年级学生兼全国学生联合会付秘书长到合肥几所中学做报告,所骗实物没多少,报告中只是说他屡次造谣“在福建前线实验氢武器时死了很多人,苏联专家也牺牲两名。

~~~~~~~~~~~~~~~~~~~~~~~~~~~~~~~~

工作简报
  5  
(总  4 8  期)
供领导参考    请妥为保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中共合肥市委办公室编    一九六一年五月十九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医院工作几个问题的改进意見
最近,市委刘征田同志利用住院治病机会,调查研究了医院工作方面的一些问题。发现在輸血工作、医院食堂、医护人员工作职责方面存在不少问题。五月十七日上午,刘征田同志在市人民医院召集省、市各医院負責人和有关同志(省卫生厅何付厅长也参加了会議),就上述问题进行了座谈。现将研究的意见摘要如下:
第一、输血问题                              
    全市现有省立医院、安医等十个医院需要输血,今年第一季度平均每月输血总量为十六万四千五百毫升。输血来源,省立医院、安医、人民医院、一〇五医院、工人医院和保健院均组织有若干输血队输血队员(授血者)多为合巢、江淮、永青等农业社社员,共计一千六百五十八名,占授血者总人数一千八百四十九名的百分之八十九点六六。目前,除省立医院、一〇五医院和保健院设有简单血库外,其他几个医院为了适应急需,还经常留住授血者等候輸血。安医、人民医院在院内专为他们安置住宿,工人医院、保健院在院外租借民房供他们居住。有些农民想轮到授血,长期在医院等候,直接影响了生产。甚至还有个别的人,以授血为职业,在这个医院授血后,又到那个医院授血,造成社会不良影响。此外,安医、人民医院的输血组长,医院不付报酬,每联系一人还向授血者收费二角錢。针对以上问题,会議认为,目前授血来源主要是依靠郊区农业社员,而
业社员的体质一般不甚强壮,农业劳动力又比較缺乏,这样对输血的社员本身和农业生产都有很大影响,同时还容易形成旧社会遗留下来的卖血的不良风气。因此,以上做法必须坚决糾正。初步改进意见是:
一、为了消除旧社会遗留下来的卖血的不良影响,今后凡授血者统改为“献血”名称。对献血者同样付給营养补助费(每—百毫升血付費九元)和营养补助品专用票(每献血一次,半斤肉、半斤糕点、二两糖)。发給献血者的报酬,任何人不得从中克扣。立即取消输血组长向授血者收费。输血组长的报酬由医院付給。
二、输血来源,今后应該逐步从以下几个方面解决:第—、组织城市工厂职工,学校学生(高中以上),机关干部,街道居民,部队战士等鲜血。第二、发扬阶级友爱精神,凡需要輸血的病员系机关、工厂、企业、学校部队的成员,基本上由本单位内部动员献血。同时,欢迎患者亲属朋友献血,医院給予优待,不收取手續費。第三、尽量收用胎盘血。所有医院凡有条件收取胎盘血的都要尽量收用(必须化驗无毒才准使用),全市每日約有八十名左右产妇,每个产妇平均可收血五十毫升,以收用四分之一計算,每月可收血約二万多毫升。第四、提倡抽取一些死人血。凡暴病、自杀、高血压死亡等,經过死者家属或单位同意,并化驗无病毒的,可以抽取一部分血。这个办法只作提倡,不能强迫。但对于自杀者可以放宽限度,一般能抽血的均准予抽血。此外,凡有条件的医院都应該着手研究試驗利用动物血
三、强調节約用血。那些病人应該輸血,那些病人不应该输血,要严格控制,并订出规定。
四、需要输血的医院都要考虑建立血库,经常供应,以备急需。建立血库需用的冰箱和修配另件等,由市里統一計划,尽量組織解决。并且打算明年或后年全市統一建立一个血库。

    第二、医院食堂问题
    目前医院食堂(一是工作人員食堂,一是病员食堂)一般办的不好。有客观原因,也有主观原因。改进意见:
    一、工作人員食堂提倡馆子化。即大鍋做飯,小鍋做菜(每鍋炒二、三十份菜),边炒边卖,随到随吃,做到粗菜细做,一样菜多样做,既要保存菜素营养,又要新鮮好吃。病員食堂仍实行点菜办法
二、搞好医护人员的夜餐伙食。为了加强医护人員的夜班工作,必须改善夜餐伙食。医护人員反映,他們的工作时間較长,夜班任务又重,粮食定量同机关职工同样是二十五斤半,因此,值夜班粮食不够吃。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会議研究确定从五月十六日开始,医护人員值大夜班和小夜班均发給夜餐。夜餐标准提高到每餐大米半斤、油一钱、人民币二角。在食堂吃或自已领回家吃由其自便,节約归已。
三、食堂要扩大家底。首先要大量养猪养鸡,飼料不足可采取与国家以猪肉换取精飼料(如五十斤猪肉换取一百斤精飼料)。其次要大量种植黄豆、芝麻,管好蓖麻等油料作物,以增加食堂食油,改善生活。
四、加强食堂政治思想工作,定期开展評比,奖励先进。食堂要做到干净卫生,坚决不吃腐烂和有杂味的菜;改善服务态度,減少排队,买飯买菜时间不超过五分钟,并保証吃到热饭热菜。

第三、医护人員职責问题
各医院都反映,目前医护人員比較缺乏,不能完全适应工作需要。但是有些医护人员过多地担任行政杂务,影响本身业务工作,甚至还有少数的医务人员已经改行搞行政工作。会議认为,以上做法是不对的。并提出以下改进意见:
一、必须減少医护人員的行政杂务及一般的室外劳动。減少一些不必要的会议,以增加医护人員的业务工作时间和学习时間。
二、医护人員改行搞行政工作的必须归队。今后不准許随便改变他們的工作性质。

市統战工作会議反映的一些问题
市委統战部最近召开了統战工作会議,参加会議的有各党委、总支、支部统战委员一百五十人。会議期間,他們反映了如下一些問题:
一、阶级警惕性不高,有的资本家、小业主混入党、团、工会组织。如合肥毛紡厂王章甫,原系雇佣七个工人并有五千五百元资金的资本家,一九五七年混入党内,后因表现不好,于五八年取消預备期,该厂还发现小业主入工会的六人;专卖公司、土产站均发现有五、六个小业主入了工会。有些?厂里的小业主还入了团。有的单位被一小业主、资本家篡夺了領导权,并进行贪污盗窃、违法乱紀。如西市被服厂付厂长沈扬飞也是混入党内的資本家,五六年入党,五八年当付厂长后,利用职权贪污五百四十多元,并利用采购机会与上海资本家勾结一起,販卖机器设备,給国家造成损失达一千一百多元(已处理)。有的单位还叫統战对象搞要害工作。公私合营新淮卫生材料厂叫私方付厂长毛乐成搞厂内保卫工作。科技学校于去年秋季将資产阶级知識分子裴尚群下放到农村搞落后队工作,结果裴与农村坏分子勾結一起,违法乱纪。

二、不执行党的统战政策。
(一)有的同志对党的“包下来、包到底”的政策,在执行中打折扣。食品公司家禽商店,因为业务清淡,在今年四月分扣发了六个私方人員的工资,經商业局发觉后,才予以补发;有的单位想把年老的私方人員推出門不管。如百货公司有个私方叫童本和,公司不想要他,把他調给門市部,門市部不接受,又把他退回,推來推去;爱国机械厂私方王开树(五十九岁),听了传达刘少奇主席关于“包一头、包到底”的指示后,要求厂里照顾他,有位公方車间主任說:“照顾这些老家伙有什么用,死掉一个好一个”。
(二)随便取消党外人土的安排。商业系統十三个行业的公私合营企业私方付经理,在最近商业体制变动中,均未安排适当的职务;商业厅服装厂有三个私方人员(其中付厂长一人,行政人員二人),被精簡到車间当工人,并取消了行政职务;红旗机电厂私方付厂长吴少涵,并厂期间未办任免手续就随便取消了付厂长的职务;好华食品厂私方高学英,原来安排为股长,现在也撤掉了他的职务,叫他到車间包糖果。
(三)光安排不使用。合肥印刷厂付厂长俞象賢,自安排以来一直沒有给他做工作, 连个办公桌也沒有。整天沒事做,就在家里轉,工资照拿;越剧团团长周桂芳,是业务科长,又是老演员,但不让她参加业务会议。在今年春节期间下厂慰问演出时,认为她思想意识不好,不要周带队,却叫一个积极分子负责。周反映是“挂名的团长”。情绪不高。
(四)态度生硬,作风粗暴。专卖公司抽调一部分私方人员养猪,因病死了几头猪,未查明情况,就开会斗爭他們,因而他们反映:“私方人員是一块肉,刀把子在你们手里,你们要砍就砍要杀就杀”。
上述问题,会上已研究解决办法,有关部门正在检查纠正。 

五月十一日,我市破获一个政治骗子案件
政治骗子李启法,男,二十岁,系安徽医学院学生,今年四月因病休学。李从一九五九年起至现在止,两年多的时间,先后在合肥冒充蚌埠三中学生会主席及全国学生联合会付秘书长,假借省教育厅、团省委名义,用电話联系方式,到过合肥四中、七中、五中、九中、师专等学校了解学校和学生思想情况,三次給学生做报告,并不止一次的造謠说:“在福建前线实验氢武器时死了很多人,苏联专家也牺牲两名。
据目前初步了解及自供情况,該犯自一九五九年六月份,在蚌埠三中学习时,即利用相识教育厅夏正中同志(原蚌三中付校长)的关系,骗取了去合肥有关学校参观勤工俭学的介绍信后,即假借教育厅名义打电話給合肥四中,声称有蚌埠勤工俭学参观团去 该校参观,要组织欢迎,并要热情接待。四中随即組織二百名学生在学校門口欢迎,李冒充是蚌埠三中学生会主席,在四中給全校学生作了关于蚌埠三中勤工俭学情况报告,并在四中吃饭和住宿。第二天去七中时,由校长接待,介紹情况,并在该校吃饭。一九五九年暑假又冒充蚌埠三中学生会主席,到合肥师专找学生会主席群英,声言互相学习領导学生会工作的經驗,师专以学生会名义招待了他。
一九六〇年九月冒充全国学联付秘书长假借团省委名义,打电话给合肥五中,称有全国学联付秘书长,在你校传达全国学联会議精神,要热情接待,做好保卫工作,并代通知九中、十中派代表参加。到后,五中团总支书记,主动介绍了学生当时思想情况,李在全校团員会議上做了报告,捏造说:“全国学联作了决議,对不安心读书的学生,将户口迁回农村劳动五年”,說,“五中复习功課一条龙方法在全国学联会议上受到胡耀邦同志的表扬”。一九六〇年十一月去四中又对高三学生作了报告,说是同刘少奇主席—阵来安徽的,住在稻香楼,伙食一月五十元;十二月又去四中骗走粮票十斤。一九六一年五月七日上午,又以电話通知九中,自称是清华大学电子系三年級学生,担任全国学联付秘书长,这次下来了解应届毕业生思想情况,到教室看了学生自休和作业,并向一个班学生讲:“你們不要怕下农村,你們年龄小,家都住在城市,考不取也不会叫你们到农村去”。五月九日,用同样的名义和身份通知一中准备,因一中在准备材料时,与团省委联系,才发觉李是个骗子。
该犯是否有组织的政治活动,还在进一步审查中。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01-01-0159-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