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5-22

1975.5.21张北县公安局申请逮捕现行反革命张广志

所举罪状基本上都是1970年时就发现的,为何时隔这么久旧事重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张北县革命委员会公安局
关于现行反革命张广志的综合材料
张广志,原名张美、男、四十二岁、家庭出身地主,本人成份学生,群众,中师,汉族,原籍怀安县曹家庄公社小屯堡人。
简历:
自幼读书,曾于一九四八年八月至四九年一月,随其兄张雄充任伪国民党军统特务南口组勤务兵。一九五七年张家口速成师范毕业,分配张北县单晶河公社中学教员,一九五九年因病回原籍休养至今,因现行反革命罪于—九七五年五月十三日依法拘留。
社会关系:
父张天明,地主分子已死,
三爷,张诩,地主分子,点传师,被我政府判处无期徒刑。
伯父:张天运,地主分子,畏罪自杀。
大哥:张雄,军统特务,少尉组长,被判无期徒刑,现劳改。
三舅:左桂春,叛徒。
叔伯哥:张英,家庭出身地主,中统特务,畏罪自杀。
主要罪恶事实:
该张出于反动阶级立场,对党和贫下中农怀有刻骨仇恨,参加工作仅二年就以养病为名,长期在家中住闲,经常书写和散布反革命言论。在七〇年十月份从其家中搜出的日记本,作习本,地图册,上面书写着攻击党及贫下中农的反革命言论。
1、中国地图册封面两条攻击我党和伟大领袖的言论。
2、作习本第二、三、九页内三段攻击我党和贫下中农及社会主义的言论:“喇叭声音(暗指广播)和—切社会现象,都是这伙很精的指挥部,就是共匪和贫匪的灵魂,是它们一切的指挥部,就是恶鬼毒气做乱,以这几个狗崽子,不能忘记赵守宝、大老张、李桂元……”等极其恶毒的攻击。
第三页内有攻击我无产阶级专政的言论,“这些事一方面从它的社会混乱,社会性质,社会上穷鬼发疯的现象,还得从另一方面看,有人专心谋害利用政权陷害,已经闹明……等”。
3、工作日记内第八页散布反动哲学观点,对唯物论进行攻击,“唯物论在先,唯心论在后,二者是相依产生的,由此看都不能否定”。
4、日记本内第一页写有:“前杀村、公社、张北共产党,完全正确”,第二页内写有“炸县广播站机器,杀县广播员、公社、大队”。
5、该犯家中保存着国民党时的反革命歌曲的复写纸底稿,对党进行了恶毒的攻击。
6、一九六八年“六一”儿童节时,学校演出文艺节目“打倒刘少奇,张犯听到后说:“打倒刘少奇,刘少奇是革命的,毛主席不革命……”。
7、一九六九年六月份,张犯到供销社买了两张毛主席像,随后对小学生说:“你们买上他的像是烧香供起来,我买上是要耍他呢,”说完就把毛主席像塞进兜里了
8、一九六七年广播里放革命歌曲“敬爱的毛主席”张犯听到后恶毒咒骂。
9、一九七〇年以来,多次指着我基层干部进行咒骂“你们能英雄几天,不要召集,慢慢来,多会欺负爷抵抗不住,爷拿刀子通死你三个五个的。”
10、一九七〇年九月二十三日曾用砖头无故将小屯大队干部安玉花打伤,一九七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张犯又无故将大队干部郭礼瑞打伤。一九七四年八月二十五日用木把扫帚欧打党员宁永才,并多次追逐妇女。
11、该犯在养病期间,曾盗窃曹家庄公社医院的白条单据,进行伪造后,冒领医药费—百三十多元。
12、今年三月份,张北文教局派人将其带回,四月五日张犯去沙岭子医院治病时,将病历拿回,张犯发现记载着公社、大队向医院反映其攻击反党言行后,惊慌不安,找文教局吵闹,诬赖群众陷害他,扬言辞职,“回怀安提着公安特派员吉昌富同志的人头去地区打官司”,进行阶级报复。
张犯多年来,虽然患有精神分裂症,系因对现实不满所致,从其所散布和书写的反革命言行来看,确系—名对我党怀有刻骨仇恨的现行反革命分子。拘留后在审讯中颠倒黑白,胡言乱语,诬赖是基层干部和群众逼迫他写的,故此应予逮捕法办,长期劳动改造。
—九七五年五月二十一日

出处:张北县档案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