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5-14

从信访条例到信访法的肮脏【作者:刘红霞】

5月13日,国家信访局副局长张恩玺接受媒体联合专访,介绍《信访条例》修订实施10年来的主要成效和当前面临的形势。其言论有:1、信访不等于维稳,不能把上访人当作维稳对象;2、网络信访占四成,超过了来信、来访数量; 3、尽快起草信访法。

查看国家信访局副局长张恩玺的简历,他23岁任职公安学校教员、1990年到2003年一直在河北省委工作、2005年至今在国家信访局任职。可以说他是一介高位书生,不了解国情是难免的。

信访到维稳是由腐败推动

从笔者近十年的维权经验看来,腐败是信访的触发、腐败是信访北进的源力、腐败是维稳的元凶、腐败是稳定的最大敌人。以笔者案件为例,郑州官方强权暴力抢光我所有财产、包庇犯罪分子是信访的触发,河南官方信访瘫痪是笔者到北京上访的源力,(为了保护罪犯和腐败)郑州官方给在其手心里遭受非法拘禁的笔者多次投毒说明其是维稳的元凶,5月5日郑州拆迁我婚后1.3万平房产因其腐败不安置我说明腐败是稳定的最大敌人。全国访民里像笔者这样被官方腐败搞得民不聊生的案例随处可见。哪里有人管我们访民的死活?

若官方腐败制造访民,从上到下的中共官方任访民如何反映均拿地方政府造出来的真假卷宗相互糊弄。访民又将何举?除了到天安门、中南海、使馆区、领导驻地外祈求遇到清官解决自己的生存危机外还有何法?当局的做法是将访民集中分流到地方,用造假的卷宗论证访民案件无理、上访有罪,随即拘留、劳教、判刑……

以上是大部分访民的悲惨遭遇的总结,当然有部门若愿挑战全国访民的话可以抓捕我。有消息传5月18日公安部将开展打击网络“政治谣言”专项行动,据说很严要抓人。笔者想说网络攻击国家领导人、攻击宣传战线、攻击国家体制和意识形态是无稽之谈,中共体制下国家领导人、宣传战线、国家体制、意识形态到底是什么样的就是什么样的,有什么可攻击。若说一些实话就要被抓的话,那全中国需要抓的人多了,每天大街小巷说中共坏话的老百姓多了去了,若身正自然不怕影子歪。《信访条例》修订实施10年来,笔者一直在信访路上奔波,没见惩处多少信访恶官,反见访民不断被打压致使全国集体访形成。

网络信访无效

国家信访局张恩玺局长称,“信访占40%超过来信来访数量,网络信访公开透明、便捷高效,将成为群众信访首选方式。”张恩玺局长知道国家、省、市、县开通了网上信访,其若有效为何全国集体访人数越来越多?难道群众傻吗?

以笔者了解的信访现状是怎么做都没有用,所有访民选择什么方法都尝试,网络信访是其中一种方式而已。说其公开透明是骗人的,上海闵行区访民金月花曾经难以登录国信局网站信访窗口,笔者用自己号给她反映问题发现只要有金月花名字都无法提交。另外,说网络信访公开透明骗骗不懂计算机知识的人罢了,国信局网络数据库在官方手中控制,不论把那个访民的密码改掉都会造成他本人无法登陆何谈公开透明。笔者大学四年从事计算机专业知识学习,何时因网络信访解决过反映过的诸多问题中的任何一个?其他访民更不用提!

信访法出现无法挽回信访恶性循环

国家各部委曾经用“五一起不受理越级访”、“依法治国”、“立案登记”……等各种办法妄图将访民骗回地方,成功了吗?最高法、最高检曾经扩大寻衅滋事罪的外延、扩大扰乱社会秩序罪的空间到网络妄图用国家机器震慑访民,成功了吗?曹顺利死了,许志永被判刑了,刘红霞被投毒了,徐纯合被击毙了……访民被震慑住了吗?

数年乃至数十年奔走在信访路上的访民历尽千辛万苦,还怕什么?怕死吗!河南商丘宁陵县刘勤营因寻衅滋事案被判刑,因上访睡觉、“滞留河南省高法扰乱办公秩序”被拘留,其向笔者自诉无路可走时要与截访者同归于尽。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以(2015)商民复字第1号复议决定书维持判决。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刘勤营明知法院礼拜六、礼拜日不办公,仍以申诉案件为由在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滞留并在夜间睡在法院办公区外;星期一接待登记后刘勤营仍滞留在法院不听从司法工作人员的劝阻妨碍了司法工作人员执行职务。河南惊现“睡觉拘留案”非要夹带当事人扰乱办公秩序,要不拘留没有合法性!但到底是谁将一个老农民逼上了与截访者同归于尽之路,明眼人一看便知!

经受过判刑、拘留、劳教、精神病医院、非法拘禁、投毒、殴打……或多或少的迫害的访民们还会害怕所谓信访法吗?除了大批量地拿下地方贪官、解决访民合情合理合法诉求外,无法挽回中国目前信访恶循环。若特赦贪官,汹涌民意必会断送中国政权!

中国访民誓于习近平反腐荣辱与共!挑战习近平反腐就是挑战全国访民!与习近平反腐为敌就是与全国底层民众为敌!希望全国贪官都看好,尽快站好队决定怎么赎罪以免未来被清算时遭大罪!访民与贪官这场斗争有待中共以习近平为首的高层领导用行动来验证“天道除恶,除恶务尽”。

我等访民在不停呼唤,“中共,还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