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5-16

陕西安康市人大代表甘子林非法毁林“一百亩”——森林公安局长高武常为其保驾护航!









中纪委陕西省纪委、陕西省林业厅、安康市纪委、汉滨区纪委
 您们好!

 我叫张承稳(18291570228),是陕西省安康市汉滨区大同镇白路村一组农民,我含着泪给您写这封信,请您在百忙之中给予一个弱势农民一丝关注。

 现依法依据控告安康市林业局局长李本增,安康市森林公安局局长高武常,汉滨区林业局局长杨佑金,汉滨区林业局林政股长陈友强及汉滨区人民政府区长王孝成,大同镇人民政府的渎职犯罪,行政不作为和乱作为!包庇陕西天拓化工公司甘子林的犯罪事实,他们官商勾结,钱权交易,坑害农民,草菅人命,破坏国家森林资源,非法强占农民的权益,并且还犯了害民罪,受害者请求依法依据查办渎职犯罪人员,赔偿受害者的全部经济损失!

 陕西天拓公司甘子林2012年1月至2012年7月13日之前未经林业部门许可,也未办理相关林地占用批准手续,也未经大同镇人民政府,也未经白路村村委同意,也未经我等七户受害者同意,天拓公司甘子林就使用大型机械和炸药爆破方式将张承稳、张承方、张承春、张承生、张承根、张承明、张宗善等七户1981年土地到户的承包林地成材林马尾松一次性毁掉51.3亩,至今天拓公司未作任何赔偿农民的损失,一直还在我村疯狂的毁林地,毁农用地,继续开矿。汉滨区林业局长杨佑金和林政股长陈友强,明知天拓公司在白路村和鱼姐村两村从2006年至2012年7月13日之前共毁掉用材林地近100亩,农用地20亩的犯罪事实后,杨佑金和陈友强等国家公职人员疯狂为天拓公司甘子林掩盖犯罪事实还继续为天拓公司甘子林批办林地手续,不去依法查办还多次派专人多次到陕西省林业厅为天拓公司在2013年1月份补办了林地占用合同书。

 我们受害者找杨佑金和陈友强半年之久后,杨佑金和陈友强将天拓公司甘子林毁林51.3亩一案上呈安康市林业局森林公安局,以局长李本增、高武常,副局长徐晓峰,队长陈德伟成立了专案组,对此案进行调查,我们受害者长达一年的催促,每次得到的回答都是“在走程序!”。安康市林业局森林公安局高武常等在案件的侦查中,没有走访一个受害者,在听信天拓公司的一面之词后,捏造事实,我们受害者苦等了两年后得到的结果是将此案51.3亩毁林案报了9亩多到汉滨区检察院,检察院以不构成犯罪将此案原打回安康市林业局森林公安局补充侦查结果安康市林业局局长李本增及安康市森林公安局局长高武常和天拓公司甘子林钱权交易,将51.3亩的毁林案竟然给我弄没了。在此期间高武常还口出狂言让我们农民到联合国去告状!至今两年过去了,安康市林业局森林公安局没对天拓公司作任何法律制裁和处理。

一、就陕西天拓公司甘子林非法强占毁我等7户51.3亩成熟用材林,受害者多次找到安康市林业局局长李本增汇报案情、递交材料,但李局长拒收材料,对此案非常冷漠,到最后甚至不想见到受害人,安康地区也是一江清水送北京的水源保护地,森林资源日益遭到不法分子的毁灭性破坏,有这样的局长,安康的生态环境还能好吗???一江清水能保得住吗?

二、就陕西天拓公司甘子林毁林案受害者多次向您书面汇报,并多次严厉批示让汉滨区区长王孝成依法查办此案,但是可笑的是汉滨区区长王孝成将您的批示当做耳旁风,当成废纸,没有去现场没有问过一个受害人,汉滨区政府竟然坐到办公室给市长回复的书面报告,可想而知这样的政府能为群众做什么?农民群众有这样的政府真是悲哀,有这样的政府农民就没有未来,没有希望!

三、陕西天拓公司甘子林非法毁林就此案受害者多次找到安康市纪委陈光耀副书记,向他汇报在此案中森林局长高武常不作为、乱作为包庇天拓公司甘子林犯罪事实的材料和高武常让受害者到联合国去告状的录音,可是陈光耀书记听完录音,看完材料说高武常的工作不作为、乱作为不归安康市纪委管。把受害者推给了安康市政法委,政法委书记陈明明确的告诉受害者,向高武常这样的公职人员就是归安康市纪委管。安康市纪委和安康市政法委将受害人向足球一样踢来踢去,不了了之。安康的纪委本身的腐败,本身的不作为,在安康我们弱势群体,我们受害者还能找谁???

四、说一说安康市森林公安局局长高武常,2013年8月22日汉滨区林业局局长杨有金和林政股股长陈有强将天拓公司毁林惊天大案转交到安康市森林公安局,受害者长达两年超过百次找到安康市森林公安局局长高武常询问此案的进展,每次得到的回复是我们在走程序,到最后高武常竟然动手推受害者,还亲口说让受害者到北京去告状,到联合国去告状,高武常作为国家公职人员,藐视国法、权利寻租、贪赃枉法,高武常充当天拓公司的保护伞,竟然把天拓公司在陕西省安康市汉滨区大同镇鱼姐村和白路村从2006年至2012年7月13日之前共非法毁林面积超过100亩。安康市森林公安局局长高武常竟然把国家100多亩的森林资源拱手让给了天拓公司甘子林,这让人们联想起安康市森林公安局局长是个什么样的局长,和天拓公司是什么关系?让大家猜一猜。安康市森林公安局局长高武常的本事不亚于当年西天取经的孙悟空,竟然将天拓公司甘子林非法毁林100多亩的犯罪事实给变成了9.4亩,给甘子林的犯罪事实变为无罪。请问我国的党纪国法何在?在陕西安康“公检法”的腐败和黑暗,全国仅此安康!!!

五、就天拓公司甘子林在陕西省安康市汉滨区大同镇鱼姐村和白路村非法毁林一案,从2006年至2012年7月13日之前共非法毁林面积超过100亩。受害者多次向陕西省林业厅递交材料,受害者亲自找到陕西省林业厅森林公安局队长田晓喻和大队长赵玉林向他们多次反映,安康市森林公安局局长高武常滥用职权,渎职犯罪包庇天拓公司甘子林的毁林犯罪行为。但得到陕西省林业厅森林公安局两个队长的回复是他们管不着,请问我们国家的上级行政主管部门能不能管下级行政主管部门???高武常的渎职犯罪到底是谁来管?

六、安康市汉滨区林业局局长杨有金和林政股股长陈有强明知天拓公司甘子林非法毁林在先,从2006年至2012年7月13日之前共非法毁林面积超过100亩。但是汉滨区林业局局长杨有金和陈有强在2013年元月多次派专人到陕西省林业厅给天拓公司甘子林补办林地占用手续,可想而知杨有金、陈有强和天拓公司甘子林有着什么样的关系?他们给受害者造成了无法挽回的巨大经济损失,杨有金和陈有强身为国家公职人员知法犯法,损害了国家利益也损害了受害者的利益,这样的人员是不是应该受到国法的惩处?

七、陕西天拓公司甘子林非法毁林案受害者多次找到汉滨区检察院办案人员李山和副院长赵万江将安康市森林公安局高武常在天拓公司甘子林毁林一案中不依法查办,反而包庇甘子林毁林犯罪的事实。但是想不到的是汉滨区检察院反而和高武常一起将天拓公司甘子林毁林大案给撤消了,将100亩毁林事实给变成了9.4亩。人民检察院应该是监督公安执法办案的权威职能部门,是老百姓可以信赖的部门,是彰显党纪国法的部门,可是检察院有法不依,司法腐败,真的可怕!!!

八、天拓公司在大同镇鱼姐村和白路村两个村疯狂的毁林开矿,对两个村的生态环境造成了毁灭性的、无法恢复的破坏。开矿重型卡车将蚕种场至白路村沿途五个村,十五公里的村级公路,基本压报废。暴雨形成的矿渣泥石流将鱼姐河三公里的河床淤满,将新民水库的库区淤积十分之一,天拓公司甘子林毁林开矿直接断送了鱼姐村和白路村百余名,河床淤积的矿渣直接威胁到下游村庄农民的生命安全和新民水库的安全。村民多次找到大同镇人民政府任岩书记,反映两个村被毁灭的情况,任岩书记回答的是我们没法管,请问镇政府是农民的一级政府,一级政府都管不了,让谁来管?

在这里我们受害者将渎职犯罪的安康市林业局局长李本增,安康市森林公安局局长高武常,汉滨区林业局局长杨佑金,汉滨区林业局林政股长陈友强及汉滨区人民政府区长王孝成,大同镇人民政府的检举,请求依法查处他们的罪行,撕开官商勾结的黑幕,依法惩处安康的腐败分子,以显党纪国法的尊严。

35年苦心经营林地50亩一朝被毁

我们受害者都是老实本份的农民,自从1981年我们安康土地林地承包到户以来,35年来,我们细心看护、防火、管护、培育,承包林地已全部是马尾松成材林。由于居住陕南大山区,家里非常贫穷,这些年常年在外地打零工,陕西天拓化工有限公司甘子林于2012年1月至7月13日在未经当地林业部门许可,未经镇政府、村委会同意,未经我等七户(张承方、张承春、张承生、张承根、张承明、张宗善)同意,天拓公司甘子林在我们七户承包用材林地非法毁林开矿,毁掉我用材林(位于安康市汉滨区大同镇白路村一组,小地名陈家湾)面积达51.3亩,盗采叶腊石矿石5万吨。

2年100多次到政府反映毫无结果

本人于2012年6月得到好心人电话通知回家,才制止了天拓公司甘子林毁林行为。我们七户受害者多次找到村支书和村主任。他们都说,天拓公司甘子林未经过村上同意直接毁林开矿,我们又找到大同镇党委书记任岩,任岩说天拓公司在你村毁林开矿的事,大同镇政府根本不知道,也未经过大同镇政府。然后我们多次找到汉滨区政府,想将此事汇报给汉滨区书记、区长,但是汉滨区委书记和区长的办公区有四、五个年轻人在把守,根本不让老百姓接近,我们去过多次,都说书记、区长不在。我们受害者将写的书面材料正式递交到汉滨区林业局、安康市信访局、汉滨区信访局、恒口示范区信访局、安康市人大、安康市纪委,在我们受害者长达半年,超过100多次的催促之后,汉滨区林业局将天拓公司甘子林毁林一案弄虚作假,侦查为毁林18.9亩移交至安康市林业局森林公安局,经我们受害者长达两年多时间的艰难诉求,但至今案件毫无进展,依然无果。受害者先后多次给国家领导人写信反映陕西安康各级政府部门的黑暗腐败的真实情况,但是信件被国家信访局拦截,后来受害者长达两年的上访遭遇,这两年受害者找过的政府部门和领导有:国家林业局、中纪委、国家信访局、中央第七巡视组(多次)、陕西省第四巡视组(20次)、陕西省信访局、陕西省林业厅、陕西省森林公安局、陕西省公安厅、安康市政府市长、安康市纪委书记陈光耀、安康市检察院(多次)、安康市政法委书记陈明、牛科长、安康市信访局、安康市林业局局长李本增(20次)、安康市森林公安局局长高武常(长达一年)、办案人员陈德伟(100次)、安康市人大、汉滨区政府区长王孝成(长达一年未见到区长)、汉滨区信访局、汉滨区林业局局长杨有金、陈有强(长达2年时间)、恒口示范区信访局(多次)、大同镇政府书记任岩(2年)、汉滨区政府多次出台密函打压上访人员,对上访的案件在安康形成:上批、中转、下不管、无人管的可怕恶性循环局面,上访人员在陕西境内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各级政府部门的黑暗腐败从上到下已形成链条式的腐败,他们是贪污腐败的利益共同体。

政府部门与天拓公司沆瀣一气

在没有处理结果期间,我们将此案的材料送达陕西省信访局,陕西省林业厅和森林公安局,并送给国家林业局,国家林业局领导也作了批示,可是国家林业局的批示到了省市层层转达下来,到了汉滨区林业局就成了废纸一张,根本没人理会。然后,我们受害者将此案的真实信息发布在安康的一个网站上,安康市森林公安局将天拓公司毁林案材料及调查弄虚作假报给了汉滨区检察院,实际天拓公司甘子林从2006年起在鱼姐村和白路村毁林面积超过100亩,但安康市森林公安局报至汉滨区检察院却只报了10亩不到,疯狂掩盖天拓公司的毁林罪行。更想不到的是,汉滨区检察院还将该案打回安康市森林公安局,就这样天拓公司的毁林事实已不存在了。我们多次到汉滨区检察院、安康市森林公安局了解案情,两个农民可以信赖的公安和检察院都说以后不要找他们了,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甚至安康市森林公安局局长高武常多次亲口说:让我们到北京去、到联合国去告状,无所谓!!狂妄至极,藐视国法,视农民如草芥,与矿主进行权力寻租。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就在我们受害者要求办理此案期间,天拓公司竟然还于2013年1月28日去省林业厅办理了使用林地审核同意书,市长两次批示的信件也不了了之,听信天拓公司的一面之词,根本不到现场,不调查受害者。

天拓公司指使黑社会人员上门行凶

在我上访维权期间,甘子林多次强行在我们承包林地继续毁林开矿,我们受害者前去制止,多次受到甘子林安排的黑社会人员威胁,并发生肢体冲突。每次都有清一色的穿黑西服不明身份的人十几个,当地派出所多次到现场一起镇压农民,每次把我们受害者用警车强行拖走,让天拓公司继续施工,并说不让我们受害者去制止天拓公司,如果再去制止天拓公司,就要拘留我们受害者。2014年3月19日晚上7:30分左右,天拓公司甘子林派四个不明身份人员直接闯进我家里,将我本人从里屋拖出院子,将我两个小孩吓哭,妻子受到惊吓,并威胁说:“今天来给你捎个信,你如果再去告状,影响我开矿,下次就不是这几个人来,我们直接就把你们全家做掉!”甘子林还口出狂言,“你们这些老百姓又能把我怎么样,黑白两道我都有人”。2014年8月份,天拓公司又趁我外出期间,安排黑社会去我兄弟的林地开矿,并请派出所公安帮忙镇压,还说:“你让我开矿我开,你不让我开矿我也要开!”我不知道天拓公司的保护伞是谁,甘子林竟然这样猖狂横行,竟然让黑社会这样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