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6-26

1958.6.25中共合肥市委同意逮捕右派反动组织“国共党”为首分子李延保


从材料上看,李延保是一个就业不成功的失学青年,受到家人讽刺,对共产党没有发现和利用他的天才不满。1957年共产党反右派时,李在报纸上看到青岛有右派发起“国共党”,这个所谓反动组织不过是纸上谈兵而已,没有任何实际的组织和活动。但李某为出人头地、引人注意,就谎称上海有干部到合肥发展组织,仅合肥就有数百人加入该党,其中17人已经被共产党逮捕,不过他说“时代时刻在变化,当干部不能当一生”、“现在吃苦将来幸福”,以此来争取别人的同情和信任。
19585月前,孙永华等人交代去年曾经口头同意参加李延保的“国共党”。合肥市公安局派员前往李的家乡进行调查,仅仅是搜集到了李散布的所谓“反动言论”,没有发现该党有任何活动和文字材料,判断没有人幕后指使李的活动。又因为已经走漏风声,失去长期秘密侦察的条件,就将李秘密传讯,李也当即交代了情况。
李对共产党的批评包括,“右派说的是真话,有什么说什么,积极分子是顺大腿摸卵蛋的”;“张东野(按:合肥市副市长,中国民主建国会成员,后被打为合肥最大的右派),讲的对:多讲多错,少讲少错,不讲不错,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共产党只重视军人子女和干部子女,而不重视农民子女”等等。
至于合肥市公安局说李某先是看到报纸上说青岛市右派分子组织“国共党”然后于19575月间发展了两名成员,这个时间和地点需存疑。因为目前能查到的关于“国共党”的新闻报道仅见于1957726日《人民日报》(见附件),报道说青海省公安机关最近在西宁市破获了一个反革命组织“中国国共党”,但没有提到该组织中有任何右派分子。
~~~~~~~~~~~~~~~~~~~~~~~~~~~~~~~~


中国共产党合肥市委员会(批示

总号(58108                                   机密程度         
主送:市公安局党组。
抄送:存档。
                                                         (共印2份)
本件             中共合肥市委       1958625 印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中共合肥市委关于市公安局党组
“关于对反动“国共党”为首分子李延保处理意见报告”的批复

市公安局党组:
市委同意你们对反动“国共党”为首分子李延保应逮捕法办的处理意见。关于程家友、孙永华在政治上没有发现问题,虽口头承认参加此反动组织,但没有参加活动,同时又坦白交代了。因此,同意免于处分,希即执行。
中共合肥市委员会     
1958625


合肥市公安局关于对反动“国共党”为首分子李延保处理意见报告:

中共合肥市委:                           合公政字第067
一九五八年五月十四郊区派出所来蜀山乡瓦屋大郢农民孙永华、程家友交代李延保曾于五七年五月间发展他俩参加反动“国共党”的组织事等…
据此,即派员对李开展调查。查,李延保,男,现年20岁,合肥市人。出身学生,成份中农,文化程度相等初中,现住郊区蜀山乡瓦屋大郢。家有父亲,叫李德荣,一向种田,兄李延安生产队长共青团员,弟妹嫂妻等十人,依从事农业收入维生。自幼读书至五四年高小毕业后,考初中未取,继上高小一年,仍未考取初中。五六年来合肥补习和找工作未成,即做土工和贩卖菜维生,五七年五月间动员回乡生产,因此对党和人民政府不满,经常在群众中散布反动言论,直至右派分子向党猖狂进攻时,看到新闻日报上登载的青岛市右派分子组织“国共党”反动组织,其以“国共党”名称于五七年五月间发展孙永华、程家友,(两人比较落后,但政治上没有问题)自吹嘘“国共党”是上海市机关干部来合肥发展起,现有几百人,转业军人都参加,合肥巷巷拐拐都有我们人,现在吃苦将来幸福,我们的人在合肥已捕17人,(查确无此事)因此,现在负责人姓名不告诉孙、程。程表示不愿参加,李叫程不要在外面讲,此后大肆进行活动,例如,把右派向党进攻的罪行在群众中大肆宣扬,公开当基干面说:“他相信右派说的是真话,有什么说什么,积极分子是顺大腿摸卵蛋的,时代时刻在变化,当干部不能当一生,老邓(邓姓在日伪时有七、八个人都当汉奸)家过去红半天,现在都枪毙了,张东野讲的对,多讲多错,少讲少错,不讲不错,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等二十四个字,苏联马林科夫对贝利亚有意见,把他枪毙了。又以题为“蜀山风大”,“腐朽一日”等文章寄到文联污蔑劳动人民正当休假和污蔑我人民解放军等罪行。做工时(组长)指使工人卖掉工地铁锹11把,在火车站看到工人与干部争吵,煽动工人闹事被民警发觉指责,又辱骂共产党瞎眼不重用他天才,只重视军人子女和干部子女,而不重视农民子女等。经侦察,尚未发现幕后有指使人,此外在未报案前方法不当,被其发觉,因此没有长期侦察的可能,同时没有再侦的必要。经研究决定于五八年六月四日对其进行秘密传讯,在传讯中除交代以上犯罪事实外,并交代犯罪因素,是因失学有没有找到工作,加上家庭刺激又没有钱用,因此进行反革命活动,计划首先将此“国共党”反动组织在群众中进行宣传,以达到群众信任和支持,没再扩大组织,因整风运动开始,活动消沉,所以组织没有扩大起老。
根据以上情况:李的言行显然是属于敌我矛盾的问题,应以解决敌我矛盾的方法来解决,应逮捕法办。关于程家友,孙永华在政治上没有发现问题,虽口头同意参加此组织,但没有进行活动,也已向我坦白交代了,因此免于处分。以上意见可否,请予指示。
局长 伊良辰
伊良辰印
1958.6.6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01-01-0062-002


附件:
“推翻共产党”的迷梦破灭了 西宁破获一反革命组织
《人民日报》,1957726

据新华社西宁24日电:青海省公安机关最近在西宁市破获了一个反革命组织——“中国国共党”。主要罪犯孙敏先、梁一栋、孙耀武、蒋震亚、王镠等全部落网,同时并查获了大量罪证。
根据已经查获的罪证和初步审讯的口供证实,“中国国共党”是一个有组织、有纲领、有联系密码,并在暗中积极活动的反革命组织。其目的是企图“搞武装斗争,推翻共产党的领导”,颠复人民政权,建立他们的所谓“全民政府”。这个反革命组织的组织路线是“知识分子为领导,农民阶级为部队”;经费的来源是“一部分在国内取得资本家的支持,另一部分到国外取得资本主义国家的援助”;现时的任务是“积极积蓄力量,发展壮大组织,设法搞好经济基础,等待第三次世界大战起来消灭共产党”;掩护活动的方法是“往返青海、河南,买卖药材、手表”。
这个反革命组织的总头子孙敏先(别名小毛,代号昆仑),是国民党一个官僚的儿子,解放后一贯对党和政府的政策不满。1955年孙敏先从河南省宜阳县原籍潜来青海,混入西宁高中,平时惯于颠倒黑白,造谣惑众。这个反革命组织中的另外几个主要分子,也是别有来历的人物。如“国共党政治部”负责人之一的梁一栋(又名廷佐、代号祁连),家庭是地主成分,他的哥哥梁廷忠是一贯道点传师;梁一栋解放初期曾混入兰州市公安局当民警,“三反”时因犯有错误畏罪逃来青海,后来混入西宁高中。“国共党武装部”负责人蒋震亚(又名中宇、代号山豹),也是一个没有正当职业的人。
去年寒假期间,孙敏先就同以上几个主要分子纠合一起,开始筹划成立“国共党”;他还以代找职业为名,从河南省叫来他的旧相识王镠(别名从革、代号山虎,无正当职业,其父是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被人民政府镇压),以壮声势。今年2月间,积极着手草拟“组织章程”。经过多次秘密来往和一系列的准备工作,就在4月间在西宁北塔寺召开会议,正式成立了“中国国共党”。这次会议并通过了“党纲”,举行了宣誓,确定了中央机构和负责人。
右派分子在全国向党猖狂进攻后,他们认为时机到了,并估计局势是:“农民的革命情绪已经到了饱和点了,只要有武器,有人领导,可以一呼百应,遍地而起”。于是他们就加紧活动起来。
总头子孙敏先指定他的所谓财政部负责人王镠,于5月18日赴河南省进行活动。临行前,孙敏先指示了三项任务:一、发展组织;二、搞经费;三、刻制“中国国共党中央委员会印”和各部的印鉴五枚。这个反革命组织还在积极准备购置电台,设立所谓“印刷所、医院、地下活动组”等等反革命工具和据点。
从这个反革命组织有计划的活动的时候起,我公安机关即已发觉,经过几个月的缜密侦察,在人民群众的积极协助和各有关单位的配合下,案情已经大白,就在17日将全案主要分子全部依法逮捕,并搜获了大量罪证,其中有“中国国共党党纲”、“宣誓词”、“党费证”、中国国共党成立大会上孙敏先的祝词和全部发言稿、会议记录、刀子两把(孙敏先身上搜出)、反动信件二十余封、反动书籍一部分。
现在,这一案件正由有关机关进一步审讯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