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6-02

1960.6.1张北县紅光公社连续发生三起中毒事故不及时上报和调查处理



中国共产党张北县委员会  通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总号   111                             机密程度  机密
主送
      各公社党委、县监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抄送
    市委、县委农村工作部、宣传部、共青团、妇联会、人委党组、政法党组
                                                (共印 32 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本件 4     中共张北县委办公室         196061日印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张北县委关于批准政法党组“关于紅光公社对连续发生三起
中毒事故不及时上报和調查处理的报告 

入春以来,我县各地不断发生中毒事故,县委曾多次指示各级党委认真采取有效措施,杜絕中毒事故,并责成各有关部門,以公安局为主共同組成防毒办公室具体负责这方面的工作。通过广泛深入的防毒宣傳教育运动,收缴毒物和农、毒药、清理要害部位的要害人员等有效措施,作出了显著的成績,中毒事故已基本杜絕。但是,还有些地方对这一人命关天的
中毒事件沒有引起应用的重視,造成了严重的恶果。紅光公社就是—个典型的事例
現将政法党組“关于紅光公社对连续发生三起中毒事故不及时上报和调查处理的报告”稍加修改批轉給你們。从中我们可以看到,有些国家干部、甚致大队或公社一级党委的负责同志,对于广大人民群众生命攸关的中毒事件熟视无睹,麻木不仁。他們丧失了—个共产党員、革命干部应有的政治警惕性和对人民群众的责任心。这种无視人命的极其严重的官僚主义甚致是老爷式的作风是不能容忍的!为此,责成县监委,会同有关部门对失职的有关干部迅速提出检查处理意见报告县委。各部党委和公社党委,要以此向所属党组织进行传达教育,结合你们的具体情况,进行讨论揭发、检查,以教育全党,接受教训,向—切官僚主义作风展开斗争。
       
 附件:

中共张北县政法党组
关于虹光公社对连续发生三起中毒事故不及时上报
和调查处理的报告
县委:
紅光公社发生了三起重大中毒事故。由于某些干部的严重官僚主义和右倾麻痹思想,缺乏高度的责任感和群众观点,没有逐级上报和及时調查处理,没有采取积极有效的措施,防止类似事件的发生,以致连续发生中毒事件,严重的影响了当前生产和社員生活。我们认为问題是严重的。現将案情报告如下:
一、大营滩大队后大营滩村中毒事故是在60210日至21日相继发生的,中毒人員达80余人,死亡2人,查明投毒人系該村小队保管员王忠善(天主教徒、日伪人員、来历不明分子)。由于有关干部知情不报,造成陆续中毒十几天。詳细经过如下:
該村在一九五九年八、九月份从大队領回的一、二斤毒鼠药(莜面与毒药合成药丸),存放未发。在一九六〇年一月十日保管員王忠善,私自将上述药丸撒在庫内莜麦堆上,并于春节前夕售給国庫900余斤换回小麦,后又提出一部卖给国家。从六〇年二月九日开始,磨有毒药的莜麦供应社员,二月十日即发现有的社员有呕吐、头昏等症,二月十一日该村小队长韓貴到大队开会,在安排劳力时韓贵才顺便声明說:“我队一半天即有“生重病”的二十来人,加上头昏、嘔吐的共有80余人不能劳动,要求医生去治疗”。当时大队付书记武云即用电话报告管理区,时值公社王忠书记下乡检查工作,也听到有不少病人。管理区刘汉斌同志接到电话后,除通知該管理区卫生所去人外,并电话报公社政法部。二月十二日卫生所派陆荣、张有旺二人前往治疗,因缺乏临床经验,按重流感医治无效,二月十四日回所向医生李万元汇报,但李未引起注意,更未向管理区与公社医院汇报病情和采取紧急措。与此同时(二月十二日),大队付书記武云晚上去管理区参加会议,路过该村(家住该村)回家吃饭,武瑞(社员)向其汇报说:“咱村这两天闹的不行,据女社员张凤美说是保管员王先生(王忠善)在粮食仓里撒老鼠药来”。武云即找到小队长说:“王忠善在仓库内撒老鼠药怎么还吃?应弄清楚这事”。后即到管理区参加会议。此后即未追问此,也未向上级汇报。至二月十四日武云前去该村包队工作,发觉仍发生中毒,共达80余人,但仍未采取积极有效措施和向上级汇报;直到二月二十一日到公社参加党代会议,王忠书记问起武云:“你队后营子村(后营滩村)的病人好了没有?”武云说:“好是好了,但又发現了新的情况,有人反映王忠善在粮库内撒老鼠药来,咱们是否整材料报他呢?”当时王忠书记说:“这得考虑考虑”。此后,未再提起此事。二月二十二日武云上街碰见中毒儿童田国旺(二十二日晚死在医远)的哥哥田国有,武说:“你作什么来了?”田說:“给我弟弟看病”。也未再追问原因。田国有在二月二十三日回去时半路碰見社员张金抱其子张文清进城看病,谈其弟已死当中张发現其子巳死,即未进城,随同返回。
这一与人民生命攸关的重大問题,竟拖延了近三个月的时间;直到五月三日才将此事口头报告县局,經查证后,将王犯拘留。
二、大洼村社员张富全家四口人,于四月七日吃杏核中毒,大队、公社得知后隐瞒不报,直到一个星期后,县局副局长杨铭儒同志去红光公社政法部了解工作情况时,公社公安助理杨瑞同志说:“ 大洼有四个人中毒啦”!当问其为什么不上报时,他说:“公社党委不叫说”。
三、义和美沟大队高家营子食堂五月十日早饭后发现214名社员中毒(嘔吐、身软),大队付书記楊保山得悉后夕晚上九点左右打蒜用电話报告公杜,因电話未要通始未报告;次日上午楊以214人中毒为理由向公社粮食所要求調拨粮食,并未正式报告中毒事件,十二日才反映給公安助理李树山同志,同日李口头向县局报告了中毒情况,县局按县委指示抽調6名干部1名医生连夜赶赴实地进行抢救慰问,调查处理。这样一件二百多人的中毒事件又无故拖延了三天。当县局遵照县委指示准备組织干部前往时,公社书記又强调没人,不愿立即前往,拖延时间
想尽一切办法坚决防止中毒事故,是确保抗旱播种胜利完成,巩固农村社会主义陣地、保卫公共食堂,保护人民生命安全和社会秩序的重大問题。因此,除了我們组织全体政法干部检查右傾,克服麻痹,提高政治嗅觉,处理失职行以为外,还必須引起各级領导同志的高度重视,对有关人員給予适当处理,并采取一切有效措施,坚决杜絕类似事件的再次发生。    
       以上报告是否妥当?請指示.
            
             1960516
                                     


出处:张北县档案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