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6-30

1962.6.30张北思想动态第10期:传达国民党准备反攻大陆消息后的民众反映(机密)

从文件中看,1962年时人普遍对国民党反攻大陆的消息是不屑一顾的,有人说“蒋介石在台湾十几年啦,美帝国主义也看不起他啦,他不搞一下反攻,也老羞的不行啦,这样一搞正式消灭他的好机会,我们也满有把握消灭它,”以至于中共张北县委宣传部总结说民众有轻敌思想。就连几名原国民党人员也分别说“蒋介石来进犯是鸡蛋碰石头,是忘想”、“蒋介石反攻大陆就像鸡毛投到炉台上,自取灭亡”、“他来也是送死”。

不过也有人对此消息漠不关心,对自己的吃饭问题更上心,工人李俊说:“我不管他咋着,不干活吃不上,还是搞我的生产去,国家大事没我生产吃饭要紧。”另外有个谣言也显示出人们更关心吃饭问题,比如某生产队长听说有人从井里打出一个会说话的蛤蟆,“一个蛤蟆二斤半,向不向保证今年吃饱饭。

~~~~~~~~~~~~~~~~~~~~~~~~~~~~~~~



                                             (仅供领导同志参考)
思想动态                              中共张北县委宣传部编
第十期 (机密                            1962630
*******************************************************************

关于傳达和宣传“蒋帮准备窜犯大陆”的消息后的思想反映
    自从23号新华社正式公布了“蒋匪帮准备窜犯我东南沿海地区”的消息后,在全县已经普遍展开了全面的宣传,据两面井、张北镇等公社的汇报,都已分别召开了党、团員、干部、群众和四类分子的不同类形会议。通过宣传,有以下几种不同类形的思想反映:
一、大部分群众表示奋恨,要积极准备迎敌,张北镇公社西关街工人胡岱说:“过去的生括是越过越穷,解放后的光景才过的有点眉目了,老蒋又想来欺负咱们呀?我是老了(已50多岁),但我还有两个儿子,要是老蒋真的敢来,就让我的两个儿子上前线去打它。”西关居民苏发仁说:“过去生活不安定,吃尽了苦头,我就让土匪抢过三次衣服。现在过上和平生活了,老蒋又想来,可不能让他来,我一定要好好劳动,支援前线,全部的消灭了他們”。东营盘公社安定堡大队社员马万有说:“蒋介石在台湾十几年啦,美帝国主义也看不起他啦,他不搞一下反攻,也老羞的不行啦,这样一搞正式消灭他的好机会,我们也满有把握消灭它。”城关公社瓦窑湾大队王英(服役期满的义务兵):“我们过去条件差,武器不好,老蒋也被打败啦,现在我们已经过十几多年的建设,比以前强多啦,蒋介石来正是耗子寻猫自找死,我当过三年义务兵没打过仗,要在这个机会和它干一下。”绝大部分转业军人也都表示态度,要时刻准备服从祖国召唤,一旦需要马上归队。张北镇公社民乐街适龄青年杨再兴说:“我是适龄青年,祖国何时需要,我何时就走,不需要我就在家好好生产”。东关基干民兵芦福兴说:“我要随时把枪擦好,做好准备工作,平时要搞好生产支援前线。”
二、有部分群众有轻敌思想。张北镇公社东关大队一般群众反映说:“老蒋,它不敢来,别说它二三十万人,就是二三百万人来它也不行。”西关大队工人史品高说:“它来也不过是给我们送点东西。”
三、表示不关心。民乐街工人李俊听了宣传后说:“我不管他咋着,不干活吃不上,还是搞我的生产去,国家大事没我生产吃饭要紧。”
四、表现害怕:东关大队基干民兵高纪有(18岁)说:“听了宣传后真害怕,还没上战场心里就跳起来啦。”
五、四类分子会议情况及反映:张北镇公社西关街,25号开了四类分子会,共有九人实到会五人,有两人请假,二人不到,不到的两人是老两口,老婆儿先是去了,因他老头未到让她去叫,结果她也未回。东大街共有20人实到会15人。主要表现有下面几种:
1.认为政府对他们宽大,要在这次争取立功,民乐街许博荣(反革命杀人犯)说:“56年肃反时,我豁出性命不要,大胆坦白了政府宽大了我,使我感恩不尽,现在要老老实实当公民。”东大街王春华(地主)说:“蒋介石来进犯是鸡蛋碰石头,是忘想,咱們这号人平时没机会,都应趁这个机会立功。”西关伪军人翟荣也表示要争取立两次功。东大街王栋财(伪参议员)说:“蒋介石反攻大陆就像鸡毛投到炉台上,自取灭亡。虽然我过去欺压过人民,但解放后,政府宽大了我,不感谢不尽,我的孩子都在张家口工作,蒋匪来了我们也闹不好。”
2.表现消沉,不讲话。西关伪职员陈景财,平时好说好笑,这次会上没发言。其妹陈秀琴在讨论时说:“讨论这个干啥,咱们回吧,”说完后就退出会场。东大街坏分子贺春花—直未发言,而且还质问主持会议的人:“让我来开会,我算哪—类分子呢?”表示不满。两面井公社两面井大队开座谈会时,敌伪人员就是坐着吸烟,有的说:“他来也是送死。”
3.有的造谣也有表现嚣张的,东关地主、特务史介天,平时表现不好。现在锄地见到幹部跟着就說:“回吧,到点了,尽管锄哩,”平时很注意看报,特别是国际新闻。据反映今年春天买回—把杀猪刀子,群众们都说这家伙没安好心。城关公社馬連滩生产队地主范雄说:“什么军头也有个坐够哩,你們該吃的吃吧,該喝的喝吧!
六、在群众中的—些流言蜚语和谣言及其影响:
张北镇北街饭馆翟拐子说:“听說军队都往前线开呀,现在又要兵哩,咱们和印度打呀!”市民安瑞林母亲这样說:现在打呀,七月里就打平啦,我们院里住的人闹成—股啦,每天早早的就起来啦。苏中关系不好了,群众不拥护了,咱們和苏联借的粮和布人家都要呀,不給人們吃啦。咱们这里每天有无声飞机转,投下了糖和紙条子。我不在这里啦,去保定找我女儿去呀!”张北镇群众中普遍流行着一种打世界大战呀的谣言。
听了谣言引起的后果:有的惊慌失措,如民乐街烈属赵德义,原有三个儿子,已牺牲两个(—是抗日战爭牺牲,一是朝鮮战爭牺牲),627日他老伴找到民政科,进門就哭,说:“我三个儿子已死了两个,另一个现在民警队工作,听说民警往前线开呀,这个千万给我留下吧,”也有的大吃二喝不节约了,民乐街新生胡同三号的一个姓田的铁匠,26号一天就买回十斤高价肉
三号公社小白水淖生产队队长陈发听说,有个担水的,从井里打出一个蛤蟆,会说话:“一个蛤蟆二斤半,向不向保证今年吃饱饭。
出处:张北县档案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