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6-06

1962.6.6上海农民对时局的不满情绪

19625月底,中共向全国发出《关于减少职工和城镇人口的宣传要点》和《关于热情接待下乡职工的宣传要点》,被迫向民众承认经济方面遇到了严重的困难,但死皮赖脸地要求民众共度时艰,尤其是让农民承担代价。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长石西民迫切地想知道上海农民对这两个宣传要点的反映情况,下面这份报告就是宣传处整理的上海郊区和农民思想动态。
报告提到目前农作物的生长情况不错,普遍估计到夏天会有个好收成,以致有农民怀疑“现在干部宣传形势、讲困难,就是为了要想我们少吃一些”,有人还讲“四川一熟够上全国人民吃粥,何况只有几个地方受灾,粮食不会这样紧,是国家有意叫苦”。对于中共以“支援农业”的名义驱赶城镇人口和职工回到农村,上海农民的抵触情绪不小,认为这是与农民抢粮吃,说这是国家把包袱丢给农民背。更有农民感慨“农民总是弄不过国家,国家向农民要的多,给的少”,质疑为何“农副产品到了国家手里转转手就成了高级品”,认为这是“国家看到农民手里钱一多,就眼红。”

~~~~~~~~~~~~~~~~~~~~~~~~~~~~~~~


部长:
郊区的情况。根据最近对几个县和公社的了解,生产上不论近郊或远郊,夏熟的生长情况一般都比去年好。早时候天气不好,对作物生长有些影响,但自五月份以来天气晴雨适度,管理得好,作物的后期长势不错,有“老来红”的味道,一般都可以比去年增产。据嘉定焦陆公社最近大、元麦的实际收成,一般都在200斤以上,比去年要增产一半左右。油菜的产量估计也可略高于去年,但大包干的任务不能完成。问题是看最近这半个月的天气了,因夏收要到20号左右才能结束。
民的积极性,自基本核算单位下放以后有了显著的变化。特别是原来的生产基础较好,骨干较强的队,社员劲道比较粗,管理也抓得紧。但一些原来生产不大好,干部力量又弱的队,社员信心就要差一些,在比例上这种队是少数。目前突出的是劳动管理、评工记分上的问题。有的地方农活质量较差,评工记分工作也没有做好。社员间的意见就较多,这是解决队与队之间的平均主义之后,社员与社员之间在分配上的矛盾又突出了的表现
农民搞家庭副业自留地的积极性和集体积极性之间的矛盾,基本核算单位下放和实行农副产品大包干后一般并不突出。真正热衷于搞自留地、搞投机卖买的不多,较多的是在家禽和羊的管理上和大田生产有些矛盾,但比过去的情况已经好很多,教育也比较容易,偷摸的现象也大大减少
农民的积极性在贯彻各项政策后,总的是有了很大提高,但在服从国家计划、搞好生产支援国家工业建设的问题上还有矛盾。粮棉地区有些农民愿意多种粮食,不愿多种棉花;愿意种水稻,不愿意种黄豆(产量低)。在夏收问题上情况普遍的抢收三麦,不大重视油菜。有的农民说:“反正我今年不想吃油了。”原因是粮食大包干以后多种粮食超产可以多吃
从几个县的情况看,当前农民突出关心的大致有这样三个问题:
1)是关心超产粮的处理。照目前的情况,今年夏熟大部分生产队都可以超产。因此,粮棉地区的社员对超产粮的处理很关心,担心超产多吃的政策是否又会变卦。虽然大包干任务要全年二熟一起结算,但他们希望夏熟超产部份最好能先多吃一些,少卖一些。争取主动,先拿到手为强。因此有农民对干部的形势宣传也流露出抵触情绪。认为:现在干部宣传形势、讲困难,就是为了要想我们少吃一些。青浦城西公社有的社员说:“四川一熟够上全国人民吃粥(郊区的俗话),何况只有几个地方受灾,粮食不会这样紧,是国家有意叫苦”。
二是对职工回乡问题思想抵触不少。主要也是粮食问题。特别是近郊地区回乡职工较集中的地方反映更多.认为“这是国家丢包袱,农民背包袱”,“共产党一面讲超产多吃,一面搞职工回乡,就是办法多”。马陆公社包桥大队格陆生产队42户,回乡的职工就有12个,一年要吃六千斤粮食。队长认为:增产是可以的。但超产粮肯定吃不到了。因此,生产队干部和社员对职工回乡都不大欢迎。认为郊区并不缺人,国家支援农业,东西要的,人不要
三是对市场上供应高价商品有意见。认为农民总是弄不过国家,国家向农民要的多,给的少,白市进,黑市出。农副产品到了国家手里转转手就成了高级品。认为国家看到农民手里钱一多,就眼红。对地区之间价格不—,做法不同意见也很多,认为同是一个共产党领导,隔了—条河就不一样。很多农民到昆山、太仓一带买酒,而把农副产品外流到平湖、嘉兴等地去出售,这样可以多得一些工业品。
这些思想各县已进行了一些宣传教育工作,最近因夏收夏种工作较紧张,情况也好一些,但问题仍然存在,各县准备在夏收告一段落,待中央对农村进行宣传的提纲下来以后再普遍进行—次教育。
另外,从郊区宣传工作中看如何统一宣传口径的问题值得注意。 前些日子郊区各县在传达讨论周总理报告的工作中,上海、南汇、金山、宝山、松江等不少县在讨论中仍然提出要大家认清“当前的大好形势”。甚至有的地方向群众宣传还仍然讲这样多了,那样多了,不承认目前吃穿用方面实际存在的困难,造成干部群众不必要的思想矛盾。这种情况有的是因为长久以来讲大好形势已经习惯了,一下子扭不过来;但有的则是领导思想认为郊区情况和其他地方不同,不愿或不敢讲困难。同样在对待谣言问题上有些干部的看法和口径也不一致。如农委副主任林辉山同志64日在各县宣传部长会上的讲话中, 说到他在松江四联公社,对“要打世界大战了.蒋介石回来杀干部”的谣言进行教育的经验时,认为可以公开在群众中不指名的讲清:“造谣言对自己也没有好处。一是世界大战现在还打不起来;二是即使打起来了谁胜谁负也还难说;三是你要杀干部,我也有二只手。真的打起来就先把你杀掉”。他并认为这样讲了以后效果很好,谣言也少了,大家也可以这样样去讲。而有的宣传部长,也觉得这样讲,回去心里就有底了,好讲了。
郊区的宣传工作从去年以来,农委宣传部开始抓得多了一些,因此,各县的情况也有好转。至少现在是都有人管了。松江、川沙、嘉定、崇明等县的工作都有很大改进,现在仍然抓不起来的只有一个上海县了,有宣传干部本身的原因,也有县委领导的原因。各县工作作风上也开始从过去的大呼隆做法,转向深入细致了,开小型座谈会,个别谈心等方式各县都注意采用了,也总结了一些经验。但目前一个普遍的问题是宣传干部感到水平跟不上,要提高宣传质量,宣传干部要有本钱。因此,他們要求加强对宣传干部的基本建设。许多县委宣传部,希望部里最好能多找他们开会,谈谈。并希望农委撤销后,宣传工作最好市委宣传部能接管。最近关于精减职工和城镇人口的宣传农委已经布置下去。因夏收夏种任务较重,加上征兵任务,因此,各县打算把准备工作的时间拖长一些,大致在15号以前先搞骨干训练和试点工作,待征兵宣传告一段落就推向群众。

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宣传处
    196266


出处:上海市档案馆A22-2-1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