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6-22

1967.6.19上海市革委会制止红卫兵和造反派殴打流氓、盗窃犯

    文革前期中共当局整体上是在故意放纵暴力,再加上当时的严厉禁欲氛围,所以当上海市革委会发起打击流氓、盗窃活动时,红卫兵、造反派和群众组织就残酷殴打有性越轨行为的所谓流氓,以致连续多人被打死。在此情况下,上海市革委会政法部发出通报,为防止此类情况再次发生,要求群众组织不得自行抓人,重申不要武斗、体罚。应该说,上海市当局的反应还是比较快的,比起全国其他地方来说还是稍微文明、讲规矩些。当然,这个通报只是要求执行政策,而不提惩治凶手,是远远不足以真正解决问题的。



~~~~~~~~~~~~~~~~~~~~~~~~~~~~~~
编号:90
上海市革命委員会政法指挥部(通报)
            
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各级领导同志务必充分注意,万万不可粗心大意。

关于在打击流氓、盗窃犯
罪活动中坚决执行党的政策的通报

最近,不少革命群众组织坚决贯彻市革委会“六·二”决议,把革命的大批判同打击当前社会上的资本主义势力联系起采,积极配合公安、政法部门,加强无产阶级专政,严密防范和坚决打击流氓、盗窃犯罪活动,維护革命秩序。群众拍手称快,敌人闻风丧胆。这是革命造反派和紅卫兵小将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创建的又一伟大功勋!
但是,在当前斗争中也发生一些值得注意的问题,有些群众组织自行抓人,审问,有的打骂、体罚,有的甚至武斗致死。五月底以来,已发生四起突出的事例:
一、五月二十九日晚,红卫兵张XX等根据部分群众反映赵阿大(工人)家里是“阿飞窝”,即勒令赵及其子女去交代问题,赵拒绝前往。红卫兵上门评理,赵不开门,后破门而入,把赵及其一子一女揪出訊问,进行殴打,赵原有病在家休养,被打伤后抢救无效死亡。
二、五月二十八日艺徒张东林在北站调换紀念章时有侮辱妇女行为,被紅卫兵教育释放。三十日又将张带到校内訊问,因张态度恶劣,被打昏迷,经送医院即身死。
三、六月七日夜,刑满留场请假来沪的韩駿龄,在外滩勾搭妇女,行动不轨,被过路群众和紅卫兵扭住,並进行殴打致死。
四、六月十一日夜,上海歌剧院乐队队员陈棕,因其妻揭发他猥亵她前夫所生六岁女儿,单位开小型群众会进行斗争,陈不承认,被打了几个耳光,挨了三拳,即倒地身死。
以上虽是个别现象,但后果严重,政治影响极坏,也容易为坏人钻空子。所以产生以上问题,主要是部分同志对阶级斗争的复杂性认识不足,对严格区分和正确处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缺乏經验。为了防止发生类似隋况,要求各革命群众组织和革命群众在打击流氓、盗窃犯罪活动中,认真做到以下各点:
(一)加强社会治安工作必须突出政治以毛泽东思想为武器。同流氓、盗窃犯罪活动作斗争,是当前尖锐激烈的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个阶级、两条道路斗争的—个重要组成部分,必须和开展对党内最大的一小撮走资本生义道路当权派的大批判紧密结合起来,挖掉它的老根子,根本上剷除它。因此,这是严肃的政治任务。革命造反派战士和红卫兵小将,必须认真学习毛主席关于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和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等有关著作,同时认真学习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文革小组六月六日《通令》和市革命委员会“六·二”决议,坚决贯彻执行。各部门、各单位的革命群众组织和广大群众的主要任务是:宣传毛泽东思想,宣传党的政策,揭露流氓、盗窃犯罪活动的阶级根源;密切联系和发动群众,向公安、政法部门反映情况,发扬敢于向坏人坏事作斗争的事例;配合家长、学校、里弄干部,对有—般违法行为的青少年加强管教;在公共场所和夏杂地段,组织群众纠察队伍,维护革命秩序。协助公安机关搞好治安工作,发挥群众专政的巨大威力。
(二)严格区分和正确处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毛主席教导我们:“为了正确地认识敌我之间和人民内部这两类不同的矛盾,应该首先弄清什么是人民,什么是敌人。”流氓、盗窃等犯罪活动中,两类矛盾错综复杂,有敌我矛盾,也有人民内部矛盾。要注意防止混淆两类性质完全不同的矛盾,避免扩大打击面。要坚决贯彻“教育为主,惩办为辅”的方针,打击的重点,是极少数犯罪情节严重、民愤很大而又屡教不改的投机倒把犯、诈骗犯、盗窃犯、强奸犯、杀人放火犯、流氓盗窃集团的首恶分子和幕后指挥操纵者,重新犯罪的地、富、反、坏、右分子。对于上面讲的这些罪犯,必须依法从严惩处。对于受坏人的欺骗、唆使沾染了—些坏习气或有—般违法活动的青少年,还是人民内部矛盾问题,应当坚持耐心、细致的思想教育工作去解决问题。本市各级公安、政法机关有责任在政策上加强指导和宣传教育。
(三)群众组织不得自行抓人。毛主席说:“要消灭任何机关团体都能抓人的混乱现象;规定除军队,在战斗的时间以外,只有政府司法机关和治安机关,才有逮捕犯人的权力,以建立抗日的革命秩序。”为此,今后除现行犯可以扭送公安机关处理以外,各革命群众组织或各基层群众性的治安小组均不要自行抓人。群众扭送给革命群众要求处理的对象及时转送公安机关审查处理。不要带到单位、学校内自行审问。
(四)坚持文斗,不用武斗。毛主席说:“对任何犯人,应坚决废止肉刑,重证据而不轻信口供。”对犯有流氓、盗窃行为的人,根据情节轻重,按照政策分别进行处理,严禁打骂、体罰、人身侮辱、武斗等现象的发生武斗只能触及皮肉,文斗才能触及灵魂。事实证明、武斗、体罚並不能解决问题往往还会产生一些不良的后果。即使对方行凶打人,也要送公安、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以上意见,请在革命群众组织内部广泛宣传,並贯彻执行。
                  上海市革命委员会政法指挥部
一九六七年六月十九日

发:市公、检、法、民政,区(县)人武部、政法小组、公、检、法,邮电、交通、建工、港务局人武部,铁路局公安处、公安分处,北方区海运公安局,长航公安分局,市革命委员会群运组及有关革命群众组织,本部各组。
报:市革命委员会。



出处:上海市档案馆B168-3-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