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6-29

1967.6.26上海运输战报第62期

少数支援新疆的职工倒流返沪不肯回去,水上各类流散杂船中潜在的资本主义势力的各种歪风


最高指示
我们应当相信群众,我们应当相信党,这是两条根本的原理。如果怀疑这两条原理,那就什么事情也做不成了。
         
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根据这个道理,于是就反抗,就斗争,就干社会主义。


   
 六十二 
    上海市革命委员会抓革命促生产火线指挥组编     一九六七年626  

少数支援新疆的职工倒流返沪不肯回去

上海市汽车运输公司为了坚决贯彻毛主席关于“备战、备荒、为人民”的伟大战略方针,在去年九月分抽调二十七名职工(司机十七人,技工十人)支援新疆内地建设。当时经过双方组织的动员,从各方面都做了不少工作。调出支援的人员的心情也是比较舒畅的。但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为了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转移斗争大方向,刮起了经济主义妖风,这些同志于今年二月分都陆续的回到了上海。其中有的人是新疆有关单位的当权派同意的;有的是汽车运输公司所属车场的当权派同意的;有的是自己跑回来的。
这些人都到原调出单位吵鬧,不愿再回新疆,甚至提出要解决粮食和工资等问题。经过该公司积极宣传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援内地和边疆建设的职工应就地参加文化大革命的紧急通告,有十七人已回新疆工作了,但还有十人坚决不肯回去。他们不肯回新疆去的理由是:
1、当时的动员是欺骗他们的,双方的协议是“卖身契”。支援去的时候,他们被打成“反革命”被逼去的,而不是自觉去的
2、原规定补贴工资25%,实际只补贴21%。出差费规定补贴0.80元,实际只有0.40元。
3、他们来沪以后,三个月(四~六)的工资和粮票要求原单位补发。
—些在新疆工作的职工家属也紛紛去原单位吵闹,掀住领导不放,甚至不给领导干部吃饭,要求把他们的爱人调回来。理由是:
1、新疆的自然条件差,刮风下雨不出车也要扣工资25%,影响她们家庭生活。
2、听说新疆地区发生武斗,在那里工作很危险,家属不放心
3、原在上海工作时,家庭生活困难,组织可以补助,现在生活困难,无处补助。
现在,汽车运输公司正在根据党的政策,向他(她)们做耐心的宣傅解释和思想工作,动员他们及时回边疆参加生产建设。同时,对家属提出的一些实际问题,出具公函或打电报向对方组织进行反映,请他们负责认真解决。我们认为,支援内地和边疆建设的职工担负着极其光荣而重大的任务,应当以模范的行动,以文化大革命为动力,坚决贯彻二月十七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援内地和边疆建设的职工应就地参加文化大革命的紧急通告”的精神,坚决响应毛主席“备战、备荒、为人民”和“抓革命、促生产”的伟大号召,赶快回到工作岗位上去,就地抓革命,促生产,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坚决抵制水上流散杂船的各种非法活动
内河航运管理处的无产阶级革命派,最近在学习市革委会六月二日决议和张春桥、姚文元同志报告后,联系社会上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斗争情况,系统地揭发了水上各类流散杂船中潜在的资本主义势力的各种歪风。这些船只流窜各地,进行投机倒把、詐骗盗窃等等活动,扰乱社会治安,破坏革命秩序。具体表观在:
一、从事收旧、修补、换糖活动的毛毛船。他们二三十艘、三四十艘为—伙活动在市郊各县城镇,公社生产队,以小商小贩为名,大量收购旧钢旧铁,进行长途贩卖,並到处偷窃农村夏熟作物和家禽家畜。有的还下乡串户,乘公社社员田间劳动的时候,诈骗偷窃社员衣物器皿。
二、以鱼业捕捞为名的网钩船。他们活动在黄浦江上。据不完全调查已有一百余艘,以打捞沉煤、沉铁为主,每天每船收入少则七、八元,多则数十元。其中有部分专搞盗窃大轮缆绳、码头仓库物资。也有部分船民漂荡在外轮周围乞討物品,影响国家对外声誉。
三、以淘沙、扒蚬为名的小魚船,最近在苏州河上发現一批三十余艘。苏州河上是没有什么小水产可以捕捞的。他们实际上是在苏州河桥樑附近捞取四旧物品。据初步了解。他们已捞获的物品有军刀、匕首、手表、金镯、金耳环等。这些物品他们都是私自处理的。
四、从事长途贩运,投机倒把的单干运输船。这类船为数较多,流窜面广。有长途贩运黄砂、石子、碎瓦、三合土等建筑材料的,有长途贩运大粪、黑泥、垃圾等肥料的,有长途贩运蔬菜、瓜果付食品的。还有部分船舶长期为工厂企业僱用,他们拉拢腐蚀干部,非法牟取暴利,破坏市场管理。
这些流散杂船,多数来自江苏省苏北的扬州、盐城等地区和苏南的苏州地区,有的来自浙江省的杭加湖地区,也有来自本市郊县。他们流窜水上,没有固定戶籍,也不受专门机构的管理,时聚时散,时来时去,逍遥自在,是地、富、反、坏、右的防空洞。据内航处港务监督的检查发现,有十余年没有申报戶口的黑户,有长期逃避原籍监督改造的刑满释放分子,有长期不落实的袋袋户口。最近据劳改部门反映,有些正在服刑的劳改犯,也逃窜在本市郊区水上,继续进行盗窃活动。
我们认为,内河航运管理处无产阶级革命派所反映的情况是值得重视的,请有关部门积极行动起来,坚决抵制水上流散杂船的各种非法活动,大力加强无产阶级专政。


出处:上海市档案馆B168-3-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