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6-11

广东公民谢镕丞(网名“黄山国酒茶”)在六四期间,被广东警方处以行政拘留十天的处罚 写下《铁窗十日启示录》

广东公民谢镕丞(网名“黄山国酒茶”)在六四期间,被广东警方处以行政拘留十天的处罚,今天他给本站发来一篇被拘留的经过,《铁窗十日启示录》。全文如下:


《铁窗十日启示录》


自从2015年5月25日星期一广州市东沙派出所要驱赶我走,不给我居住广州市荔湾区南教村居所。2015年5月26日星期二本人给广州市东沙派出所和广州市荔湾区公安局送达《关于东沙派出所非法要求我搬家的回复》之后,2015年5月28日星期四中午,本人路过广州市东沙派出所顺带进入东沙派出所想进一步协调是否搬家事宜,没想到在广州东沙派出所里已有清远市国保人员和清远市公安局人员正在等待我,清远市公安局人员迅速控制我的手机并对我宣布进行问话笔录:关于2014年3月25日,我和网友刘小明等人在清远市电视台旁酒楼门前举牌《声援建三江被拘律师》照相、放上网事项、笔录完毕再到我居住的广州市南漖村居所收走我的电脑,一行五人带我回到清远市光明派出所,再次笔录后向我宣布:拘留十天。晚上八点送我到清远市拘留所。

启示一:此次从管理体制和隶属关系上说能够调动清远市国保人员和清远市公安局人员到广州市来抓我的非广州市公安局,是广东省国保和省公安厅。2015年5月25日广州市东沙派出所一行五人第一次带我到派出所其中就有一位穿便衣、微胖、方园脸、年龄在55——60的国保,他参与了整过问话过程,我也对他说道:“2014年3月25日举牌之事清远市公安局已做过笔录,因为没有犯法所以没有处理。”当时他有奸笑之表情。2015年5月28日中午清远市公安局人员来广州市东沙派出所抓我时此人也在场,再带我到清远之前此人坐在我屋前我对他说道:你高、你厉害、你是这次行动总指挥!此人是省国保乎?

看来,今年本人从清远市搬到广州谋发展生意,生意还没来得及展开就已触动更高层邪恶权力机关肆意违法了。

启示二:本人讲民主宪政这么多年第一次尝试铁窗滋味、第一次遭受重大打击,今年的几篇文章令贪官污吏、反对派们害怕了。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不是因为讲民主宪政进铁窗,而是因为一年多前的举牌《声援建三江被拘律师》一事。看来贪官污吏、反对派们的违法还是有一点底线的乎?因为他们也知道肆意违法的后果要遭清算、要有报应的;他们也知道讲民主宪政有利国家民族、有利子孙后代、是阳光正义之举;他们也知道世界前进进步潮流;他们也懂得世界上不可能有永远的执政党的规律道理。讲民主宪政不存在任何违法依据。

启示三:第一次进铁窗的我,同一监室一般都在16——20人,只是有一天大风大雨之日有人出没人进才16人,一般每天都有三四人出进,20人同吃同睡同喝同洗同叠被,有时他们一根烟可以7——8人分享抽,充分体现出室友的阶级友爱。本人虽已到广东二十年,也是平生第一次这样密切联系广东当地人民众。几乎天天有人问我是为何事进来?从来不会说假话的我也只能如实相告:我是位讲民主宪政、追求公平正义的人,为举牌进来。他们绝大部分人马上就可以联想到:你要推翻共党,平你一个人是不可能的;你看共党都好,把我们这么多人关进来包吃包住包看病;共党养你你还反它?……在我的监室没有一个人懂民主宪政的道理,我也只能给他们说明这些道理:我们在这里吃的住的全都是全国人民的纳税钱,包括工党也是全国人民供养的;我们讲民主宪政有利国家民族、有利子孙后代;我这次被拘被监是我一生的光荣……在此时此地只能是不争不吵、不争高低、不争对错、播下民主革命的种子,由其发芽不发芽。

启示四:现代的拘留所还是有缺乏人性的事项。虽有同仓室友说现在的拘留所无论吃的住的还是卫生条件都比以前有改善,但本人看到的体验到的认为还应该必须改善之事项:

1.在拘留所每一监室的墙壁上都明明白白粘贴到《被拘人的权利和义务》,其中一条就有规定:被拘人每日外出活动不得少于2小时。本人在被监十日之内就没有一次放风。只有女监室才有放风30分钟到一个小时。所有男监室从来没有放过风。此谓不人性事项一。一般的人进来二至三天后,因水土饮食不服就有不适的感觉,又缺少放风,由此就多向医生用药。

2.拘留所的饮食饭菜过分太差缺乏营养。藻米饭虽难以下咽、早餐的半个馒头不说也可以。而蔬菜是人进补营养的基本要素,每日的晚餐能看到一点肉花煮蔬菜,大概是在五六个人配一两五花肉的标准,不说也可以。而中餐天天都是水煮蔬菜,配上藻米饭无法下咽。本人在被监十日之内没有看见一丝蛋花。如果也来个五个人配一个鸡蛋的标准,又何尝不可,既能增加一点口感,又能增加一点营养。在此希望政府善待国民。

本人平时是位善注重饮食保养、五十开外逐步进入老年之人,我也看过六七十岁被拘被监之人。本人出拘留所这几天常有头晕眼花、严重的气血两亏、说话无力之症状,不得不即时调理肠胃,购买高级营养补品。由于公权力执法的不公,本人的心身受到严重的创伤。在当今我们中国又何尝是我一人,千千万万的访民、冤民都是!

3.拘留所的卫生状况不容乐观。其他不说只说被子,每个人进去所领取的被条都是出去的人使用过,而没有清洗过的。里面的被条不知何时清洗过,有很多被条都是铺地而睡的,极不卫生。在此希望管理当局即时改善。

启示五:再次遭遇五毛分子潜伏卧底。有位拘留名叫李新忠,他自我介绍外号叫王八蛋、没有读过书、做工程的人,在我进入拘留所前一小时进入同一监室,此人偏瘦、172身高、肤色偏黑、两个大脚趾指甲也是黑色。满口奴才口气,还开导教我做人,我狠狠训斥骂了他。不过事后我还给他赔礼道歉祝福他。我也对他说:无论不管你是什么人,今天在这里我们都算是同仓室友,你出去只管数你的钱、赚你的钱,你在我也是这样说话,你不在我还是一样的为人处事。你这种人出去之后就不要留我的电话聊,因为我听了你的话很“塞气”(广东话)。其他同仓室友听了我两的几次对话说道:你两人都是鬼。应该是验证的话。如果此人真是五毛分子潜伏卧底,我又不得不再一次佩服共党的组织能力。网友们你们见过此人吗?

启示六:在拘留所清远市国保找我两次谈话,大致整理如下(以下因即时交谈口语与书面文字有一定的整理补充完善偏差、意思是一致的):

国保说:老谢先谈谈你自己。
我回答道:一定要我说,我就概括简单说说,我从小到大都有追求公平正义之特性,不擅长交际,从不与人煲电话粥,就连我老家的亲人都很少有电话联系。我参加工作先在老家财政局干过大概16年,并带薪进修2年,之后调到市区新开的国有棉纺厂做财务工作5年,棉纺厂从新的生产全套账册凭证到成本核算全是我一人建立起来,那一年多我一人干了三四个人的岗位工作,后升财务部负责人。期间短暂调到企业管理办工作,在此,我也运用当时最新引进的、自学的《管理会计》理论制订了一套企业成本控制法案,在当时其他企业几乎是没有的。我一生打工做财务经手的钱应该有上百万上千万,我从没有贪过一分钱。像我这种只会学习、诚实做人、从不会拉关系的人要是贪了钱,早就进监狱啦,是吧?在棉纺厂的5年是我一生中付出最多得到最少的5年,在人际关系十分复杂黄山市、养家糊口得不到保障之后,93年初我下海到深圳打工。

国宝说到:你以前是共产党员,为什么现在对共产党如此……
我回答道:是的,那时候我很年轻对共产党忠心耿耿向往。但后来我在深圳、清远做生意十多年里遭遇了三次公安、法官、工商违法不公、官官相护,视法律当儿戏,上网一看访民、冤民遍地、怨声载道;再学历史、放眼看世界才知道一党执政的祸国殃民……当年胡耀邦、赵紫阳就是提倡先进行民主改革、在搞经济改革结果被拉下马。现在怎么样全国政经全被权贵资本所操控,你们基层官员还算不上是权贵资本里的人吧?

国保说到:老谢你现在应该知道为什么抓你进来了吧?你的文章都是你自己写的?有没有人指点你?
我回答道:哦,听你这话我就知道啦,我的文章都是我自己写的,没有任何人指点。我都想有人给我指点,可是找不到合适的人。

国保:老谢你的经济状况很不好哦,你靠什么生活啊?你所做的一切有没有人给你钱?资助你?
我回答道:我是卖酒茶之人,当然靠卖货维持生活啊,有时还能收一点欠账,生意是不是很好,但还能维持生计。当今社会哪有人给我钱?我都想啊,可是没有啊。你也知道借钱都难啊。

国保:你们经常用同城饭醉发展人员,我们都知道你也参加广州饭醉,你在清远有没有发展人员?
我回答道:是的,我是在广州参加过几次饭局,但经常也有你们国宝的人参加,搞的说话都不方便,今年我已有几次有人叫我去吃饭我都没有去。我在清远三年多是认识一些人,但都是生意朋友不谈政治。访民也认识两位,但我这个人说话只为他人好、为他的家庭好,从不叫他人干坏事。你们清新区的国宝与我打交道两年多,连我老家都调查来了,整理了我那一大堆资料,你也可以看出。
有一个叫潘什么其的清远访民,我都叫他不要上北京,他不听我的话,结果上北京第三天就被关了一个月,取保候审被带回来。我可以说都在帮助你们党和政府在维稳了。这个话我也对你们清新区的国保说过。可是之后的一年多,你们清新区的国保在我背地里干了对我不利的事,我也觉察到啦,这也是我要到广州发展生意的原因之一。

国保:你们在广州有没有组织?有哪一些人?比如说那个唐律师,吴律师等等,南方街头…
我回答道:在民主界我只是位无名小卒,很多人还信不过我,你也看到我的文章,前两个月我发布了两篇文章之后,广州就有人指责我:现在缺的不是理论是实干;还有人骂我是神经不正常。我到至今还没有发现有组织,经常有人说无组织才最好。至于唐律师我就是在2013年11月底一同吃过一次饭,之后再也没有见面过,不过,我还不赞同他的公民不合作理念,公民不合作是不纳税、零口供等等,我认为在现实中国行不通,这在我的文章里都有,你也看过了。
至于吴律师等其他律师完全只是做律师之事,我们做了什么事被关被监他就有生意可做。不过一定的普法知识是有的。我几次见他都有几个人在场,没有单独交谈过。
至于南方街头早已名存实亡,都被你们广州国保分化瓦解,抓的抓、逃的逃、有的人这里住几晚那里住几晚、有的人连根本的手机号都不敢使用…现在广州街头我没有看到遇到一个人敢说出自己的民主政治理念和主张,也没有政治口号...

国保:你怎么不叫他们来清远饭醉啊?
我回答道:我叫过啊,我叫过他们来清远摘荔枝、摘龙眼、漂流,但是没有一个人来啊,应该是我没有一点号召力、也是没有人信得过我。

国保:那,那个余建凤、李碧云、还有一个姓叶的呢?
我回答道:余建凤只是清远的一位访民,前一段时间几次上北京,我还责问她:老是上北京干嘛?他们都是一听民主宪政害怕的人。
李碧云是顺德的一位访民,是位残疾人。说到李碧云,我可以说又一次帮助你们党和政府在维稳了。具体时间地点我已记不清,那时正是广州欧伯事件正浓之时,那天我们一同到广州一个酒楼,正看见欧伯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我听了一个多小时,当时也有人通知我们到天河参加晚上的饭局,可是,我听得好不耐烦,我就带着李碧云去朋友家我们自己做饭吃,并对她说:“天河的饭局不要去啦,经常有国保参加,没意思。”
第二天我没有事,我又陪她到海德电子城购物,当时顺德公安找到我们要带她回顺德,李碧云又怕担心受到新的伤害,不敢跟他们公安、镇里人回去。我就与顺德公安协商到说:你们要带她回去可以,要保证这次带她回去不再受到新的伤害。她本身已是这样残疾,你们再要是伤害了她,她的小命可能不保,要是这样对你们打政府工的人没有好处。你们要是能做到不再伤害她,我就不通知人过来围观、劫走。顺德公安与镇里人协商之后就说:没事,你放心,我们这次找到她就只带她回家,不会有其他事。此话我也对李碧云说了。顺德公安还买了面包给我们吃。之后顺德公安和她镇里人顺利接走李碧云。而李避孕此次回家也没有受到一点伤害。可是奇怪,之后李碧云还责问我与顺德公安说了什么话?真是好人难做!
至于你说的姓叶的人,我想不出来哦,我在广州至今还没有认识一位姓叶的哦。

国保:老谢,我们这样来找你谈话不要认为是敌对的说话,你看你的案子都早已办好啦,我现在是来交朋友的…顺带给你放放风…
我也笑脸回答道:谢谢!我给你们说的都是真的。你带录音机在身上不?我还真希望你带录音机在身上,哦这个办公室也有着像头应该有录像。我也都对你们办案人员说过:你们是具体办事人员,无论你是国宝、还是公安,统称国家工作人员,上级布置任务给你们,你们就得干,只要你们文明办案不故意捏造我的假证,我对你们个人没有任何一点意见。我们能谈这么多、你有问我必答可见我也是真诚诚实为人的吧?也是合作的吧?

国保:老谢你是个人才,可是你在家庭生活上有不负责任...你有几个小孩?
我回答道:谢谢你过奖啦。我也不想离婚,可是现实生活逼得我家庭不完整,实在没有办法,自古就有:忠孝不能两全等语句。家庭私生活在此就不谈聊吧?

国保:那你出去以后有什么打算?
我回答道:我总认为我没有违法,我出去以后先要问问律师,我要维权,我本身就是位隐性、潜在访民,只要我在法律范围内维权,也请你们办案人员不要对我没有意见。如果说我违法维权你们又可以拉我进来。是吧?
你是我在清远认识、交谈最多的一位高官,在此,也顺带提过建议,请你烦劳你带给你们党组织:对于所有违法的官员你们党组织应该给与适当处理处分,而不是官官相护,行不?

国保回答我到:我做不到。
我继续说道:作为一贯把持的执政党这都做不到、没有纠错机制、没有更新之功能,天下会大乱的。作为你们这些基层官员不要以为现在有点小特权和利益,要为子孙后代造福,同样应该理解宽容对待民主宪政思想理念。


在此本人再次呼吁以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要取信于民请停止公权力的违法,处理、处罚所有违法官员。只要官员停止违法,本人可以不写一篇文章,绝不攻击党和政府!官员们你们能做到吗?按道理你们完全可以做到,因为你们已经有了官帽厚禄,你们的违法也是冒险犯法、犯罪之举,也会遭清算的一天。社会在前进、历史在发展,这是必然规律。善哉!善哉!哦弥陀佛!阿门!


黄山国酒茶=谢镕丞,微信号:13413494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