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6-16

章小舟:招招慑暴政,式式挫鹰犬——评吴淦之“杀猪刀法”


作者: 章小舟
“超级低俗屠夫”之名显于江湖,非自近日而始。其名之所以大盛,主因其“杀猪刀法”。“杀猪刀法”自显于江湖,未逾数载即威名赫赫,穷经皓首坐而论道者多不及矣。所谓实至名归,“屠夫”吴淦虽崛起于草根,但出道数载即名满江湖,端赖实力支持;成效斐然之下,虽著作等身、文名远播之民运学者亦多叹之服之。纵观今日之维权江湖,虽浩渺壮阔,群雄辈出,然少见能与其争锋者。何也?盖因其“杀猪刀法”之正、之勇、之疾、之准、之奇,人罕有能及!“杀猪刀法”名震江湖,招招凌厉,刀法所及之处,暴政心胆裂,鹰犬威风灭,令人倍感钦慕!笔者乃著此文,宣其独门刀法,析其绝技殊能,以助“杀猪刀法”传扬普及,为民主转型尽绵薄之力。诗云“把握正勇疾准奇,横刀立马荡浊污。如若人人懂杀猪,何愁神州不民主!”

吴淦(网名“超级低俗屠夫”)2015年5月20日在江西省高级法院门口参加维权活动,
被警方罗织罪名刑事拘留。 
 
 
吴淦在狱中与律师会见时谈笑风生的照片
 
 
予观吴淦系狱之后照片,依旧谈笑自若,往昔豪侠之气,未失分毫,甚为感佩!赤祸肆虐久矣,致我中华元气大伤,文化精粹被毁无尽,古豪侠之风一度近于绝迹,然仅以吴淦一人,足证古豪侠之风已然传扬今朝,且有行将光大之象,顿生撰文之欲。更因其“杀猪刀法”名震江湖,招招凌厉,刀法所及之处,暴政心胆裂,鹰犬威风灭,余钦慕已久。惜乎吴淦身不由己将不知几载,纵有冲天之能,亦无从施展,乃为此文,宣其独门刀法,析其绝技殊能,以助“杀猪刀法”传扬普及,为民主转型尽绵薄之力。是为序。
 
吴淦者,闽福清市镜阳镇下施村人,生于红朝廿四年(其身份证出生年月早出一年),网名乃“超级低俗屠夫”。关于其网名含义,余未见吴淦明确自释,然因其名与其行颇有相吻之处,是以,江湖对其名含义虽传闻不一,但终无大异。余揣度,吴淦之所以自名“超级低俗屠夫”,既为凸显其维权博弈之不拘小节,亦为彰显其为人处事之豪迈少羁,且表对官僚鹰犬之极端蔑视。
 
“超级低俗屠夫”之名显于江湖,非自近日而始。余早闻其名。其名之所以大盛,主因其“杀猪刀法”。“杀猪刀法”自显于江湖,未逾数载即威名赫赫,穷经皓首坐而论道者多不及矣。所谓实至名归,吴淦虽崛于草根,但出道数载即名满江湖,全赖实力支持,成效斐然之下,虽著作等身、文名远播之民运学者亦多叹之服之。纵观今日之维权江湖,虽浩渺壮阔,群雄辈出,然少见能与其争锋者。何也?盖因其“杀猪刀法”之正、之勇、之疾、之准、之奇,人罕能及!
 
 
其一曰:正
 
 
早在玉娇刺官事发后,吴淦之侠名便不胫而走,而今,红朝视其为维权江湖首逆之一,更使淦成为当世公认之维权大侠,“仗义每多屠狗辈”“侠骨柔肠”“傲对强权”“敢于碰撞石头的鸡蛋” “非暴力抗争的最激进最有效模式”等由衷褒誉纷至沓来。
 
所谓侠者,固须有过人之能,然若服务于无德无理、不公不义之目标,则其能力愈强大,愈成为口诛笔伐之对象,恶名远播。而吴淦之“杀猪刀法”之所以誉满江湖,只因其系为匡扶正义而生,因扶危济困而现,出于古道热肠,缘于公益之心,目的在于揭发专制黑幕,抵制滥权贪腐,反对人权侵害,对抗暴虐无道。是以,一个“正”字,为“杀猪刀法”注入了灵魂,使其无愧天地,正义闪射,广受赞誉,美名远扬。
 
无须过多描述“杀猪刀法”之正,只须将“杀猪刀法”之目标对象的丑恶黑暗略揭一斑,将中共喉舌在吴淦被拘后的抹黑污名、构陷诋毁、造谣污蔑等伎俩陈出一二,便足证“杀猪刀法”之正。
 
中共喉舌污蔑吴淦“诽谤”“侮辱”党官,其实,吴淦利用PS等方式对中共党官进行的一些移花接木式的恶搞,在很多民主国家,纯属娱乐而已。美国有款游戏名为“恶搞总统(President Punch)”,克林顿、布什、奥巴马等人形象不仅被夸张变形,且均成了游戏中被打目标;进一步说,纵然此种方式用于声讨抗议,也是公民权利。然而,在从不把民众当人看、满心皆是皇权专制思想的中共官僚鹰犬们看来,以娱乐化方式变形中共政治人物形象,是“大逆不道”“作乱犯上”,必以所谓“法治”对其加以“寻衅滋事罪”“诽谤”“侮辱”之类才能解其心头之恨,才能维护其“伟光正”的愚民形象。
 
至于说吴淦以文字方式对官员的质疑、问责、声讨,即便稍有失实之处,根本原因也在于中共一以贯之的信息封锁,而在能够充分保障人权的国家,对官员、权力和权力符号的质疑、问责、声讨纵小有失实之处亦纯属行使公民权利。
 
喉舌以“三次被公安机关拘留”为由攻击吴淦,亦为无耻。首先,事情已过,淦已受罚,何须再提?其次,在中共伪法治、恶法治统治之下,吴淦的曾经被拘,难道就一定合情合理?
 
中共喉舌刻意指出,“他父亲徐某某是上门女婿”,请问“上门女婿”有罪吗?别说“上门女婿”,只要双方真诚相待、真心相爱,吴淦父亲就算被老婆养着又能如何?中共喉舌刻意点出吴淦父亲是上门女婿,无非是暗迎偏狭的男权思想,意图使大男子主义者们和狭私自负的女子们蔑视吴淦家庭。真是无耻至极!
 
中共喉舌还刻意指出,淦父曾被判刑,淦兄骗取贷款至今潜逃,淦欠着前妻25万元,淦曾有“外遇”,等等。就算此类说辞全无造假,其作用亦纯为污名抹黑,因为此类事根本无关吴淦是否违法。如此污名抹黑,如同泼妇骂街、无赖找茬一样全无底线、下作至极,严重侵犯了吴淦之隐私权。
 
中共喉舌更狂言“正事干不成,他就开始在网上泡论坛写博客”。上论坛写博客就不是正经事?以网络撰文、博客推广为业者多了。我不信炮制此言者不知此类事实,因此只能解释为刻意抹黑,将那些不谙网络、只知从中共媒体获取信息者作为忽悠对象。
 
“写情色小说”,竟然也被喉舌作为抹黑之词。这一点,除了说明吴淦有文学才华,还说明喉舌黔驴技穷、饥不择食地乱咬烂打和企图以所谓“文品”关联“人品”的无知。
 
喉舌以吴淦曾经网名“追风的土匪”“误入尘网”等作出莫须有的诛心之论,更显其黔驴技穷、饥不择食。
 
另据吴淦服务的“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的声明,吴淦非律师,从未以律师名义活动,央视节目径称吴淦“自称是律师”,以及所谓“目击者”称“以为是律师”,均无根据,纯属诋毁。
 
此类伎俩,背后隐有中共国安委黑手,仿若文革手法还魂,肆意践踏人权、侮辱人格、诋毁声誉,其恣睢无耻,令人发指,其祸心之烈、气势之横,令人不寒而栗。
 
由于吴淦的“杀猪刀法”的目标对象无论在曾经操作过程还是在逻辑理念层面,均包含了以上伎俩的始作俑者和执行者,因此,仅以中共喉舌在抹黑吴淦过程中的邪恶表现,亦足以反衬而现、反推而知吴淦“杀猪刀法”之正。
 
 
其二曰:勇
 
 
“杀猪刀法”之勇,其实并无甚技巧,只须不计个人得失,便可做到。但于很多人而言,却难以企及。愤恨暴政、向往民主者,大有人在,然因难舍家小,顾及长幼,只能作有限牺牲、有限付出。是以,仅此一“勇”之槛,便不知将多少人挡在“杀猪刀法”门庭之外。而吴淦本豪侠之士,素怀一腔真性情,自是少计个人得失,虽曾于体制内工作,受益于体制,然并不恋体制,最喜急公好义,勇字当头,敢担人所不敢担之责,敢为人所不能为之事,敢领天下之先,遂得“杀猪刀法”之精髓。凡红朝所忌之事,众人多视为冒险犯难,少有敢身临其境者,而吴淦以惊人义勇,非凡之智,每每慷慨赴阵,虽千万人吾往矣,操“杀猪刀法”,周旋于虎狼之境,竟似如鱼得水,刀锋所向,必有斩获,或鹰犬威风扫地,或官衙焦头烂额,弱势得助,正义扬眉,引得维权江湖风起云涌、后继者众,民主阵营士气大振、纷纷援助。
 
忆昔巴东邓玉娇刺毙狗官事件被报道之后,海内外舆论大哗。然而最初,玉娇并未获切实援助,无一来援者,玉娇刺官之地,邪恶依旧猖獗,此时此刻,首位铿然亮剑以撄其锋者,乃吴淦也!据南都周刊《“超级低俗屠夫”的非典型成名》,当玉娇身处困境之际,往昔名不见经传之吴淦,怒发上冲冠,“杀猪刀”出鞘,坦荡示真身,慷慨赴巴东。其时,网络设直播,网友打后援,吴淦冲在前,甫入巴东,便遇鹰犬之围攻,有发短信威胁其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