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6-16

范燕琼:看福清自焚案 断全国哪最黑

2015610上午,福建省福清市冤民林柄兴在福州市仓山区法院拿到其妻石丽琴的冤案判决书,该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石丽琴有期徒刑两年半。这一结论,让林柄兴感到从未有过的绝望!

于是,他要找法官理论,他要找审判长理论,他甚至要找法院院长理论。其结果是,理所当然的被拒之门外,但在这个“寻找”过程中,他被法院里有备而来的二十多名工作人员围困,并发生肢体冲突,还掀翻了两台电脑……幸亏有“每周一聚”的冤民赶往声援,否则的话,后果难以想象!
为此,有冤民向我抱怨说:全国福建最黑!全省福清最黑!这些话,仔细琢磨起来似乎有些道理。
我曾在《一个女人与一个独裁体制的对话》书中记录下这样三起全都是张冠李戴的大冤案:福清纪委爆炸案;福清绑架杀人案;福清入室抢劫案杀人案。前面两起,在最近的两年里得以昭雪,后面一起,至今仍旧石沉大海。
诚然,倘若没有轰动世界的“福建三网民案”的吴华英(其弟弟被涉福清纪委爆炸案)被冤判和陈焕辉夫妇(其儿子被涉福清绑杀人架案)一度被卷入,恐怕就没有后面的人权律师和有关司法部门对这两家冤案的关注、介入、至昭雪。
其实,福清是一座小城市,但产生如此之多的大冤案,是可怕的,尤为可怕的是:司法部门破案没本事,制造冤假错案,却敢大张旗鼓,肆无忌惮,甚至是疯狂打造,由此可见,福清的黑,不是一般的黑。那么,福清究竟有多黑?这里,我想详细介绍一起较为典型的案例来诠释这个问题——
20021015,福建省福清市一个名叫柳则娟的黑社会人物,因怀疑自家违章建筑系邻居林炳兴家人举报,便怀恨在心,随纠集一帮黑社会成员,手拿斧头、木棍等作案工具,闯进林炳兴开的服装店及家中打砸抢,造成林炳兴及父母重伤,其父头部被砍裂为7.5公分,险些丧命,花去抢救费数万元,至今留下严重后遗症。

然而,如此严重的私闯民宅、故意伤害他人、损坏私有财物等系列性质恶性犯罪行为,司法机关不是依法严惩柳则娟等黑帮成员,而是将受害者之一的林炳兴判刑了事。从此,将林炳兴、石丽琴这对夫妇推向伸冤与坐牢的泥潭。

20091030,长期诉求无门又遭省检察官辱骂“无赖”的石丽琴悲壮自焚。经抢救后,虽脱离危险,但从此面目全非,一对耳朵几乎烧没了,落下终身残疾。

20136月,万般无奈的林炳兴与福建部分冤民夜闯美领馆“告洋状”,被再次判刑入狱。随后,石丽琴“赴京寻夫”又遭刑拘。

201410月,林炳兴再次赴京举牌伸冤,又再次被刑拘。至此,林柄兴因伸冤被关押近20次,被暴打数不胜数,而他们三个未成年子女,因灾难深重而多次萌生自杀念头,甚至有一次已经爬上了镇政府的大楼,就在他们准备跳楼时,被人发现。

2014123,刑拘整整一年的石丽琴,被福清看守所拉到福州市市仓山区法院审判。这一天,石丽琴在法庭上的最后陈述是:“如果判我有罪,我会再次自焚,让世界震惊!”

当我拿到石丽琴的判决书时,我感到好生奇怪,心里想:哪来这么多内容可写呢?为此,我先是数了数:一共19页,再翻开一看,里面全是冤民的伸冤苦难史,概括如下:

石 丽琴与一群诉求无门的冤民,为了突破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告状怪圈,他们拐弯抹角的集结在一起;为了防备地方政府的截访阻扰,他们想方设法的购买不记名的可 以抵达北京的各种汽车票、火车票。当他们终于千辛万苦的来到北京后,又东躲西藏的筹备伸冤事宜。这时候,有些难以克服恐惧的冤民退缩了,仍旧自投告状怪圈 ——去了国家信访局,但更多的冤民选择“就此一搏”。

于是乎,他们趁着一个朦胧的夜色,一起奔向他们认为可以突破告状怪圈的地方——北京美领事馆。到了门口,他们忙不迭挥洒自己的呼吁书,哭天喊地的诉冤情,为了多呆一会儿,一些冤民甚至用铁链把自己锁在栅栏上……最终被统统被抓回来判刑。

以上这一桩桩、一件件的往事,无一不是冤民的伸冤苦难史,但在这份判决书里面,却被认定为“犯罪行为”。试问: “伸冤苦难史”如何等同于“犯罪行为”? 这究竟是什么逻辑?这难道就是马克思主义哲学衍生出的所谓的“宇宙真理”吗?

我 曾经为这家人的悲惨遭遇撰写过《党啊,别再逼她自焚了好吗?!》等多篇呼吁文章发布在国内外多家网站上,但丝毫触动不了官员们的灵魂,他们照样我行我素的 以“维稳”的名义,对伸冤者进行残酷镇压,制造出一个又一个令人不安的冤案,以至愈演愈烈,使冤民们冤上加冤,甚至黑龙江省竟演变到直接击毙冤民徐纯合的 疯狂程度,并且,事后还有中央级媒体为这一千夫所指的残暴罪恶开脱罪责。可见,镇压冤民,不仅仅是福清这个小城市的黑恶,也不仅仅是福建这一个省的黑恶, 而是一个国家政权的黑恶,照此下去,民无宁日,官亦无宁日,谁都没有好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