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6-09

重庆开县临江镇太原下恶霸收取保护费,不给就打人



尊敬的各位领导:

您们好! 我是开县南雅镇民安村七组村民肖光学,现年53岁,老婆长年有病在身,有肺气肿,冠心病,慢性支气管炎,心脏病,一年四季天天就要吃药,维持生命。我长年在家靠贩卖鸡、鸭维持生活,主要去南雅、太原、义和等集镇赶集。

2015年6月5日,这一天是临江镇太原乡赶集。我老婆在农贸市场卖点小鸡,我就在乡村道路上收点鸡鸭,太原乡有一个年龄在20到30岁之间,绰号叫彭长寿的无业游民,经常在赶集的时候,在街上找赶集摆摊以及做生意的人收取保护费。如果问他收的什么费用,他会乱说一通,有市场管理费,有市场卫生费,还有市场建设费等等名目,少则几元一次,多则上10元一次,收的费用不固定,彭长寿说多少就必须给多少,不给就抢。抢不到就打人。我和我老婆在农贸市场摆了一个卖小鸡的摊,按理说只用缴一份的钱,但彭长寿每次都是找我们要两份钱,我要缴,我老婆也要缴,而且钱缴了,没有任何发票,收据。

2015年6月5日这天我没在农贸市场,在离场上很远的一个乡村路口收鸡鸭。彭长寿找到我,找我要钱。我说我才来,才收3个鸭子,连摩托车油钱都没有赚到。我说你在街上去找我老婆要嘛,他说各是各的,你要给,你老婆也要给,他说的时候我正蹲下身用草栓鸭子,还没站起身,他就朝我打了过来,打在我的左眼处,眼睛马上就看不到东西了。我就蹲在那里,头晕眼也痛想缓一缓,哪知他又向我眼睛发来,眼眶马上就打了两个口子,血流不止。旁边有人在喊不要打了,不要打了。他又是脚朝我头上踢来,当时我头剧烈疼痛,眼也痛的睁不开,实在难受就坐在了地上,然后彭长寿拿着钱就走了。我坐在地上好久,最后有几个过路的人把我送到附近一个小门诊上简单处理了下伤口,我就给我女儿和女婿打电话,喊他们来。彭长寿跑到街上农贸市场去,找到我老婆又给我老婆几拳几脚,我老婆当时还不知道我被打了,受伤了。我头晕晕的就慢慢的走到农贸市场去找我老婆,我女儿女婿上来看了我后就向开县110指挥中心报警,同时又向当地临江派出所报警。 我头激烈疼痛,我女婿把我送去太原乡卫生院。结果太原乡卫生院没有检查设备,没有住院设施,我女婿准备把我送去临江镇第三人民医院检查。派出所的民警赶到现场,对现场情况进行了解和拍照以及对现场地下流的血拍照。最后派出所的民警看到我受伤严重就用警车把我送到临江第三人民医院。叫我先检查以及住院,等他们通知。

我就在临江镇第三人民医院住院部外科503号房6号病床住院。医生给我安排检查项目以及清洗伤口,看我眼镜伤口大和深,给我伤口缝了几针。做脑电图,脑电图显示有脑震荡。 中间检查的时候,彭长寿的幺叔是当地支部书记。他来镇上开会顺便看了下。彭长寿家族是太原乡黑恶势力,说后面有靠山,有关系,不怕谁。前几年,彭长寿的大叔也是在当地太原乡收保护费,把一个70岁的老年人打了。打成重伤,最后告了好久才被判刑。坐牢一年多,最后他们找人,找关系把他保出来的。他们家族对外宣称,有钱,有靠山,有后台,你们平头老百姓拿什么给我斗,拿什么给我家弄。彭长寿说以前我打了那么多人,就没有把我怎么的,你能把我怎么样。他们家族在当地出了名的地头蛇,对当地的老百姓有很大的负面影响。有怒不敢言。当地的人都是忍气吞声,不敢招惹他家。

今天我在医院住了3天,他家没有任何人来看过我,问过我。反而对外说,我不敢对他家怎么样,他也不会给我出医疗费用。

现在到目前这种情况下,我只有向各级领导部门,社会媒体请求帮助,把彭长寿绳之以法,得到应有的惩罚,还老百姓一个安乐的太原。我会一直上告,一直上访我说的话句句属实。请有关部门有关领导深入调查。

肖光学:15923491067

我女婿朱必勇:18315056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