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6-25

中国又一次面临历史的选择


                          作者:黄怡剑
当中国经济崩溃,中央极权政府失去对地方财政支持,地方政府要维持机构运转,会不断加大对国民财富的掠夺,国民很少的福利保障将逐渐递减,税费加重激起民众与政府对抗会加剧社会的动荡。民营企业家、商人、资本外逃,中小企业大量倒闭,失业率大幅攀升。市场物质流通缺少资金支持,商品供应萎缩,市场萧条,物价猛涨。绝大多数国民面临生存危机,盗贼蜂起,群雄争霸,“彼此上疆场,流遍了郊原血”。中国面临又一次历史重大选择,中国又会面临惨绝人寰的国难。这不是我危言耸听,这是二千多年的暴政独裁专制留给我们的宿命。

独裁专制暴政下的国民,只具有奴才的麻木性和暴徒的残忍性。当权力强大能控制国民,他们表现恭顺、奉承、畏缩、麻木;一旦权力失去对国民的控制,他们压抑的群体性仇恨、贪婪、残暴、冷酷就会象火山一样 喷发,溶岩所至,生命荡然无存。权力体制内作恶多端的官吏是国民仇杀的首要对象,其次是依附权力掠夺国民财富的豪强。这些官吏豪强为求自保,也会重金组建护卫队伍与贫民对抗。一场血腥杀戮在中国的历史舞台再次重演。在这场国难中凡有钱人、漂亮女人都在劫难逃。中国历史上每一次权力变更无不尸横遍野万户萧索。
有人会认为我对中国人的国民性描写的太阴暗。对中国人的人性文明程度估计的太悲观。
我的观察与推论是建立在大量的事实基础上。
横向观察当今政府频繁出现警察暴力、城管暴力、截访暴力、血拆暴力、乃至坦克压倒一切的军队暴力。足以说明在专制体制下的中国以暴制国。我国近二十多年的经济发展就是政府暴力不断掠夺国民利益的血腥发展。否则就不会出现维稳经费超过国防经费世界奇闻,为国家创造财富的国民已经成为自己祖国最大的敌人。
再看今天民间国民在解决利益纷争也无不诉诸暴力。有黑社会势力背景的,直接诉诸硬暴力;有官场社会势力背景的运用软暴力,调动国家暴力政法资源来打击对方。这就是造成当今全国成千上万的访民队伍进京讨公正索正义的祸源。“有钱能使鬼推磨”,是历史留给我们沉重的人文传统。在暴力、强权、金钱的干扰下什么社会公正,道德良心,诚实信用,民主法治、只是用来打击对手的舆论祭幡。从来没有上升到社会的主流意识,也没有沉淀在民间民风民俗的文化传统中。
纵向观察中国历史每一次政权更替都是暴力夺权。国民人心的阴暗暴戾在土地革命就暴发过,在中国广大农村许多地主、富农是农村的乡绅,是地方自治,不拿政府工资,不收村民捐款自觉为村民办事的中坚力量,是乡村文化的传承者和传播人,是乡村公路凉亭公共设施、慈善事业的捐款人。但在那场土改中他们绝大多数都被自己的同宗同族的乡邻活活打死,全国据说有近200万被穷人虐杀。他们唯一的罪过就是因为他们富裕。打死他们的乡邻昨天还在一起吃饭喝茶,还在低眉顺眼向他们借钱借粮,一夜之间犹如豺狼虎豹下山。
这是国家低层市民人性最残忍野蛮的喷发。
在57年反右运动中又有317万文化精英罹难,期间很多都是知识分子中同窗、同僚、同事为求自保相互揭发,公开批判,批的最深刻,陷人最深,打击最重的都是文化局内人。他们相互间用文化暴力将国家的这批有胆识、有思想、有文化的精英送上不归路。这是一场文化浩劫,也是史无前例的思想杀戮。
这是国家中层文化人士中呈现出人性暴力丑恶的喷发。
让我们再来看看国家顶层豪强的人性丑陋也毫无例外。从高岗、饶漱石事件、彭德怀上书罢官、习仲勋为还原历史真相坐12年大牢、文革早期彭、罗、陆、杨反党集团,刘、邓、陶修正主义路线,陈伯达、林彪等等,无不是党内派系相互倾轧,以毛为首在驾驭利用人性之恶,对自己身边的亲密战友、忠实走狗的迫害和打击,其残酷性和惨烈性无人能出其右。这是国家顶层权贵们人性暴力的喷发。
国民的这种双重人格在中央极权失去对地方政府控制时,群体性爆发的仇恨、贪婪、残暴、冷酷具有极强的破坏力,没有理性,犹如山洪、犹如海啸、群情汹涌,排山倒海、势不可挡。所到之处玉石俱焚。在没有外来暴力的干涉下,这个民族会耗尽他们的国力、财力,直到新的暴君统一。
在这个乱世,我们试图以民主、宪政、和平转型、非暴力抗争的理念来说服国民放弃暴力太难了。国难来临时,我们有这个能力阻挡吗?
二0一五年六月二十五日:黄怡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