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7-27

1963.7.9中共张北县战海公社党委副书记王登荣自杀情况报告

中共张家口地委、监委、组织部:

经派人去初步了解,现将我县战海公社党委副书记王登荣自杀情况报告如下:
王登荣,男,现年39岁,汉族,家庭成分贫农,原籍内蒙凉城县忻州洼村人。194771日加入中国共产党,19453月自愿参军。历任:通讯员、班长、指导员,于19573月转业后,任张北酒厂副书记,5910月调大囫囵公社党委监察委员,61年分公社后任战海公社党委副书记兼社长,现任副书记。
自杀经过:该王从今年612日公社干部整风中,其思想表现就不正常,15日晚上,公社党委常委会研究了16日的整风安排,确定有公社党委书记李迎良、社长杨金魁、办公室秘书张金题和他四同志进行检查,散会后王回家喝了酒,把手表、笔记本放入柜子里(过去未有过)到十—点半时又去公社办公室拿提包,当时李迎良同志问他:“未回去睡?”他說:“我肚子疼,这里边放着止痛片”拿上就走,到医院问阴春光(医生)“吃什么药好死,吃多少安眠药就死?”还多要安眠药,阴给他开了三片(有失眠病症)),夜一点以后又去敲开医院门和王树槐医生要了三片也喝了。据他女人说:“当晚到离公社一里多地的小脑包槐村走了三个来回到天快亮时才回家睡觉的。”16日早晨其女人去公社给其请病假,公社让医生阴春光同志去治疗,诊断结果吃安眠药太多,昏迷不醒,经过抢救,这次自杀未死。从此躺了几天未参加公社整风会议。但不断探听情况,问阴春光医生(公社医院负责人)公社对他提出了些什么意见,还暗派其大孩子(七、八岁)到公社开会房间窗户底下、门旁偷听三、四次,后他向公社组监委员马元中同志要整风记录,未给他看,从此更加疑心。到628日说要下乡,吃早饭时,边吃饭,边喝酒(大约喝了三、四两),边和他爱人说:“今天我下乡不愁叫馬摔死我死了以后,你和孩子们苦战十年就好过了。”还告诉他爱人说:“我死了,你到哪儿去?到你娘家(定县城)门牌由原23号改为33号了,谁借咱們的钱,公社还有咱们一把铁锹……等”。据其大孩子说:“当他妈出去时,他从房顶棚上取出一包药(经鉴定证实是笨巴比妥粉)放在提包内。”被套内还装有三、四两的一小瓶就,就代上被套要下乡去。到公社可好,马夫已把马放出去了,这时同志们见他喝酒多了,脸红酒味大,精神不振,就劝他下午凉些再去,在公社坐了一会把行李送回家,就到医院要安眠药,杨占林医生给他开了三嗅片,他不要,说不顶事,又给他开了六片安眠药(死后经检查此药未服)。回家他女人不在,抱起二孩子哭了一阵就把从房顶棚拿下的“笨巴比妥粉”放在缸子里喝,此时孩子们和他要水喝,他把碗握上另碗倒水,他女人回来見此情有疑就搶过来问他喝什么药,他说“胃疼药”,他女人尝了一口很苦,没让他喝,他说:“我胃疼喝点药都不行!”结果二次给他,喝了两口就吐上来,并从炕上摔在地下,此时房东徐成荣过去将他抱上炕,并让其儿媳报告公社。有社长楊金魁、办公室秘书张金题,妇联主任乔桂兰等三同志带上医生去抢救,经注社葡萄糖、打强心针,人工呼吸,和县联系,到晚上1020分停止呼吸,经过科学化验其吐出来的药实属服笨巴比妥粉自杀。
自杀原因:根据初步了解王存有严重的资产阶级个人主义发展到自绝于党,自絕于人民,而畏罪叛党自杀。据干部群众揭发检举的主要问题是:(1)貪占便宜。如公社的旧钢精盆子也拿回去用了。前年搞的小秋收,又小又坏的大豆他和七间塔生产队换成好大豆;(2)偷盗行为。据公社干部和供销社干部反映,60年中盘道点上丢款,62年脑包槐点上丢款,头号点上丢款(这三次丢款人家对他都有怀疑),税务所张继孔同志丢款(丢款时他两在一起睡),公社钱献瑞、乔桂兰同志丢款和粮库丢麻袋对他怀疑都很大。还曾开过别人的抽屉,如在大囫囵公社开邰振华的抽屉拿款买了西瓜,后来告诉了本人。到战海公社开王照的抽屉,喝人家的酒、吃干脑灵等;(3)作风不正派。在去年八月份在县参加分配会议时,到电影院碰上在县医院学习的战海公社医院女司药杨淑卿也在看电影,他两坐在前后座位,开演后王即拉摸女方的手,并把自己的手插入女方裤兜。女方看是他立即甩开。其次是今年在头号大队下乡时,教员苟银魁家请他吃饭、喝酒,饭后教员去学校了,他就拉摸教员的爱人,企图不良,人家不干,到大队告发,当时有生产小组长王玉桂、公社民政助理李富、大队书记王海三人,认为他是公社副书记,互相商定,不能乱说,把此事压起来了。以上问题仅是干部、群众的反映和揭发检举,尚需进一步查证,县委已责成县监委协助公社党委继续进一步查证清楚。再是,县委为了加强公社政府工作和党委的工作,在选举时县委批准免去王登荣兼社长(原他兼社长)任专职副书记,由杨金魁任专职社长,他也表现了不满,曾对車道沟大队民兵连长王启山同志说:“咱们多呆会吧!战海我是在不住了”等。
这次公社干部整风,完全是采取和风细雨方法进行的,对任何人并没有任何压力。可是根据王登荣的表观,特别是第一次自杀未死后,公社党委虽作了不少工作,也有所警惕,但政治警惕还是不高的,对干部提高革命警惕性、克服政治麻痹思想的教育还是不够的。如公社医院对麻醉药品控制不严,医生还给他安眠药品;在这次自杀前公社院内打过两枪,死后还从其上衣兜内取出“七九”子弹两发。这是从我们的工作上检查,应作为一次教训来记取。但我们认为,王登荣的自杀是属于畏罪自杀叛党的行为,应开除其党籍。于七月二日已将王埋葬于战海公社脑包槐村。
以上报告,妥否请指示。
中共张北县委
196379
(印)中国共产党张北县委员会


出处:张北县档案馆,1963年中共张北县委办公室“关于检查工作及保卫工作通知、意见、报告”卷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