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7-30

1976.7.19张北县公安局报告侦破天主教反革命复辟案的进展


报告中说有的天主教徒希望“圣教广扬、自由进堂念经”,而这在中共眼中就变成“妄图复辟资本主义和教会来统治人民”,真是可笑。
该报告在指责张北天主教徒传播谣言时提到下面这个例子:“周总理、康生同志逝世,他们说‘XXXXX不信教,不回头,圣母收了,到地狱里了;XXXXX(指领袖和中央领导)回头了,给教办好事,圣母没收’等等。”经查19761113日《张北县革命委员会公安局关于对天主教反革命复辟活动破案请示报告》,原文是说“康生和周总理他们不爱天主,天主把他们收了,叫他们下了地狱,XXX(指领袖)爱天主,天主偿的福分大,活的岁数大”。这个XXX(指领袖)显然是说毛泽东,而和毛同时提到的那位中央领导应该就是江青,因为197610月份江青被抓,所以到11月份时张北县公安局就不再提江青是被污蔑的中央领导了。见http://communistchinadoc.blogspot.com/2014/11/19761113.html 
从报告可以看出,在1974年时战海大队的天主教徒就遭受了一次严厉的镇压,多人被捕入狱。可敬的是,没被抓的人意志更加坚定,更加积极地活动,按照警察的话说就是“这次天主教反革命复辟活动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有组织性”。比如1974年时就被定为“现行反革命分子”但没被抓的南春荣组织了“圣教会”,长远任务就是迎接在狱中受难的“圣人”(应该是“圣徒”)回来,到时更加积极的传教,短期任务就是在“圣人”归来前稳住天主教徒的活动。
~~~~~~~~~~~~~~~~~~~~~~~~~~

张北县革命委员会公安局
关于侦破天主教反革命复辟活动案件的进展情况报告
   
县委、地区公安局:
在伟大的反击右倾翻案风斗争推动下,县委的直接领导下,上级公安机关的具体指导下,我们对天主教反革命复辟活动案,从四月份开始采取集中力量打歼灭战块块吃掉的方式,开展了调查侦察工作。经过三个多月的工作,现已取得很大进展,查清了战海公社战海大队天主教搞反革命复辟活动的全过程,挖出了新的反动组织“圣教会”、“圣母会”各两个,反动会长八名,挖出这次天主教反革命复辟活动骨干分子所谓“宗徒”十二名,“勇兵”二十四名,“圣女”八名,“活圣人”三名,代理神甫一名。这是一起有计划、有组织、有纲领、有目的的反革命复辟活动案。
战海大队有二百八十八户,一千二百七十六口人,七个生产队七个自然村;有天主教徒九十四户,三百九十口人,仅占全队百分之三十;但是由于他们集中地居住在谢家湾、杨树湾、哈拉沟、西小底四个小自然村,如谢家湾二十七户,二百三十八口人,就有二十六户,一百三十四口人是天主教,占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由于居住分散不便大队管理,而天主教徒集中,却便于他们搞反革命复辟活动。这次天主教反革命复辟活动就是以杨树湾、谢家湾为中心,以南春荣、谢景章为首,涉及到水泉洼、小三眼井和张北牧场而搞起来的。战海大队有百分之五十多的教徒户参与了天主教反革命复辟活动。
一、这次天主教反革命复辟活动的主要罪恶有:
1、制定和传播反革命政治谣言,攻击无产阶级司令部。
天主教搞反革命复辟活动的过程,自始至终都在制造和传播反革命政治谣言,这是天主教搞反革命破坏的主要手段。在去年底,今年初战海大队就从崇礼县传来很多谣言,十一号的胡志莲到战海说:“赶快祈求吧,祈求得XXX信了教,就圣教广扬了,不信教的都信了教就自由进堂念经”。战海大队哈拉沟村戴帽现行反革命分子南春荣造谣说“我家柜上放的毛主席瓷像放光了,圣教广扬呀”,恶毒攻击和诬蔑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徒们还传播说:“毛主席和苏联谈判哩,谈好了就圣教广扬,谈不好就打仗;打起仗来信教的升天堂,不好好信教的就下地狱”。我们敬爱的周总理、康生同志逝世,他们说“XXXXX不信教,不回头,圣母收了,到地狱里了;XXXXX(指领袖和中央领导)回头了,给教办好事,圣母没收 (录入者按:前一对XXXXX是周恩来、康生,后一个XXX是毛泽东,后一个XX推测为江青)等等。通过散布种种政治谣言妄图达到他们复辟资本主义和教会统治人民的目的。
2、成立反动组织,妄图搞反革命暴乱活动。
这次天主教反革命复辟活动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有组织性。杨树湾以现行反革命分子南春荣为首,组织了“圣教会”,谢家湾以谢景章为首组织了“圣教会”,谢景章还出任代理神甫。圣教会当前的任务是组织广大教徒念经,管理教会业务,圣教会设有正付会长和管账人员。圣教会的长远任务是迎接受难“圣人”(被我劳改的反革命)回来传教,圣教广扬后管理教堂。他们以“圣教会”成员为核心,大搞反革命复辟活动。“圣母会”也设有正付会长,主要是和我争夺妇女,他们认为“圣教广扬以前,年轻妇女没人收留,成立圣母会组织他们念经、信教”;“宗徒”,是为保护天主教的堂;“勇兵”是为保护“受难的圣人”;“圣女”,是为广扬后培养修女,帮助受难的圣人传教。这些人大部分是被杀子女、地富子女和劳改犯家属,是—伙乌七八糟的大杂会,就是这—伙计划盖教堂并选好了地址,准备成立婴孩院,把教堂的地收回去,他们想的、说的、做的,都是复辟,把历史拉向倒退。七四年因搞天主教反革命复辟活动而戴帽的南春荣,因不老实大队对其进行过多次批斗,南不仅拒绝接受,而且在今年初组织反革命闹事活动。曾向其反动骨干布置,如果再开批斗会,批斗我时,群众呼“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的口号时,我们就呼“圣教广扬万岁”,南自称“南若望圣人”,是“受难的圣人”,再开批斗会让“勇兵”保护他。他们还布置,“眼看圣教广扬呀”、迎接“受难的圣人”任海、李志光(被我判刑劳改)要敲锣打鼓,高呼“圣教广扬万岁”的口号,排上队去迎接,圣女要献花,“勇兵”要保护,带领教徒去迎接等等。妄图煽动闹事,搞反革命暴乱活动。
3、以“活圣人”欺骗群众,煽动宗教复辟活动。
今年初,反动骨干教徒兰秀莲制造显现,说梦见上了天堂,到了地狱,但她自觉知道天主教所谓道理少,不敢自称“圣人”,谢景章知此事后,即指示兰说,“只要你说天堂、地狱、灵魂是真的就行,道理懂得不多不要紧,有我们哩”。根据谢的旨意,兰散布谣言,煽动群众,谢也为之吹捧,很快兰秀莲是“活圣人”就传开了。后来反动骨干教徒薛秀珍也制造显现,南春荣、谢景章等也为之吹捧,战海三个活圣人至此远近闻名,在这三个活圣人的煽动下,谢家湾在谢景章、谢景兰等人,哈拉沟在南春荣、谢景祥等人的组织下,经常集体通功、拜苦路、代洗,特别严重的是南春荣竟把张市知识青年马文如发展为天主教徒。代理神甫谢景章还不断地给人们办圣功、领圣体、搞婚配,天主教宗教复辟活动得到全面复辟。
4、耍两面派手法,篡夺基层政权。
在天主教集居的村队,天主教内反革命大耍两面派手法,篡夺基层政权,这是非常危险的。战海大队的谢家湾生产队,队长谢世礼、会计康世贵、保管员兼治保委员张进宝,都是这次天主教反革命复辟活动的骨干“圣教会”成员,张进宝还是“圣教会”的付会长。他们大耍两面派手法。张进宝即公开讲,我睁着一只眼为天主教办事,瞎了的这只眼为共产党办事。每当县、社和大队干部到该村,他们都及时地把情况向天主教内搞反革命复辟获得人进行汇报,明对我干部接待,实则进行监督,掩盖了天主教反革命复辟活动,欺骗了政府,这个生产队的政权就这样悄悄地被天主教篡夺了
总之,天主教搞反革命复辟活动的目的就是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妄图以宗教统治人民。这是革命人民绝对不能允许的。
二、这次搞复辟活动的主要成员:
1、南春荣、男、现年五十七岁、富农成份、戴现行反革命分子帽子。在这次天主教反革命复辟活动中自称圣人,在哈拉沟组织“圣教会”并任会长,煽动群众,妄图变天,是首犯分子之一。
2、谢景祥、男、三十九岁、地主子弟,是南春荣的主要帮凶,是哈拉沟组织的“圣教会”付会长。
3、谢秀峰、男、三十四岁、被杀子弟、富农出身,是哈拉沟“圣教会”管帐的,这次活动的主要骨干。
4、芦会英、女,二十七岁,是哈拉沟“圣母会”会长,这次活动的主要骨干。
5、常翠花、女、三十九岁、贫农、是被杀子弟谢秀峰的女人,是圣母会付会长,活动骨干。
6、谢景章、男、六十一岁、中农、过去曾跟过外国神甫,这次活动中是谢家湾“圣教会”会长,代理神甫,是首犯之一。
7、张进宝、男、五十六岁、贫农、是我生产队保管员兼治保委员,是天主教“圣教会”付会长,是活动骨干。
8、谢景兰、女、四十岁、地主子弟、是劳改犯任海母亲,是谢家湾“圣母会”会长,活动骨干。
9、兰秀枝、女、五十五岁、中农,是谢家湾“圣母会”会长,活动骨干。
10、薛秀珍、女、二十七岁、贫农,是活动骨干,所谓“活圣人”。
11、兰秀莲、女、三十岁。其夫周龙是富农子弟,是活动骨干,所谓“活圣人”。
12、武秀平、女、二十六岁。是劳改犯任海女人,活动骨干,所谓“活圣人”。
三、下步意见
通过在战海大队侦破天主教反革命复辟活动案件,我们发现战海公社小三眼井大队的天主教也有活动,据反映有三个“活圣人”,兰进魁就是“活圣人”之一;为此,我们一方面对战海大队的工作进行总结,观察,一方面对小三眼井的天主教复辟活动进行侦破工作。在战海公社天主教复辟活动查清后,再开展其他公社的工作。
妥否,请批示。

一九七六年七月十九日


出处:张北县档案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