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7-18

吕彬:710案件及声援状况评析

一、案件情况概览和走向

据维权律师关注组的统计,从7月9日到7月16日19:00,至少215名律师/律所人员/人权捍卫者被刑拘/带走/失联/约谈/传唤/短期限制人身自由,其中11人被刑拘/监视居住(即秘密拘押),14人遭强迫失踪。按照人民日报和新华社《公安部揭开“维权”事件黑幕》的指控,周世锋、刘四新、黄力群、王宇、王全璋、包龙军均列在重大刑事犯罪团伙的关键人物之列,应该都在公安部想要判刑之列。而李和平、戈平、隋木青、姜建军、谢阳等被刑拘或失踪的人并非该“团伙”人物,与他们相关的维权人士也遭大量强制约谈,似乎公安部在扫荡锋锐所之外,还试图把李和平律师作为一个重点突击案件,其他人士是否会做出专案以致于审判,还不好判断。扫荡李和平律师办公室和洗冤网办公室疑与境外资金、NGO活动有关。

二、声援状况

据统计,从7月9日到7月16日19:00,关于扫荡维权人士事件,至少已经有95篇评论及自述传唤经历文章公开发布;国内声援活动包括律师界声明、公民联署、成立义辩律师服务团、与官煤展开辩论倡议等;国际声援活动包括:国际特赦组织声明、维权律师关注组声明、支联会游行、洛杉矶和旧金山等城市抗议活动、人道中国捐款倡议、台法政界记者会、美国国会议员和国务院多次声明、欧盟声明、英國律師公會声明、加拿大政府声明、香港选举委员会法律界代表联署、多名联合国人权专家声明等。

三、710事件地位

据一些维权者根据自身亲历介绍,用第一次、最严重等词来定位710扫荡维权律师事件的打压烈度并不合适,就近十年而言,2006年全国联动绝食抗议等大规模打压、2011年“茉莉花革命”的严峻程度也类似,而十年前则有82严打、89民运、98组党运动等。以上的对比也表明,710事件并非78年后历史上最坏的时刻,但也已经快到极致,体现了新极权和49后极权的一贯姿势。

四、声援情况评析

710事件事发后,没有救援,只有声援。与以往相比,国内的声援活动没有现场围观,没有律师不断控告和要求会见,没有律师团组建,没有大量签名,显然是在高压自下,自保不暇,不敢声援;国际声援力度也并不如意,与女权五姐妹案相比还差了很多,没有政要接连发声,没有大批组织的抗议活动,都还仅仅是口头声明。面对事件的继续恶化和扩大化,我们呼吁国际社会,更多律师团体、人权团体、学者、官员出面发声,与中共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