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7-01

袁宗平:应该让全国人民群众说了算!



以判处周永康无期徒刑为标志,2015年上半年反腐斗争取得了重大进展。周永康是自审判“四人帮”以后被判处的级别最高的干部,给人以深刻教训。同时,也彰显我国全面依法治国、依法执政、从严治党、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依法惩治腐败、绝不容许出现超越法律党纪的特殊党员干部、确保权力只能为人民谋利益、维护公平正义的事业正在稳步推进。人民群众对此观察得非常清楚:这是18大以来,以习近平总书记带领全党全国人民坚持惩治腐败的,在最高层级上的阶段性成果,并将暂告一个段落。

人民群众同时感到十分痛心,“常委级”、军委副主席级别的“老虎”就在最高层面上如此放任,为什么才不过20-30年的时间,就“养虎为患”?现在有点儿明白了,他们是“双面人”!周永康在中央前七次“信访工作会议”上代表中央的表态都还算不错,但实质上,背地里干的是利用国家机器,暴力维稳,打压维权访民的卑劣勾当,正是周永康激化了矛盾,破坏了社会稳定!

作为上海维权上访人,几年来领教了公安打压访民的各种手段,至于公安与信访系统的结合,完全是公安把整个上访视作维稳对象的结果,是完全违背中央精神和政策的。在全国范围内,上海地区出现赴京上访最早,相对人数最多,坚持下来的时间最长,上海将访民非法警告、投入监狱“拘留”、劳教、甚至判刑也最多。所以上海在执行周永康的维稳路线方针打压访民中表现最为积极,再加上事后法院不立案予以配合,又变成了“涉法涉诉”上访问题,长此以往,访民受难也最深重。当初,徐才厚被揪出以后,习近平总书记在古田会议上提出过:“肃清徐才厚的恶劣影响。”看来,肃清周永康在政法系统中的恶劣影响,以及适当的政策调整必将成为今后一段时期的重大任务。其实,现在也是上海有关方面与周永康划清界限,即把打压访民的责任归结到周永康身上,寻求脱身、切割的最佳时刻,主动向受过苦难的访民道歉,求得访民“谅解”的最佳时刻。但是估计上海方面不会有这样的态度和认错的勇气。

现在“信访条例”颁布已经十年,周永康的十年高压维稳,也没能阻止和平息上访,反而使得赴京的浪潮一波又一波。自从20145月,国家信访局决定不接待“越级上访”这个模糊概念以来,上海方面与访民之间的对峙并没有丝毫消融的迹象。其实这对对峙的双方都是一个考验。对访民的考验和必要的反思是:我们维权案例本身究竟有没有错?我们逐级上访有没有错?我们有没有足够的自信心和忍耐力?我们对习总书记依法治国、惩治腐败还能不能保持坚决的支持和信任?答案是:我们追求真理追求真相,追求作为一个公民和一个知识分子和曾经是一个军人应有的尊严,追求合理合法的权益,这绝没有错!同时我们还为此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和付出了昂贵的代价!这都是值得的,因为这是在为社会主义民主法制建设而奋斗!对上海官方的考验是:上海当局是否真心接受和解决由国家信访局转回的“越级上访”?是否真心与周永康划清界限?是否还想继续当“两面人”、“骑墙派”?上海当局是否真心做改革的“促进派”?是否真心在惩治腐败,还是消极敷衍?上海涉及维权上访案例的党政干部还需接受道德、社会良知的拷问,你们的党性何在?良心何在?诚信何在?你们做人的底线何在?

对于双方考验,其结果如何?不能只看表态,而要看实际行动。但最终要由人民群众说了算。对我们访民单靠专政工具打压,不让访民群众发声,那不是要让我们党和人民群众成为对立面吗?所以我们首先要实现机会平等、司法公正、社会正义。上海方面难道还想讳疾忌医吗?中央都在支持人民群众帮助党内一些官僚照照镜子,洗洗澡的。我们的党纪国法也是准备给他们动动手术治治病的。那些对人民群众整天扣帽子,论棒子的人,他们自己应该先去照照镜子,看自己是不是沾染了腐败病毒。应该让人民群众有最大的发言权。违背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就不是真正的改革。人民群众不满的所谓改革举措就要叫停,人民群众期盼的改革举措就要尽快制定和推行、落实到位。不要对人民群众乱扣帽子,那些理性批评改革的群众,他们是真正爱国的,是希望我们党健康发展的、是希望国家富强稳定的。维权是维稳的基础,维稳的实质是维权,而这些都需要相关的改革政策和法制保障。但是现在还丝毫看不到上海有关方面有什么变化和积极的举措,这也难怪,问题太多,积重难返了。

其实,改也难。今年元旦前夜,上海发生外滩踩踏事件,人民群众对市委意见很大。在上海两会期间,上海放出消息称,要再次“研究”给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发“老年交通卡”以优待老人出行。其意图很清楚,化解和转移人民群众对外滩事件问责的不满。但是几个月风头一过去,这项“研究”也无声无息了。人民群众又被着实忽悠和耍弄了一回。这并不奇怪,人民群众看的很清楚,自从18大以后,反腐斗争的展开,“密切联系群众”教育进行,反对“四风”,党内“八项规定”,吃喝风是制止了,法官们也不会去嫖了。20几年来,上海的干部们已经百炼成“精”了。谁也不会像若干年前市委宣传部长潘维明,在外地出差期间嫖娼被抓而被撤销职务。至于吃喝,那就忍一忍。现在,干脆,来一个“软磨硬抗”,多做多错,不做不错,不干了总可以吧,“老年交通卡”的再研究搁浅就是明证。这就是目前上海党政干部的精神状态,这就是“行政不作为”,懒政!所以不必奢望上海有关方面会在短期内解决信访问题,没门!

对峙的双方都在观察、分析、研究对方,尤其是政府方面,我们的一举一动都被严密监控着,拦卡堵截,什么花招都使用过。这正考验我们的承受力。有一点,我想说的是,请不要低估我们的忍耐力、记忆力、吃苦耐劳的精神、对依法治国、对党的政策的理解力,以及思辨能力。就我的上访案为例,上海市委宣传部、世纪出版集团不诚实,明明知道1998年我就评聘为副研究员,明明知道1998年我没有分到房是由于199871日那封“妨碍稳定,挑拨关系”的公开信,2012年却还向国家信访局打虚假报告:关于1998年袁宗平同志分房情况汇报,抹杀当时因为涉及政治原因而导致我现在连初级职称的住房标准都未达到。明明知道20014月和9月,新闻出版局党委书记钟修身同志做我的思想工作,委派陆龙根同志从中协调过,取得了进展。世纪出版集团竟然还矢口否认,这些事实我都向各级领导书面汇报过,包括陈铁迪、王力平、罗世谦、龚学平、姜斯宪、陈良宇、沈红光等等,还有中央的吴邦国、贺国强、李源潮。市委宣传部、世纪出版集团完全可以去核查,起码可以从领导机关电脑里人民群众来信来访纪录中查到这些信件踪迹。世纪出版集团竟然现在耍起了无赖,真是咄咄怪事,世纪出版集团怎么堕落到这般田地呢。

党的18大召开到现在已经三年,你上海市委市政府解决一下上访问题,给习总书记做点实事,为中央分忧,为百姓解愁,那怕是做做样子,为“三年收拾人心”添砖加瓦,可惜上海方面仍然无动于衷。按照上海话说,那就是“上海领导一点都‘拎不清’”。是啊,上海各级领导也许陷的太深了吧。

最近,注意到了一条信息:国家信访局联合国土资源部、住建部组成督查组带着46个带有普遍性的典型案例到全国六个省市督查信访处理的全过程,上海就在其中。我本能地感觉这是在运用密切联系群众、下基层调查研究、“解剖麻雀”、为解决矛盾,分析问题,以取得第一手资料,获得事实真相,从中取得经验。这种形式是非常可取的。为某一类别带有普遍性的上访案例起了一个由地方依法、依规、依政策、严格依信访程序合理妥善解决问题的好头。但愿这种督查解决问题的形式试点坚持下去,能为发现更多的问题,能解决更多问题,提供更多可复制可扎实推广的先例

既然国家信访局可以联合国土资源部、住建部组成督查组,那么国家信访局也完全可以与中央其他部委,如中央统战部、中央组织部的信访部门组成督查组督查涉及这些部门的信访问题。以我为例,20118月,我曾向中央统战部建议过,请统战部介入信访问题的解决,有利于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化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国家信访局也可以与人大信访处、最高法、最高检组成督查组,到各地督查为什么有那么多涉法涉诉信访问题,其症结何处。国家信访局也可以与中纪委信访接待处联合组成督查组,督查几年来,国家信访局和中纪委转下去的信访案例为什么下面总是拖延推诿。总之国家信访局有能力有责任协调中央各部,形成督查合力,敦促地方各领域、各部门、各级政府、基层各企事业单位关注和重视自身问题。真正做到“自家的孩子自家抱”,真正负起责任,真正依法、依规、依政策、严格依信访程序合理妥善解决问题。

我看好督查组这种形式,就如同我看好中央巡视组这种机制,再结合密切联系群众、调查研究、认真学习理论、加上反腐斗争、批评和自我批评、重建精神信仰支柱、恢复文化传统。当然这需要时间和耐心。几年前,当时国家经济、政治、社会各方面问题很多,上访问题一时还不是总书记要抓的头等大事,所以我就说过,要给习近平总书记以时间。三年了,我们看出点眉目了。我想情况会好起来的。

总之,我们有充分的信心,有足够的耐心。现在不会像以前那样了,我说过“你不把人民群众当回事,人民群众也不把你当回事!”“民心就是江山,失去民心就是失去江山!”今后,政府工作怎么样,改革得怎么样,信访工作做得怎么样,干部素质怎么样等等,必然得由人民群众来评价,应该让全国人民群众说了算。

终将有那么一天,会让全国人民群众说了算!


民盟盟员 副研究员 袁宗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