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7-08

湖北省保康县黄堡镇三管石村贪污受贿一事

尊敬的领导:

我们是三管石村村民,值此全国上下反腐之际,特来信检举村支部书记违法乱纪、贪污受贿一事。 虽任三管石村支部书记,但却常住保康县城,村具体工作均由其发号施令,具体落实却是其余村干部,其自任村支部书记以来,在县城买一套价值4万元的楼房,在本村修盖一栋二层楼的房子,包括家具价值20万元,供一大学生,并在长春给儿子买楼房,10万元现金嫁女。2012年5000元买二手汽车,2013年又新买帝豪车8万元,经常参与豪赌,出手阔绰,抽最普通的烟是黄鹤楼,但其本人并无任何家庭产业,仅有一个小卖部,还不收购农副产品,且小卖部还是由夫妻关系并不和睦的妻子全权经营,种种迹象表明,收入与支出极不相符,其财产来源不明,大家有目共睹。 其敛财手段花样百出,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由于取证难的问题,只就我们知根知底的问题做些检举。

1、 贪污惠农涉农资金,倒卖涉农助农物资。比如说,国家安全饮用水工程,买的是劣质水管,还被倒卖,弄虚作假,骗取套取国家钱财,国家扶持的袋料生产机械被卖掉或送人情,政府2014年发放助农物资化肥500包,其交由燕长山(现任吴家岭村支书)和王停代销,并未发放到农户手中,把村核桃树苗倒卖给生意人柳发坤,从中谋取暴利。

2、 利用职务之便,给非法外来人口落户三管石村,从中谋取暴利,村卫生室也有登记。比如,其外甥女邹秋月本属计划外生育,在政府某些领导的庇护下,躲在他家分娩后,落户在三管石村,其余如杨心武、范心明、殷自涛,这些均有据可查,而村民搬迁、转户口、上户口却百般刁难,明目张胆索贿。
3、 克扣农户危房改造及灾后重建款,打着“为民代理”的幌子,把钱拿到手后,向农户索贿,比如农户是3000元的补助款,他要求农户足额写下领条后,只给农户2000元不等,否则不给农户补助款。梁体军、徐光华是受害者,梁体军曾给巡视组杜雄飞打过电话。有的要求农户送200斤核桃,没有核桃的话,每户交800元现金,此类事情不胜枚举,取证并不难,至少这类补助款,都不是农户直接在民政部门领取的,都是他代领的。
4、 村硬化公路养护,国家拨付的费用被侵吞后,而工程却是五保户、低保户等弱势群体完成的。
5、 国家自有《兵役法》后,青年参军保家卫国,本身法律赋予的责任和义务,作为村支部书记,本应该负责组织,完成征兵工作,但他却从中作梗,以当兵家属有实际困难的不落实低保等优惠政策等作为要挟,收取好处费,比如章振兵儿子参军,收取5000元(章振兵因矿难已逝,其妻子陈光娥是知情人)。

6、 私刻农户私章,冒领、盗领死亡绝户的退耕还林款,粮食直补,有的根本未耕种,他却享受了粮补(如王清亮、李立贵、吴居丙等)。比如张三、张四本为一家人,张三为户主,而他私刻张三、张四私章,给张四另立户头,冒领退耕款,这些财政所均有据可查。另外,税费改革后,退还农户的税款也被其侵吞,此事应从财政所主管这项工作的伍言明处彻查。至于冒领退耕款一事,当时汪兆洪亲自在时任镇纪检书记,在吴吉祥处检举过,而当时其本人还是预备党员,在吴吉祥的庇护下,此事至今悬而未决,却顺利入党,致使其本人肆无忌惮,变本加厉,贪欲之心愈发膨胀。

7、 拍卖集体山林(严格说,拍卖不在本村常住,但户口在本村村民的山,比如王秀友山林),在拍卖之前买卖双方对山林边界都不清楚,而拍卖后又退还外地老板几十万元(其中绝对有金钱交易)。附:户口在本村但长期在外及搬迁户原始山林面积表。

8、 在落实农村低保问题上,以权谋私,享受低保的都是人情保、关系保。

9、 要求彻查其山林承包面积和退耕还林、粮食直补面积,其原承包山林总面积只有7.5亩,而且其山林及土地由于他的房屋卖给罗礼兵,已经流转给罗礼兵,严格说其本人一无山林,二无土地。

10、 强烈要求彻查三管石村退耕还林及粮食直补款,驻村工作队拨付的物资及款项的来龙去脉。挥反腐利剑,为民除害

以上情况句句属实,在此泣血上诉,请求领导及时调查落实,还老百姓一个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