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7-25

渝众盼望包青天

我名徐红梅,女,45岁,汉族,农民,重庆市石柱县人,住西陀镇太平桥村 徐家沟组,身号码513521197012313420。 事经2009年政府宣称移民生态工业园区项目征收,占地为6700亩,拆迁为 1600户,人口界定为6000余人,但实无法定征收批文以及拆迁手续,故致时离近 六年之久,土地一遍荒芜,安置房还未修毕,社会生活无保障。为此民无自住之 地,生活以向政府乞求讨要度日,民愤极大,对社会影响恶劣。在拆迁补偿中、 滥用职权、弄虚作假、官商勾结,权钱交易,以亲戚关系人情受贿,骗取上级赔 偿,从中牟取暴利,其事实如下: A:西陀镇政府财政所所长刘光荣的表妹谭琴,原在竹景村刘家林组搞了一 个养鸡场。用网线做的围墙,整个鸡场是一个简易的火砖棚房。

房顶盖的是水泥 玻纤瓦大约有60?左右饲养大鸡贰叁佰只。政府就赔偿了327万元整。 另玉石村大桥组金玉珠的养猪场,约六七十头大、中、小猪,都以壹万元钱一头的 价格给予赔偿。 8:本镇太平村预制厂罗志华(亲戚在县委当官),移民办给该预制厂赔偿了 80万元,工业园征地拆迁时,又再次给他赔偿了80万元。还有本村胡以卯,众所 周知,他家住宅只有九十几个平方,另加加工厂(原生产队面房)约六十几个平 方,政府给他赔偿了贰佰贰拾几万元,并给他修建了四问多层楼的砖房。 c:本村本组胡以良是政府官员朱太忠的姑爷,全村皆知,胡以良买本组的 保管室,只有一问有楼,其余几间无楼,都是按有楼(1200元/?给予赔偿,杨 元瑞的院坝,胡以虎、胡以孝、胡贵祥、胡以绍、胡以生均为垮房地基,都是按 房屋价(1200元/IIl2)钱给予赔偿的。

 D:太平村胡家坝有三人抓住政府官员把柄,给同组户作假,无楼层变为有 楼层的补偿事实,为了隐蔽,最后冉书记把其中胡某多开了200平方米(1080元/ m~71-补),其中江某由镇长谭春林多开了100平方米(1080元/?计补),另一胡某 享受了240平方米(1080元/?补),三户共计50多万元,同时冉头还把同村大 徐家组谭某做手脚(是谭对罗素成讲的,没暴露数目),主管镇长高亚平把玉石村 大桥组罗某三间五楼加为六楼,每层是i86平方米,(砖混结构,1200元/IIl2计补)。 高把玉石村大桥组罗某房屋垮塌地基本应100元/?计补,变以400元/?计补 办事员朱生文把大桥组彭某偏旁一间(土房)无楼变为有楼,并把另外三间木房 共四间,本是1080元/?计补,然而以砖混房1200元/时计补,主管实施人朱太 东把大桥组罗某三间土房无楼变为有楼,其中与罗索成家房屋相连一间,本应24 平方米,变为59平方米获补。朱太东把罗素成相邻户王某两间土房无楼变成有楼,本82平方米,变成166平方米获补。此类似作假频频甚多,致所说经济流失过亿就在其中,作假就是得利的来源(注明:里面土、木同价)。 E、在补偿有手续安砌地基中罗应忠是老板,社交广,有手续安砌地基两问,面积为100平方米左右,补偿15万元,玉石村黄龙组胡北林有手续安砌地基两间,补偿95000元(舅子是老板帮活动)。玉石村张家坝组组长周诗伦有两间安砌地基以870元/?计补,大桥组任银华有安砌地基两问,面积56平方米,先后共补偿 60500元,其余有类似安砌地基以100元/?计补,另加每间牌面补助费16000元从里面相对比,后者870元/?,中间为1100元/?计补,前者1400元一1500元/ 1112,再后者为400元/?。清问差距多大,里面是否讲人情?公不公平?(牌面补助是指公路边地基而言)

F:在补偿未安砌地基中,而且即无使用权证,玉石村张家坝组刘亚到大桥组买茅地基98平方米,解决一套低价房120平方米,本应1200元购置1平方米,现按低价660元购置1平方米(从中98平方米获补90400元)。大桥组任学顺女儿有茅地基70多平方米,经过打架斗争,获补85000元。玉石村张家坝缉任伯祥大儿媳,在政府官员高面前,凭口说有茅地基,既未出示任何证据、又未见到事实,光问买成多少钱,答买成4000元,高说给你5000元,然后就开据(当时罗索成在场),经罗素成查证,实属虚假。(玉石村、大桥组罗素成:18723996887) G:中国国际大塘石柱火电厂(中央企业)比西沱工业园先征地二年,火电厂的征地费是128000元/亩(政府只给村民75000元/亩,而工业园后征地才8000 元/亩,况且村民只得20%)。 H:西沱工业园是2009年开始拆迁,镇政府与村民签订的是2013年12月 30日以前还房,现在是2015年还未归还村民住房,镇政府是否违约?村民是否依法要求西沱镇府给予赔偿并因此事而造成的一切损失。


雪华一人做主,捏造或找人作伪证乱回复结案。政府官员怕工园区的一些违纪违法问题被揭穿,就派人看守上访者(每人每天100元钱的工资),控制他人人身自由,他们每上访北京一次,接回来就非法拘留一次(如谭华英因园区之事,却被非法拘留了10次)于今年三月十八日,西沱镇政府领导将县信访,县公、检、法三机关的领导(副局长)请到石二中召开上访会议,不准越级上访(基层压案不查处),若谁敢上访,就抓起来,并封锁本区域内的所有网站,真是群众所云:石柱土家全是山,十个当官九个贪,平民疾苦他不管,欺压民众毒手段,如若有人要反映,又被毒打又被关。 J:西沱镇政府对农民的还住房问题:政府领导采用了不给长安集团一分钱,将拆迁的1600余户的还房楼层负责全部修好,再由政府划给长安集团一块地盘建厂,试问:这笔还房资金到哪里去了?镇政府与恒宾集翻强行以低价征用农民土地,现又与长安集团用这种方式做交易,这是否叫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真是群众所言,中央政策好,地方就乱搞,村骗镇,镇骗县,一骗骗到国务院。西沱工业园共占良田良地6700余亩,拆迁1600余户,迁走7200余人,(三村十二组) 到目前为止,还是2013年据村干部说,是县委找三峡常委借了壹个亿,给16岁以下的发了26000元(生产安置费,买断终身),60岁以上的,每月借500元做生活费,16岁以上至60岁以下的就不管了,群众光靠20%的征地补偿度日到至今,今年6月28日,工业园区的一位双目失明的六旬老人任正志(玉石村大桥组),因生活费问题到镇政府书记办公室睡着不走。有的老人抓住镇书记的手,有的将镇书记的脚拖住,有的老人跪在镇政府办公室含泪对镇书记说:“去年每月还借伍佰元的生活费,现在已有半年之久了,一分钱的生活费都不给,我们要吃饭……,今天不给个说法,我们是不会离开的”。

此类事件,天天发生。西沱镇政府干部真正做NT中央有政策,下面有对策,台上一套,台下一套,有权有关系的一套,无权无关系的又是一套,说一套,做一套,人前说人话,人后说鬼话的真实写照,真叫耐人寻味,发人深恩。 综上所述,西沱镇镇政府领导丧失了民心,明知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是毛泽东主席及老一辈革命者用一枪一炮打来的,分给了农民,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然而却被西沱镇镇政府这帮强盗、土匪与恒宾集团强行低价征用,而变向高价出售给长安集团,搞得民不聊生,苦不堪言,这与解放前的国民党帮老二有何二样。为了7200余人的存亡,望市委及中央能引起足够的高度重视,必须以大局为重,为了提升巩固党的执政地位,加强党的执政能力,依法维护群众合法权益,努力构成和谐社会,维护社会稳定,保证西沱工业园群众原有生活水平不降低,长远生计有保障,为此,工业园的全体群众强烈要求中央人民政府和中纪委,通过党的群众路线和三严三实的实践教育学习,应以党要还党,从严治党对待,维护社会公平正义。

3致徐红梅

(联系电话:15502395672) 2015年7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