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7-05

女权五姐妹案:警方拒绝律师撤案意见,妇女团体呼吁致信联合国

女权五姐妹仍被“犯罪嫌疑人”,律师致信警方要求撤案遭推诿
香港女权团体发出全球呼吁:致信联合国
75

近日,“女权五姐妹” 的辩护律师葛文秀致电北京海淀区公安分局,询问警方对五月份提交的要求撤案的《法律意见书》的回应,致电过程遭遇诸多推诿,警方人员表示撤案要等到“取保候审”结束,而距离五姐妹取保候审结束还有长达9个月的时间。 
        办案人表示并未收到法律意见书
        5月下旬,女权五姐妹案的七位代理律师向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提交了针对该案的《法律意见书》,呼吁海淀分局撤销该案,撤销五名当事人“犯罪嫌疑人”身份,结束女权五姐妹的取保候审,并恢复当事人的名誉和自由。
        在《法律意见书》中,律师们指出,警方调查的三个主要活动三七贴纸反性骚扰占领男厕所染血的新娘都不构成犯罪,但在海淀区检察院已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后,警方某些人仍不知悔悟,仍妄图通过取保候审的方式继续恶意限制女权五姐妹的人身自由。
        半个月后,律师们致电询问警方意见,办案警方态度冷淡,并且存在推诿职责和拒绝回复的行为。
        6月9日,代理律师葛文秀致电当事人韦婷婷的经办人于曦影警官,询问撤案意见书的接收情况。并表示撤案意见书已于5月18日己邮寄到海淀预审大队,并于5月20日由王宇、刘书庆、吕洲宾、葛文秀四位律师在海淀分局当面向值班警察提交 。
        警官于曦影回复称,目前海淀分局并未收到律师所提交的手续和法律意见书,但她愿意就该情况进行查证并向领导汇报,几天后才能给出答复。于警官还表示,此案由不能透露全名的朱警官负责,建议代理人向朱询问有关情况。而此后代理人致电这位朱警官,电话却始终未能接通。      
        预审处警官拒绝给出处理结果
        截至6月26日, 代理律师刘书庆终于拨通了朱警官的电话。在律师再三的追问下,对方表示自己并不对此案负责,并提供了法制科的电话010-82587080。经拨打,该号码显示为不存在。在律师再次联系到朱警官反应了该情况后,对方改口承认已收到信访转给他的要求撤案的法律意见,但说按照内部程序,他不负责此事。
        在律师的再三要求下,朱警官又提供了一位预审负责人的电话号码82587481,并拒绝透露对方姓名。刘书庆律师联系到该“领导”后,对方不肯透露姓名,但表示已收到撤案法律意见书。关于律师对于意见书处理结果的询问,该“领导”语气冷淡地回复说“现在没有,等取保候审一年期满后才有”,但没有解释任何理由,却随即挂断了电话。

        律师意见:拒绝撤案系刑事强制措施
        据此案代理律师王宇分析,女权五姐妹案目前仍然属于警方的“刑事侦查”阶段,但该阶段最初37天的“刑事拘留”期满后,警方提出申请的 “逮捕”这一强制措施没有被检察院批准,于是警方于4月13日被迫释放了五姐妹,却没有撤销这一案件,而“取保候审”的实质是另一种刑事强制措施。这种强制措施距今还有9个月才期满,也就意味着在这段时间内,五姐妹仍被作为“犯罪嫌疑人”对待,仍没有得到真正的自由 。
        香港女权团体发出全球呼吁:致信联合国
        611日,香港新妇女协进会发布公开呼吁和通告邮件,指“中国政府近来持续对国内争取女性权益团体的打压,使妇女权益工作进入寒冬”、“作为关注妇女、性小众、性别平等及劳工权益的团体及个人,务必团结为事件发声及表达我们的关注和忧虑。”该组织提议关注者致信联合国和各国政府,表达三点诉求:促请中国政府立即无条件终止对五位女权行动者的调查及审讯;停止对妇女NGO及女权捍卫者的滋扰及打压;与国内民间团体携手合作推动性别平权。新妇女协进会成立于1984年,系香港活跃的女权倡导团体。
        中国政府将于926日在纽约与联合国合办“全球妇女峰会”以纪念北京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20周年,联合国因此成为女权五姐妹案关注者的问责与倡导对象,路透社曾报道说,联合国妇女署参与了对中国政府的幕后游说,并曾表示欢迎女权五姐妹获释。然而,对联合国还有进一步的期待,即在9月之前敦促中国政府彻底撤销此案,为“全球妇女峰会”及国家主席习近平访美创造祥和氛围。 

    五姐妹辩护律师的《法律意见书》见附件。
    新妇女协进会公开信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