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7-19

河南郑州:年轻弟弟突患尿毒症 美丽姐姐欲“卖身救弟”

【中国网-传媒经济】河南消息 “只要能挽救我弟弟的生命,我愿意嫁给他。只要这位男士,年龄在大我10岁范围内,真心实意对我好。”现在郑州打工的河南周口商水县26岁的女孩顾圆圆,满怀着对弟弟深深的爱,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做出“卖身救弟”的决定,企望社会各界能伸出援助之手,救救身患尿毒症年仅20岁的弟弟。
顾文龙就医的医院
顾圆圆的弟弟叫顾文龙,今年的五月底,他的身体出现了不良症状,头晕、恶心、吃不下去任何东西,吃完就吐,刚开始家里人都以为是胃不舒服,带着他去医院打了几天吊针,经过一个多礼拜的输液、吃药等一系列的治疗却没有任何好转。后来母亲带着他去郑州第一人民医院做了检查,医院诊断为慢性肾衰竭,也就是俗称的尿毒症。
众所周知,肾功能检查中有一个名称叫“肌酐”,正常人肌酐值在44~133umol/L,而顾文龙肌酐值在2295以上。在医生的劝导下采取了“透析”的措施,刚开始前几天连续三天做了两次血透。第一次24个小时,第二次12个小时,后来肌酐降到了600~700多,再后来就是无休止的透析,隔一天透析一次。
进城务工的顾文龙父母,面对巨额医疗费一筹莫展
“如果知道这个病的人,我相信大家都知道透析是很伤身的。要是做个几年以后面临的就是各种并发症:骨质疏松、高血压、糖尿病……可是他才23岁,我跟爸爸都不甘心以后弟弟就只能这样生活了,我多么希望这是医院的误诊。”顾圆圆伤心的说。
于是,他们一起跑了很多家医院,但是结果一样——慢性肾衰竭。现在除了做透析维持着活下来,最好的治疗方式就是做肾移植,可是需要30-40万的手术费。“我们都是普通的农村人,在郑州打工,现在孩子又得了这个病,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顾圆圆父母见到记者时,忧心如焚。

爱心人士捐款
“最近看着爸妈姐姐弟弟,为了我的病整天吃不下睡不着。这么多天下来妈妈一直守在我的病床旁边,爸爸在各个亲戚朋友家里借的钱,也只能维持医院一天2000左右的费用。”懂事的顾文龙十分感激家人的不离不弃。
记者个人捐款1000多元后,又在QQ群“幸福鹏友汇”和朋友圈发起了广泛募捐,微友们共捐献了约5000元,甘肃兰州的合睿律师所合伙人罗娟律师看了记者发的消息后立即汇来1000元,郑州酒水老总徐占辉拿出10箱红酒义卖,《法律与生活》河南站长肖智勇捐了1000元,且打算向其他方面募捐5到6万元。豫爱同行微信群捐款6000多元,顾圆圆的好友们也募捐了1万元左右。
“他的年龄真的还很小,如果以后的人生都靠透析来延续的话真的是太可怜了,在这段治疗的过程当中,弟弟都积极的配合着医生的治疗,我们能感觉的出这个孩子,是多么的渴望生命的延续。”医院的医生护士感慨不已。

姐弟情深
“每次看着弟弟做完各种手术出来后,他都一声不吭忍着痛不说,他是怕我们担心更难过,其实我跟爸妈都很清楚他有多疼。每次看到爸妈那种空荡无助的眼神我的心里真的特别难过,我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帮助他们,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向大家求助,希望各位爱心人士伸出援助之手,帮帮我这一家人度过难关,我代表我的父母、我的弟弟感谢各位爱心人士!”顾圆圆最后流下了感激的泪花。
因换肾资金缺口很大,媒体希望更多爱心人士帮帮这个年轻的生命,联系电话(微信):13057581216.
(记者 朱鹏源
点评:希望中国能早日实行大病免费计划,这样的话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悲剧。其实全民医疗免费通过预算也不过1600亿。假如除出药价的暴利和回扣,还有由于医生的工资跟开药的多少挂钩。全民医疗免费后这些现象将不复存在。除去这些因素后可能根本不需要1600亿,只要领导人少出国访问几次,动辄就捐助他国几百亿美元,或者叫领导嘴下留情,在每年上万亿的三公消费里省下一点。或者少与人民为敌,在每年几千亿超过军费的维稳经费里省下一点也就够了。党国啊,你的为人民服务到底在哪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