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7-20

荣生:记李和平律师

风雨如晦,万马齐喑,和平律师,原谅我化名写信给你。和平律师的性格正如他的名字,和平、温和、有情有义。作为维权运动历史的见证人,他会有很多宝贵的经验来给别人,具体而生动。

作为第一代维权律师,他经受太多的打压限制,现在所在的律所也到处阻拦他,所以近年来直接代理案件少了,但他并未因此停止脚步,我们依然看到他在各个案件中活跃,时不时的听到大伙谈起他的名字。

和平律师是一个基督徒,他和平的性格或许与此有关,国宝常常找他约谈,他也并不恼怒,而是与国宝好好摆事实、讲道理。被抓前两天,大家跟他说要小心,他也丝毫没有恐惧,“去他妈的蛋,爱咋地咋地”,他说。2011年茉莉花大扫荡时,他被秘密关押,受尽酷刑侮辱,这次庆丰大扫荡,又把他当作了重点,依然被消失的无影无踪。一句“去他妈的蛋”,包含了对酷刑法治的无奈和蔑视。

大约也是因为茉莉花酷刑的遭遇,和平律师开始致力于关注推动废除酷刑应对酷刑,他编写了关于酷刑的种种问题的全面的册子,成为这一领域的专家,并推动乐平案等酷刑案件的洗冤工作,这似乎也成为他现在被捕的罪证(屠夫因推动本案的申冤被抓)。不许见律师的这么多天,不知,他是否遭到了酷刑。

和平律师的办公室人来人往,因为他的和善,大家都喜欢到他那里坐坐,也有借宿那里,他的办公室也因此被盯上,一起被盯上的还有伍雷律师的洗冤网办公室。7月10号黑色星期五,两个办公室同时被搜查的底朝天。

义人李和平的被抓,不论是因为参与乐平冤案,还是倡导反酷刑,都只能说明极权对义人吸引力的嫉恨和自卑。

我怀念和平律师的笑容,他的和善,他在大家中间真挚的讲话。极权之下,并无完卵,我们始终依良心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