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7-30

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陈秉中致北戴河会议公开信






 陈秉中在汝州市看望做人流手术感染艾滋病毒上访被捕时既戴手铐又戴黑头套还背拷的马霞和她4岁女儿


河南血祸 祸国殃民 罪不容诛


发生于上世纪90年代的河南血祸已经20年,尽管铁案如山,但因高层法外干预,十八大前不查处,十八后依然故我。更诡异的是,第一和第二责任人不仅谁都不认错,反而节节升迁,其中一位还“带病提拔”当上总理;河南几十万“血浆经济”受害者,病的病,死的死,犹如踩在脚下的草芥和蚂蚁,上访讨说法或拘留或判刑又被倒打一耙。面对在死亡线上苦苦挣扎的万千无辜者的惨境,我曾分别于十八大前后直接向党总书记和中纪委书记实名举报,但都石沉大海。作为有62年党龄和多年从事健康研究的一员,就不可容忍的助纣为虐,有权利和义务向党的决策机构和参与决策的各有关方面以公开信形式举报和投诉。

    不可容忍之一是难以估量的灾难严重性。仅冰山一角的数据,河南艾滋病大流行导致至少三五十万卖血者感染艾滋病毒和至少十万感染者死亡。据我对30多个重灾县上百个艾滋病村的调查,因卖血感染艾滋病毒死亡100—200的艾滋病村随处可见,死亡200—300和300—400的也屡见不鲜,柘城县双庙村死亡600,死亡率高达68%, 30户死绝;河南省死亡300的上蔡县文楼村,最多一天死7人,有5名感染者因病痛难忍绝望中自杀。其受伤害人数之多、境况之惨烈、有案不查时日之长,是当代绝无仅有的公共卫生领域浩劫。

不可容忍之二是以快速致富为诱饵和以牺牲健康为代价的“血浆经济”残忍性。豫东南遍地开花的血站为获取高额回报,采血前不做任何检测,采血后除血浆之外的其它血液成分多人混合后,又分别回输给卖血者,就是这种不做检测和违反常规的回输,导致了严重的交叉感染,令艾滋病毒于李长春1992—1998年执政河南期间大面积扩散;又于李克强1998—2004年执政河南期间因承袭前任隐瞒疫情政策导致艾滋病大流行。对于这种绝非天灾而是地道的人祸本应严肃查处,可是,从十四大以来的党代会和每年的人代会对河南血祸第一和第二责任人不仅没有触动他们一根毫毛,反而呵护有加,竟如加冕有功之臣一样双双晋升为政治局委员后又双双擢升为政治局常委,好像河南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似的弹冠相庆,歌舞升平。

不可容忍之三是河南当政者李长春和李克强隐瞒疫情真相不可告人的卑鄙性。河南省1995年艾滋病毒大面积漫延后,他们为逃避追究,不是首先采取措施控制疫情,反而将最先泣泪报警的王淑平、高耀洁和万延海三位医学专家作为惩处对象进行残酷打击,并被一一撵出国门。还将本应于第一时间公示于众的疫情作为“机密”,以组织纪律形式强制全省各行各业执行,省卫生厅主管艾滋病防治的一位副处长因工作疏忽泄露了“机密”被抓进大牢。正是这种惯性隐瞒,艾滋病毒如脱缰之马在河南省肆意泛滥,成为我国隐瞒疫情时间最长、隐瞒事故责任人级别最高、导致后果最严重的世界最大污血案。

不可容忍之四是对待无辜受害上访者倒打一耙的残酷性。艾滋病毒感染者经过5—8年潜伏期陆续发病和大批死亡的险象发生后,成千上万感染者因得不到及时治疗和死者家属得不到抚恤,潮水般涌向省会郑州和北京上访,可是他们无论走到哪里都吃闭门羹;轻者被截访,“屡教不改”者被拘留,造成“恶劣影响”者则被判刑,大搞刑事化。十八大前判刑3例,十八后判刑5例。被汝州市判刑的那5名上访者逮捕时既戴手铐又戴黑头套还背拷,审讯时坐老虎凳。刑拘期间的4女1男因无法忍受拒绝聘请律师的种种虐待, 4女子两度绝食,另一男子先自杀后绝食。现正在服刑中。

    2014年7月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召开的国际艾滋病大会,针对河南省给无辜感染艾滋病受害者判刑向全球发出强烈反对刑事化的宣言指出:“要对抗艾滋病,没有人应当被定罪或被歧视”。河南省不知哪来的胆子,对此不屑一顾,进入2015年又再施淫威。该省睢县4月11日将一名6岁因病输血感染艾滋病毒同时感染丙肝长大后上访讨说法 的28岁小青年段清云以“寻衅滋事罪”被刑拘。6月11日法院向他发出警告:“审判时如果对上访不认罪,可能第二次收监判刑5年,轻判也得三年,如果认罪态度好可判缓刑”。这一通牒把本无任何过错百分百的受害者吓得魂不附体,“实说实说”还是“违心认罪”呢,令他不知所措发出求救声。此案现处于取保候审期。

    不可容忍之五是延误确诊和治疗导致高死亡率的草菅人命。1995年艾滋病毒爆发流行后,众多感染者因当局未给他们做艾滋病检测只当 “无名热”被误诊误治,大多数2004年才确诊感染。由于确诊太晚和进行治疗太迟的“双延误”,造成本可以活下来的大批感染者过早死亡。更不人道的是,河南省政府因怕疫情外泄,将自费进入河南的武汉和北京两位知名的艾滋病专家桂希恩和张可,以“有损河南形象和招商引资”的恶名被驱逐出河南,令濒临死亡的危重患者因得不到人道救援在迷茫和痛苦中死亡。

不可容忍之六是控制舆论全方位封锁艾滋病大流行信息对知情权的剥夺性。由于河南从上到下层层贯彻封锁疫情的指令和中宣部关于河南艾滋病媒体不得报道的禁令,人们对此知之甚少,特别是在“以血致富”运动中有多少卖血者感染艾滋病毒和有多少感染者死亡的惨烈后果,至今并不为大多数国人所知,当然更无从知晓造成这场人道灾难的主要责任人就是在后台保护下的李长春和李克强。为瞒天过海,2000年第一位冲破阻力报道艾滋病村的记者被河南省委宣传部下令开除。

不可容忍之七是因高层法外干预对河南污血案网开一面不受制裁的特殊性。我国近些年发生的如“河北三鹿毒奶粉案”、“山西矿难”、“上海静安区高层住宅大火”、“7.23温州动车相撞事故”以及“延安8.26 特大交通事故”等公共安全事故,都立案问责,该撤职撤职,该判刑判刑,并给予受难者赔偿,唯独比上述事故都严重的河南血祸案例外,从上到下没有一个人受处分。还有,1980年代法国、加拿大、日本和利比亚等多个国家先后发生的因输污血导致成百上千输血者感染艾滋病毒事件都进行了查处,责任人被判刑,受害者获巨额赔偿。这与河南污血案一不立案、二不问责、三不给予受害者赔偿的做法形成鲜明对照。

    不可容忍之八是中央巡视组蓄意掩盖河南艾滋病黑幕为河南血祸罪魁祸首抬轿子的极不光彩性。中纪委2014年3月派出的中央第八巡视组对河南进行为期两个月的巡视,本应将举世皆知的河南艾滋病大流行作为巡视的焦点,然而因事先定调子划框框却将其被排除在外,将以打虎为重任的中央巡视蜕变为纵虎归山,河南艾滋病大流行主要责任人李长春和李克强就这样在官官相护保护伞下逃脱追究成为漏网之鱼。数十万河南“血浆经济”受害者当听到中央巡视组进驻河南时无不欢呼雀跃:“青天大老爷来了,我们有救了!”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虚幌一着的大骗局。

不仅如此,在中央巡视组进驻河南巡视的两年前,卫生部一位分管艾滋病防治的高官还别有用心地抛出河南艾滋病大流行 “无过错”论,并把对受害者应享有的国家赔偿改为 “无过错补偿"。妄图通过偷天换日手段,将应该追究刑责的河南血祸责任人“金蝉脱壳”,把他们欠下的巨额“血债”一笔勾销而“咸鱼翻身”;也为卫生部隐瞒河南疫情和“双延误”的草菅人命开脱罪责。

    本次连同以往30多次实名举报一样,文责自负,承担法律责任。

衷心期望敢于担当的习总书记力排众议,力挽狂澜,本着“有案必立,有诉必应”原则,将多年未能查处的河南艾滋病泛滥成灾烂尾案,查个水落石出,首先宣布被判刑和刑拘的无罪,让几十万“血浆经济”受害者梦寐以求的“一立案、二问责直至刑责、三给予受害者国家赔偿”的中国梦成为现实,赢得迟到的正义。

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陈秉中

    2015年7月28日
    [email protected]
   附件:
     1、河南污血案20年不查处还倒打一耙太过残忍五问党中央
2、因国际艾滋病日发表“五问党中央”公开信竟遭遇国家卫计委的恶意诋毁和调查
3、有腐必反还是选择性反腐放过李克强—全国人代会继续掩盖河南艾滋病真相致习总书记公开信
     4、打虎还是放虎归山—中央巡视组掩盖河南血祸黑幕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5、法国美国日本污血案的查处与赔偿和中国河南污血案不查处又倒打一耙—就河南血祸三致习总书记公开信
6、—个生机盎然的村庄是怎样衍生为冤魂遍野世界第一艾滋村的—就河南血祸七致习总书记公开信
    7、河南省对“血浆经济”受害者大搞刑事化8名被判刑吁请党中央救救他们—就河南血祸八致习总书记公开信
    8、害苦卖血农民的李长春和李克强不认错还加官进爵乃“强者即正义”—就河南血祸九致习总书记公开信
    9、童年输血染艾滋长大后上访被刑拘签下不再上访保证书才能回家
   10、李克强不认错应辞职—就河南血祸十致习总书记公开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