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7-27

陕西王英强:中国公民致联合国人权办的一封公开信





  尊敬的联合国人权办各位领导,您们好!我叫王英强,今年74岁,家住中国陕西省咸阳市渭城区西北电力建设第四工程公司家属院。

2007年2月,我儿子王小刚因工作被单位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公司同事程文才恶意放狗咬伤,找主管领导要求处理,又被多名干部雇凶打伤,导致精神病,至今生活无法自理。

上访多年,以陕西省公安厅为首的相关各级政府至今坚持违法办案不纠正,并长年对我家实行暴力维稳及非法24小时监控,导致我全家四口人一死二残。陕西省公安厅前厅长王锐及在职副厅长雷鸣放多次开会策划并命令下级执行违法办案、暴力维稳、制造假案件材料及假证据、多次上报虚假材料掩盖案件真相。

执行雷鸣放违法办案方案及暴力维稳命令的陕西省公安厅信访主任夏琛明曾不止一次的向我叫嚣:“狗把你儿子咬了,你找狗去,找我们做什么!”

因为上访,我及我的家人上百次遭暴力维稳官员们殴打、威胁、羞辱;我家半夜几十次遭打砸;家中座机电话线多次被剪断且长年遭监听;长年暴力截访;我多次被辖区咸阳市渭城区渭城街道办的维稳官员们关在宾馆房间内失去人身自由多天;长年雇用多家邻居监控我全家的一举一动并电话汇报;楼前楼后安装多个高科技摄像头,并设立专用的监控室,三班倒、节假日一律不休;我外出上访或正常生活一律被维稳官员强行跟踪和控制;暗中将我身份证设置为高危人员,无法买火车票进京上访……

2015年7月20日上午9点左右,我到陕西省公安厅信访室上访,一直等到下午6点多仍没有任何信访官员接待我。无奈之下,我只好来到离陕西省公安厅约有150米的一个小吃城附近乞讨喊冤,希望能有好心人给我点吃的。

没过多久,陕西省公安厅信访主任夏琛明手下长年殴打访民的恶仆梁保安带着一个小警察出现在我的面前,他们强行将围观群众驱散,要求我跟他们回信访室找夏主任接待。我问他们:“我在信访室整整等了一天也没见任何人来接待我,下班时间夏主任却要接待我,是想拖延时间安排截访吧。”

见我拆穿他们的鬼把戏,梁保安又拿出30元钱给我,要求我立即坐车回家,不要在公安厅附近乞讨喊冤,说对领导影响不好。我拒绝接受他的30元钱和无理要求。

2015年7月22日上午8点多,我再次来到陕西省公安厅信访室上访,仍然没有任何信访官员接待我,无奈之下,我只好来到公安厅大门附近的马路边喊冤,没多久,信访主任夏琛明派来一名姓刘的保安过来将围观群众驱散,并要求我跟他回信访室接谈,进了信访室,信访官员李政委对我说:“夏主任刚刚生病住院了,没上班,你赶紧回去找咸阳市公安局信访处长淡博鹏具体沟通,针对处理你家的案子夏主任已经指定给他了。”

我于2015年6月29日上午曾去咸阳市公安局找过淡博鹏处长。淡博鹏当时对我说“针对你家的案子夏主任说因为时间太久已经无法查清,也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公司的任何干部有犯罪嫌疑,只要你答应不追究任何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并尽快写一份息诉罢访书交给我,我负责转给夏主任,陕西省公安厅可以帮你申请30万生活困难救助。如果你不知道息诉罢访书如何写,我可以叫人帮你起草一份,你照抄一遍交给我也行。”

我不接受淡博鹏的无理要求,当场反驳:“有很多律师都看过我家的案子材料和相关证据,都说证据很全面,一目了然。台湾明星伊能静及北京知名艺术家艾未未等多位名人都曾关注和声援过我,国家公安部和陕西省人大也曾多次督办叫尽快纠正处理,难道他们都没有你们懂法?既然你们没有违法办案,又为啥要对我家实行长年暴力维稳和非法24小时监控?30万元既然是生活困难救助,那就和本案没有任何关系,又为啥要逼我先写息诉罢访?”

淡博鹏:“我只是传达一下夏主任的意见,如果你认为不合适,可以再去找他亲自谈,咸阳市公安局和省公安厅只是业务上下级关系,我们的工资是由咸阳市财政具体发放,和陕西省公安厅没有任何关系,你家的案子具体也不发生在咸阳辖区内,夏主任只是口头要求我跟你家谈处理意见,并没有把银行卡或现金交给我,我总不能让我们韩渭云局长去给市委书记磕头要钱给公安厅擦屁股吧。”

我告诉李政委,针对夏主任交待给淡博鹏的处理方案我无法接受,我宁愿天天乞讨也不愿接受所谓的30万元生活困难救助,针对此案,我只想要一个真相,我与你们原本素不相识更无冤无仇,为啥要违法办案并长年暴力维稳,害我全家一死二残?习近平天天高呼要依法治国,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们为啥不愿听习近平的话,依法纠正违法办案?你说夏主任生病住院了,是不是他坏事干多了遭老天报应了,这种败类早点死了才好呢,不要再继续祸害其他人了。

话音刚落,夏主任突然从里屋窜了出来,假惺惺的对我说:“你早点回家去,多找淡博鹏,我刚才给他打过电话了叫他接待,你腿脚不好,以后就不要再来公安厅上访了,有啥事都找淡博鹏沟通就行了。”

我:“淡博鹏说他无权处理案子,只负责上传下达。”夏主任:“淡博鹏是我的下级,他不敢不听我的话,你回去找他去,就说是我说的。”李政委:“厅长们有内部指示,想要案子真相是不可能的,不可能为你一家丢一批乌纱帽,如果你和淡博鹏谈不拢,我们就上报政法委研究。”

我:“谁不知道政法委、公、检、法都是穿一条裤子,合伙欺负老百姓的黑恶团伙,你们想上报政法委研究,无非就是坐在一起商量看如何镇压我家不让告违法办案和暴力维稳罢了,习近平叫依法治国你们不听,却把政法委当亲爹,小心和周永康一个下场!”

尊敬的联合国人权办各位领导,案发至今近十年,我屡次到陕西省公安厅、陕西省委、陕西省政府、陕西省人大、咸阳市公安局、咸阳市渭城区公安分局、咸阳市渭城区信访局、咸阳市渭城区化工派出所、咸阳市渭城区渭城街道办等多家单位上访,原始案子纹丝未动,暴力维稳有增无减且手段趋于高科技和隐蔽化。象上述那样被陕西省公安厅夏琛明等人骗、哄、拖、吓、踢皮球,早已是家常便饭。

陕西省象我这样遭遇的访民数不胜数,有些访民甚至因为上访还被当地政府关进精神病院、法制班、拘留、殴打(详见微博图一图二)……我所认识的陕西访民至今未有一例听说依法解决。我曾多次给习近平总书记和王岐山书记写公开信,如实讲述我家案情及被维稳遭遇,至今未见任何官方回应,案子也未见有任何依法治国进展。

我不明白,习近平总书记整天高呼要依法治国,他的家乡陕西省各级公检法流氓团伙为啥却敢天天用暴力和谎言公开镇压老百姓,导致冤民遍地、血案成山,无形中将陕西省搞成了渣滓洞和法外之地。访民们只想依法讨个公道,何错之有?

既然是依法治国,为啥全国各地的访民却有增无减;既然是依法治国,为啥最近要大肆抓捕上百名维权律师?

陕西访民们在国内已看不到任何希望,请求联合国人权办各位领导发发善心,救救我们,为我们打开一扇窗,特批我全家及其他陕西访民为难民,暂去他国政治避难。我们将不胜感激!

我家的案子上至陕西公安厅,下至辖区街道办等多家政府部门都声称,说案子时间拖的太久,无法查清,无法处理。我手中有大量证据可以说明案子真相,请求联合国人权办各位领导派国际法庭的工作人员审理此案,还原案子真相。或者委托台湾国民党政府异地审理也行。我只想要一个真实的案子真相,活的有尊严有人权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