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7-14

一个艾滋病丙肝合并感染者的自述



各位善者你们好:

我叫段清云,曾用名:段红亮 幼名:国军。出生于1987年农历6月29号,家住河南省商丘市睢县周堂镇大屯村398号。我是一名输血感染艾滋病丙肝合并感染者。

身份证号码:411422198807291210。从小家境贫寒,父母务农养家,我们兄弟姐妹有6人,因为生活贫困,把最小的一位妹妹送人寄养。因人多地少,我记得小时候因为接不住新粮食丰收,还有去隔壁邻居家借粮生活的日子。窝头,白水煮面是我们的家常便饭,唯一的菜就是妈妈腌制的咸菜。我们在村中姓氏很孤,也没有近亲帮助我们,我的童年也非常艰辛。妈妈身体也不是很好,为了养活我们她什么活都干,经常去砖窑场做工。一天挣几块钱养家糊口。爸爸是个木匠经常出去建筑工地干活,是个地道的农民工。当时老板心黑的太多,有的时候做一年工到头来工资都拿不到。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成长着。毕竟是孩子我们心里只知道抱怨没有新衣服,没有好饭吃,却不知道爸妈背后的辛酸。一天隔壁一位邻居到我们家做客,跟我父母介绍了一个赚钱又轻松的事,就是政府大量建立了有偿献血站,说抽一针管血可以给50元钱,天啊50块钱我父母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血竟然那么值钱,我的记得当时还有政府还宣传了几个口号“一伸一拳50大元,要想奔小康就要献血浆”。在中国大多数老百姓都相信政府的听信政府的,还有人说他们卖血抽一管血又还给你一管血还给你钱。很多人得知消息后都去卖血包括我父母,就这样父母用他们的鲜血来养活我们上学读书吃饭。由于年龄还是太小不懂太多,当时我心里总觉得这种事情不好,也不知道为什么不好。小孩子阻拦大人是不会放在眼里的。而且自从卖血我家里的日子不是那么苦了,我们隔断时间能吃上一顿肉。爸妈怎么会停止他们的卖血挣钱的工作呢。记得我在小学一年级的时候记得应该是95年间我身上起了一身的红点,由于我爸爸不懂,去村里的卫生室诊断,以为是皮疹就按照了皮疹的方式治疗,谁知越治疗越厉害。最后去了睢县人民医院,经化验得知是血小板减少症紫癜。医生建议住院输血治疗。当时血液非常昂贵,父母亲愿意抽自己血为了治病,经血型对比我的血型和妈妈的血型是一样的,得知血型相同后,就直接抽出妈妈血液给我注射。期间没有经过任何化验,治疗了大概有20多天,中间输了多少次血,我这一病几乎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家里的生活又回到了吃窝窝头的日子。爸妈又想开始卖血,不过当时有点懂医的人议论这种卖血方式不太好容易传播疾病。爸妈从此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几年后 随着新中国的发展,粮食产量的提高,政府大面积管理拖欠农民工的建筑老板。我们的日子也有所提高,记得当时我都读小学三年级了,学习成绩还算可以,不过总觉得记忆力很差,学过的东西总是忘记的很快,到了四年级我的成绩基本上是全班最差的了,就这样一直读到初中二年级什么都没有学会,就辍学回家务农了。那时候我身体基本没有什么不正常,就是感觉身上的伤口康复的比别人慢,而且容易流浓水,必须要吃消炎药才能好,我辍学后很快去浙江打工,一天妈妈通知我回家有急事,由于妈妈催的很急,就请假回家了,回到家才知道,妈妈因为以前卖血感染艾滋病,爸爸由于身体素质比较好吧,爸爸是健康的。我听了心里一阵酸酸的,以前听说艾滋病是国外人的绝症,没想到会在我降临在我妈妈身上,第二天爸妈带我去疾控中心检查身体,几天后一个天塌的消息砸向了我们的家,我也因为输血感染了艾滋病。

不敢相信,不敢接受这个事实,这个消息也彻底打破了我在浙江的事业。当时不懂这个病是怎么回事,预防知识和防治知识知道的非常少,当时政府也有免费的救助药,不过知名度高的药物药我们自己花钱购买,我妈妈服药服的浑身过敏经常去医院输水控制,由于长期过敏,换过几次组合我妈妈最终没有扛过去,在医院去世。当时的样子非常瘦小,几乎已经失去人体的基本形状。兄弟姐们撕心的痛哭开始了……妈妈在治疗期间花光了所有积蓄,也欠了很多债,我也曾去村委找过主任,希望得到些政府的救助,毕竟当初的献血活动是政府支持大家去献血的。村主任带我去乡政府反应情况,乡里说这样的情况给与50元的救助,不过至今未兑现。当时对乡政府也挺绝望的。管不了那么多了丧事总是要抓紧办的,我们当地政府尸体都要强制火葬。汉民土葬的方式还可以流传,不过一定把尸体烧成灰才能下葬。如果不焚烧就算下葬了扒开坟墓也得焚烧搞得我们这里的人过世了火葬土葬都要举行一次。可能是火化尸体能收取一些费用吧,我妈妈的下葬方式也不例外。伤心,绝望,痛哭……失去妈妈的滋味原来是这么难受,这样我们把丧事办完.

妈妈不在了,日子还是要过的,又是一个春夏,我突然觉得肝部疼痛难忍,就去睢县人民医院做检查,又一个糟糕的消息,我不光是艾滋病感染者,同时也携带了丙型肝炎病毒。此时我想与病魔斗争到底,甚至想捐出我的身体让科学家研究,不要让更多的人受病痛的折磨,回家后拼命的在网上找治疗的资料,得知丙肝注射干扰素可以达到治愈的效果。同时在网上搜索的过程中得知有些病人当地政府可以报销医疗费用,艾滋病与丙肝合并感染者输血的占多数。有些人因为当地政府的管理欠缺,救助不足,可以去更高一层的部门反应,甚至有的直接去北京上访。也有经过维权都解决了很多困难,还看到 “四免一关怀,四有一不的政策“我看到了希望,这些年我一直深爱的共产党还是为人民做事的。

此时想想去世的妈妈在病痛时无人过问,去当地政府求助毫无效果,我治疗丙肝的医疗报销问题向政府卫生局反应一直没有明确的答复。情急之下我就踏上了上访之路。陌生的城市找住的地方还真不容易,高昂的消费让我不能坚持在北京上访的一个硬道理。说来也奇怪没两天还没打听到管事的部门,地方政府既然知道了 就来寻找我,找到后就要把我带回去,由于途中遇到过几个病友,告诉我回去了也没有用,一定要给个说法才能回去。当然我自己还是比较相信政府的,就直接说了我的家庭情况和身体状况,接访人答应的非常爽快,说回去就马上给你解决,我也担心回去之后再弄个不理不问,我来北京又花了积蓄又没办成事不是白忙活了。就直接提出要求看病报销,拿不出前期费用,能不能和卫生部门给我商量实报实销,或者政府先帮我垫付,然后报销的钱直接归还乡里。当时不大同意,给领导打电话请示,结果直接给我解决5000元的生活救助。让我先回去见领导协商。除了国家给的低保我从来没有拿过当地政府的救助一下子就是5000,我很开心我想乡里一定重视我们家的问题了。就高兴的跟他们回去了,谁知道回去了,就是挨骂,批评,不过还好,当时乡里的领导还算是给我了一定的关心,基本上也算是给我解决了报销问题,以前一些看病的发票,乡里和卫生局沟通还是给我报掉了。好日子不长久,我们乡里的老书记调走了,我家的事又没人管了,多次找过新的领导,一分钱的救助也没有拿到。我不敢上访了,我害怕挨骂,批评。可是这样在家里躲着也不是办法,怕也没有用又去了北京,他们也像上次一样主动找过去了,第二天他们就开始联系我了。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知道的。就这样又给主动我解决了一部分生活费,我当时的意思也不想要生活费,我想能不能给我把住房问题解决了,我爸爸腿脚不好基本等于残疾,妈妈又去世了,我又不能从事体力劳动,以前老书记在的时候,因为我没有房子住国家下发的危房建设救助项目给我批了8000,我们自己又借了两万还是不够。房子现在还没有封顶,没法住人,我希望当地政府能不能帮我解决一点,毕竟国家下达的救助是有限的每个人的生活情况都有所不同。特殊情况特殊对待,房子能住人就行了,至于治疗报销的事,前期费用垫付是个难题想让政府和医院沟通帮我实报实销,。商量到最后,还是先给与生活困难救助费。解决不了主要问题,我也只能拿这个费用挡挡眼下的急,不能解决住房,丙肝治疗的问题感觉维权的路好难。又一次绝望了。

想了很久还是跟乡里人一块回去了,这次回去之后出乎意料的是,乡里直接给了8000元的救助,还说在帮我申请一个危房救济金,我当然很高兴了,我和家人住的地方有着落了,不过我感到很意外的是以前从来没有对我这么好过,有点让我受宠若惊。随后过了几天,还给我们夫妻发了一件大衣。当时虽然不太冷了,不过我们来年冬天可以用。有一天我身体不适住进了医院,在办理出院的那一刻,警察找上了我,,妻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警察当时看了看我妻子,说领导找他有事要解决你们的生活问题。要他跟我们走一趟。妻子也就相信了,我上车后他们直接把我拉到警察局,上车就问我最近是不是拿乡里钱了,我说是领了生活费。就直接把我从局里带到商丘市的一家饭店里吃饭,还说不要怕,我们带你见市里的领导,放心吧一定给你解决好你的困难。给你找个工作,或者扶持你做个生意,吃过饭他们并没有带我去见领导,说领导没有上班呢,带你去旅馆休息一下,在旅馆里问我什么时候去过北京上访之类的话,还有生活费怎么拿的,问完直接把我拉到医院检查身体,检查完直接送进了河南省商丘市夏邑县看守所。我当时无力反抗,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进去后经过狱警得知我被乡里告了,告我敲诈勒索罪,说是去北京上访纯属故意索要生活费。我奇怪了,我第一次上访,领导已经处理了,再说那是以前的领导,跟现在也不相干的,后来去北京还没有来得及上访就被你们接走了,生活费也是领导同意后你们才发的,而且每次都有收条。还有乡里经办人签字。怎么就成了敲诈了,再说四年左右了,我在家中政府不会主动救助我一分钱,只有去了北京才会得到救助,也是你们作为让我养成了这一种惯性,而且四年才救助一万多元,听说有的病友没有上北京去过一年还有一万,或者两万的生活费不等,我四年还不到两万,而且还是去北京上访才会主动给的。这样我就算敲诈了么。我怎么想都不明白此时已经由不得我了,进入拘留所开始孽待:拘留第一天晚上直接给我断抗病毒的药物,不给被子我冻了一夜好歹有个病友给我一张薄被我勉强度过一晚,不过第二天就感冒了,我强烈要求吃抗病毒的药还是给我吃上了,就这样我吃不好睡不好三天过去了。公安提审我,我已经冻的没有知觉,也没审成,好像给我压了两百快钱吧,我有了被子和吃饭的碗。在里面生活了18天,中间也有提审过也让我认罪,我没有罪肯定不会认罪。后来他们开始着急了,他们叫来我的爸爸,妻子,劝我认错,我不知道给我家人贯彻了什么思想。家人说签了字就能出来了,我为了和家人团聚就信了家里人的话签了字。并没有仔细阅读,就浏览一下看到有个19000的数字,过两天之后我被释放,出来才知道我是被取保候审,我很后悔,以为只是认错,没想到让我签的几个条子,里面就有一个是取保候审,当时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出来上网搜了一下才知道。取保并不代表我没有罪,只是能在外面生活而已,但是不能去任何地方,跟监外执行差不多。公安人员和乡政府的人,叫我好好配合,说只是个程序,不会有什么罪的,我家人也这样说,我当时想家人说的应该不会错,就一直顺从着他们办手续,签字,让我说什么就说什么,不过中间有些不符合实际的东西我发出了疑问,他们也不予理会,写完材料就让签字,还说不好好配合可能还会被抓进去。我对拘留所里的生活很害怕,就配合了他们,经手的部门有公安和检察院。检察院的人说你这个事还得向法院走个程序你好好配合就行了。我不明白怎么又弄到法院了,几天后法院通知我去,说是检察院起诉我敲砸勒索不正成立,又改成寻衅滋事罪。上面说我无理信访,强拿强要公共财产19000千元。要我自动认罪,悔罪,可以判处缓刑还能继续与家里人生活。

我的天啊,明明正常去信访的而且还就一次,也被前任领导处理过了,后来根本就没有信访,只是去了北京就被你们拽回来了,生活费也是你们自己协商好要给的,那个强拿强要你们的钱了。还要我直接认罪,免得判为实刑。我现在非常迷茫,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法院说近期可能开庭让我在家等候,我是不是为了家人在配合法院走一次手续,成立罪名,判成缓刑,还是坚决不认罪,继续挣扎下去。我面对着妻子的身体,和父亲的身体,我很为难,我若是反抗,他们将不顾一切将我送进了监狱,我们的家也就散了,我要是答应了,可我以后的子女和家人都会因为我有前科受到牵连,工作也会很难找,到处碰壁。同样也警告和我一样的病友们,你们千万不要在盲目去北京,或者直接上访,预防和我一样的后果。希望你们今后勇敢的面对生活,不要惧怕歧视,顽强的与病魔抗争到底,相信我们国家会研制出更好的药物,解放我们的痛苦



我写这些并没有埋怨政府,而是希望政府采用正确的方式为我们受害者解决实际困难,俗话说救急不救穷,应该引导我们自己靠双手做些小生意,或者体力付出较轻的工作,包括普通技术培训,能正常就业,这才是能解决贫困的根本问题。今后我在不会去北京一次,不管是判缓刑,还是实刑,不会再盲目的维权了。

有没有人帮帮我,也帮帮我们这个家。我没钱请辩护人,法院怎么判我别无选择。我希望有懂法律的好心人士,能关注一下我的事情,我这样的行为算不算违法,构不构成犯罪,我毫不知情。跪求大家救救我,请救救我的家。万分感谢

                                            

       段清云电话:18103700681     QQ:1228587057

新浪微博:-清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