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7-11

行之:郭彬和最后的清场


我和郭彬有过很多次的相聚,在会议上,在短居彼此所在的城市时,很多次一起吃饭、游戏,他给我的印象是个平易、老实,被同事和伙伴各种“欺负”的笨男孩。 他会弹Ukulele,书法很有功底,是个气质淡雅而忧郁的男神。众一行成立不长,面对一群新人,郭彬作为创始人、负责人,展现了一个有着近十年反歧视法 律工作经历的公益人的水准,使众一行成长迅速,在反对就业歧视和残障权利工作领域风生水起。

郭彬和占青被带走的当时就被刑拘,我极其诧异,完全没有准备,我的心里底线是他们只会被警察询问,机构被骚扰的无法办公,却无论如何无法想象他们会被刑拘。就算被带走后,关心“老男孩”的我们依然没有觉得有什么可担心,也实在不觉得他们能被关押超过37天,“也许只是震慑益仁平和公益界吧,不会关太久的”,我在心里想。所以我们在群里好轻松的会议其他们的黑段子:占青的清汤面,AA的饭局怕自己多付了钱,在被带走后还打电话专门交代妻子及时给自己信用卡还钱……

然而这些段子现在看起来觉得鼻子很酸,他的女友靖子回忆说:“郭彬某天本来要跟我吃饭,跑过来很小心地问我,他很想跟老同学吃饭,我很大气地说,准啦!他回来后跟我眉飞色舞的说去了他最爱的九毛九面馆(山西人的世界好单纯,哈哈哈哈哈)”

一个同事说:“郭彬某次出差回来,依据大家的风格带了不同的礼物,给一位女同事带了某家致力于通过改善贫困女性衣着而增加她们通过面试得到工作机会的NGO制作的丝巾。郭彬扬言,这是我根据大家的特点特意选的!那女同事脸黑了:你是说我又丑又穷吗?”

郭彬被带走时,“正在深圳市儿童医院病床前照料术后感染的年幼儿子,他那时已经将近一周没有合眼,极度疲劳”,然而权力意志是不会考虑个人生死和家庭破碎的,为了一己的权威和秩序,它可以摧毁一切,就本质而言,政府就是黑社会。

自2014年开始摸底排查境外非政府组织,到2015年5月初公布《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草案),从2014年逮捕传知行工作人员,到今天关押郭彬、杨占青,中国政府对传播公民意识的权利倡导型NGO已经不再忍耐,不再留有缝隙,不再给予任何有空间的幻想。

郭彬的被抓,是以行为艺术为代表的民间行动时代的终结,也是公民权利宣传倡导时代的终结。而民间社会空间的被彻底摧毁,也意味着新极权开始与整个官场、民间社会宣战,不再容忍隐藏的派系和潜伏的力量。然而,庆丰帝有宣战的实力吗?


郭彬简介:

郭彬,现为反歧视公益机构“广州众一行”负责人。郭彬学生时代就积极参与“三农”相关的学生社团活动,大学毕业不久就选择了公益事业作为自己的职业。2007年秋,他加入了我国第一条乙肝公益热线“爱肝连线”,其后曾担任反歧视公益机构北京益仁平中心郑州办公室主任,主要工作是普及我国反歧视法律、协助受歧视的乙肝病毒携带者依法维权。当前,郭彬主要从事的是消除制度性就业歧视现象,重点是反对残障歧视、促进残障人士平等就业。几个月前,郭彬分别向有关部门依法举报了北京市质量技术监督局、温州市募委办以及上海市近两千个事业单位岗位人员招聘中存在户籍歧视、年龄歧视、性别歧视及“萝卜招聘”等行为,并提起了行政复议,媒体广为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