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7-03

谭作人:历史在这里叹息


 

——关于浦志强言论案的思考        

 谭作人

 

法庭之上,庭审还在继续。

说庭审继续,是指庭审的形式还在“走程序”,而庭审的实质性内容,即依法依规的司法审判,不在现场。除去一张盖好鲜章的判决书在等待复印,司法公正,早已无踪无影。

所以你置身事外,梦游法庭,仿佛等待判决的人,不是你,而是那些法官们。

你没能看到浦志强律师的眼泪滂沱,没能听到夏霖律师的咆哮法庭。你也看不见法庭里面法官法警们没有表情的表情后面的苦涩表情。你更看不见法庭外面,专程而来的灾区群众和成都市民的失望的眼神——最后的公平正义,在他们眼前飞快地消失。

 

七年前,在一次司法审判中,一种权力僭越了另一种权力,只用两个小时,就把国家法律踩进了污泥。当时,你看见了宪法的无力,也看见了法律的无辜,而作为刑事审判当事人,你只有叹息。你叹息法律的无辜和无力,也叹息被称为“统治阶级的意志”国家法律,却统治,被扭曲。

七年过去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据说已经形成。依宪行政,依法治国,被称为既定国策。曾经使你对国家的未来,有了一些信心。你认为,如果法治的进步,必须由许多错误来换取,即使碰巧就是不幸的当事人,也愿意。前提是,能够因此推动法治的前进。

 

可恶的是,虽然听到了法治前进的脚步声,看见的,却是一种倒退着的前进。你的看见,来自于包括高瑜、浦志强、唐荆陵贾灵等一大批中国公民的所谓“言论犯罪”。有关部门对这批敢于承担社会责任的良心人士的政治压迫,继八九之后少有的一次大规模政治清洗。其方向,前二十的开明专制有较大的差异。其政治动机政治效果和社会效果,十分可疑

 

你看见,多年以来,为捍卫公民言论自由和宪法权利而出生入死,并因此被媒体评为2013年度中国法治人物浦志强律师,如今因言获罪,即将站上被告席这一次,曾经无数次拯救了当事人并维护了国家法律权威的大律师,将为自己的言论权利,进行无罪辩护。而他曾经从言论绞肉机下面解救出来的众多无辜者,包括你自己,即将看见司法审判可能在以权代法和有法不依的法庭之上再次成为一场戏剧,从而再次承受心灵的酷刑。

 

这不是一种讽刺。这是一种故意,或者说,主观恶意。

不能不使你想起“残余”一词。文字狱,正是中国的残余,有特色的残余。你只是不清楚,历史的残余和革命的残余,区别究竟哪里?而被称为“特色”的事情,为什么总是面目不清?

 

实,文字狱问题,亦即言论自由问题,是中国封建专制主义的一个痼疾,两千多年没有得到有效根治的一个严重的历史问题。近百年的革命中包括中国共产党在内的各类革命政党的首要目标之一,正是为了反对封建专制制度,建立现代法治国家,从而保障言论自由,解决这一个历史问题1946年的《共同纲领》,以多党合作,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为核心,集中反映了全民族的共同心声1949年建政后,由于领袖个人意志,代替了全党全军全国人民的整体意志,改变了国家历史进程,使中国失去了三十年直至今日,无数民族精英包括极少数共产党员,还在为言论自由而前仆后继,奋斗不息。其中不少人,仅仅为了思想和言论,走进牢狱。由此可见,文字狱,是现代化之敌。

 

文革结束后,吃够了人和吏苦头的中国共产党,在走了三十年弯路之后,终于决定走宪政之路举法治之旗。1982年,在五四、七五、七八宪法基础上,制定了八二宪法。作为当时最大的全民共识和最高的法律权威,八二宪法确立了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同时规定,党必须在法律范围内活动,遵守宪法和法律规定。当年,立法机构以宪法形式与民立约,用总共134条的宪法法律,对政府权力进行了规范和限定在人权保障方面,宪法以24条法律形式,专门规定和保障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并通过四次修宪,不断强化提升。根据宪法制定的刑事法律和其它法律,对公民权利保障作出了具体的规定,其中关于公民言论自由权利的规定,明白无误,没有歧义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在法制建设方面,加快了步伐。1998年,中国签署了两个人权国际公约。1999年,依法治国写入宪法。2004年,人权首次入宪。2003年十六大,2013年十八大,都提出依宪行政,依法治国。但是,随着社会发展,政治改革却没有相应的跟进。八九之后,政治改革完全停止,不能碰的敏感和红线,成为新的治国方式。由于政治与法治的关系存在诸多疑问和误区,更由于不怀疑不争论,立法到司法,从理论到现实,出现大量的脱节和矛盾。有立法而无守法,导致法制建设虚化,法治环境恶化,政治改革和人权保障,红灯频频。在公民权利特别是言论自由权利的保障方面,与现代化背道而驰。

 

立法必须守法,否则毫无意义。在言论领域,尤其如此。

首先,国家根本大法宪法,规定了相对完整的公民权利体系,其中著名的35,第41条专项规定,规定了公民言论自由权利,包括说“错”话的权利。刑法、刑诉法和其它相关法律法规,服从、补充、合,而不是反对这一条宪法规定。只要认同法治中国,无论谁来领导,都必须遵守这一条宪法规定。

 

其次,关于犯罪。国家刑事法律以犯罪构成理论为核心,法基本原则、刑事司法原则、刑事审判原则、定罪基本原则为基础,对罪与非罪,作出了原则性的、系统性的、不容分裂肢解的统一规定。刑事审判罪有法可依。犯罪的基本特征,是严重的社会危害性、刑事违法性、刑法当罚性。犯罪的法定条件,是

犯罪构成。即构成犯罪的主客观要件,包括犯罪客体、客观要件犯罪主体、主观要件。行为人的行为具备犯罪构成的事实特征,是认定犯罪的法定条件。

 

再次,具体到言论犯刑法法条中,以造谣和诽谤作为犯罪客观要件,这是犯罪认定的必要条件,真正严肃客观的庭审,必须尊重这一点事关言论罪的审理中,特别应该坚持罪刑法定,以犯罪构成的事实特征为依据,以刑事违法性为首要标准,坚持公开,公平,公正的法庭审理审理法官应该坚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司法原则;坚持罪刑法定、法前平等、罪刑适应的刑法基本原则。在庭审,要坚持主客观统一原则,坚持疑罪从无原则坚持事实特征与本质特征统一;本质特征与形式特征的统一;主观罪过与客观危害的统一;坚持质的规定性与量的规定性的统一。审判时,必须遵守法定定罪原则,确保审判定罪的合法性、平等性、协调性、谦抑性

 

在涉及言论犯罪的案件中,维护司法人权,防止枉审判,刑法特别制订了一系列排除性规定,明确了一般性言论如暴露思想的,发牢骚的,批评领导和政策的言论,不构成犯罪。只有言论而没有行为的,构成犯罪。刑法十三条但书规定,“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在即将开庭的浦案审理中,法制的健全、法治的质量、法院的水平、法官的良知,将接受法的规定性的考验。

 

最后,作为已在现代国家中形成国际共识的《约翰内斯堡原则》,以言论是否引起“即刻而现实的危险”,作为定罪依据,排除了日常生活言论以及过往言论构罪的可能性。在言论范围内,法学意义上的既往不究,早已成为现代法学通识。只有个别国家,至今还在以言定,甚至,以过往言论构罪

 

综上可知,关于人权保障问题和言论犯罪问题,即使在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律体系中,也有清楚而明确的表述和刚性规定并非无法可依。然而,近年来,在一系列政治性案件中,却很难体现出真正的司法公正,甚至程序正义,也得不到有效保证在此类案件中,司法部门的权大于法,以言代法,有法不依,执法违法已成蔓延之势,难以抑止三十年的法治史早已证明,如果在司法部门以讲政治为名,搞人治为实,在国民之中制造敌人,实行政治迫害,不仅将破坏法治的既定国策也必然影响国家的现代化进程。

 

个别理论单位和宣传部门,更以党抗法,把党的领导与依法治国对立起来,使之置于法律之上,使司法权力服从并依附于行政权力,硬把法治变人治尤为恶劣者,央视“电视法庭 刑事法庭,代行法律法官职能,先判后审,不判也审,片面选择,颠覆认知,如湘江风雷激荡高潮高潮高潮迭起把法律法规撕成碎片雪花遍地

 

通观浦志强言论构罪案,《起诉书》在浦志强个人微博中,抽出过往的三十六条微博言论,来提出控告,不仅侵犯了当事人的合法权利,毫无法律上的正当性和必要性,即使在政治利益和社会效果上,也是得不偿失。在公诉人举证中,浦志强微博言论所涉及的问题,有政策建议,无恶意诽谤有善意批评,无造谣生事有现象评论,无攻击客体有情绪宣泄,无主观意。即使文中对个别人个别个别现象,有不当评论,也是浦志强个人的言论自由权利,没有现实危险性,也没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不可违法剥夺,公权干预

 

浦志强博文涉及个人评论,如果当事人对博主言论有意见有情绪是亲告案件,由当事人依法告诉处理,而不能公权部门越权代理并提出公诉。在关于民族政策的评论中,公诉人看不到其中博主的明明白白的焦虑和善意,反而翻转,穿凿,附会,妄测,活生生地拎出一个别有用心,来代替当事人的本意,还要拿来构罪,真是一个司法奇迹。如此一桩客体模糊,客观要件为纯粹言论的所谓敏感案件,却强拉国家法律为其背书,实为中国法律之耻!

 

公诉机关浦志强控告,并无合理的法律依据,涉嫌违宪违法。反之,这一控告,已经在事实上背离了联合国宪章和人权宣言背离了关于公民权利的两个国际公约;背离了关于互联网言论自由的相关协议;背离了国家领导人关于保障公民知情权、表达权、参与权、批评建议权的政治承诺,同时,也背离了关于公平正义的公秩良俗和道德伦理。这是稍有法律常识的现代公民都能认识到的常识性问题,来并不需要在此赘言。然而作为执法部门的公检法的法律人,为什么要在职业上、专业上、技术上如此统一地,配合默契地犯下这一常识性的低级错误呢?难道这是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中国特色?还是中国法律被特色?

 

中国改革开放后三十年的基本特色是市场化和法制化。前三十年,党政领导在政治上无法无天,恣意妄为;后三十年各级政府在执政中体现出有法可依,有法必依。因此可以说,法制建设和依法治国,是改革开放前后三十年的历史分水岭。这是现代中国的立国之本,动摇不得,倒退不得。只有在依法治国的基础上,才有可能形成最基本的国家和民族共识,进而由初级阶段的专政,发展到较高阶段的宪政,建设一个现代国家,实现实质意义上的民族复兴。

 

宪政问题,是现代国家治理民族团结的基本共识。如果没有这个共识,如果谁要坚持所谓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以专政对抗宪政,大搞所谓阶级斗争,国家的前景,可想而知。

 

以上所述,本为最基本的法律常识。在此由一个曾经的刑案当事人,非专业人士来向司法部门和法官大人由衷诉说,向专业人员进行普法宣传教育,不是很可笑吗?是的,这是可笑。然而,当你看见这个可笑的现象,想到这一现象的原因,想到浦案的成因,想到法治的环境,你能笑得起来吗?你只有叹息

   

无论什么样的时代,无论什么样的经济奇迹,如果存在言论罪和文字狱,如果还有因为思想和言论而坐牢的政治犯,这样的社会,不可能自信无须抹黑,事实不证自明。信息时代的道路以目,不可能成为中国好风景。个别人的指鹿为马,终将害人害己。

 

严格的意义上,浦志强不是一个通常意义上的执业律师。他是一个大律师,因为他来自历史。律本科是历史系出身,读研是法律史。正是在读研时期,他成为献身社会的广场之子。这段经历和后来二十多年的社会变迁,铸就了他的大历史人格。他为改善这个国家而受苦受难可能感动不了肉食者的“中国”,他却感动了亿万中国人,感动了世界他的受审,就是国家颁发给他的官方证明。他以肉身走进司法史,以慈善之心走进历史,他应该感谢谁吗?

 

一场世纪审判,即将进行。是“志强回家,法律归位”,还是“律师坐牢,法治倒地”?无论结局如何,浦案在司法史上,将留下浓墨重彩的一页。

 

近年来由于认识利益问题的不确定甚至尖锐对立,导致各种矛盾交织,利益纷争,局面混乱。在司法公正方面,有进有退。司法的进步固然振奋人心,但某些方面的倒退,却令人寒心。仅从浦案、高案、唐案等言论案可以看出,保障公民政治权利特别是言论自由权利方面,出现了大面积倒退。这种退步,与市场经济时代的商业违约毁约行为,十分类似。而在立法司法上的违约毁约,无异于启动自毁程序的政治冒险,这种冒险可能导致改革开放的法治成果前功尽弃,甚至归零。中国传统的治乱循环,也许将重新开始。

 

从秦政到清朝,从民国到新国,从一元王朝到二元语系,从全民体制到一国两制从一个政党到两个阶级,官僚政治到警察治国,恶狠狠和软绵绵,如同兄弟演戏。看得太多,进而无语。

前所未有的奔跑,前所未有的撕裂,前所未有的失落,前所未有的自信!掉队不能骂,跌倒你不能,输家不准下桌,赢家要跑?那也不行胜利者书写的历史,B面都是羞耻。.看得太多,进而无语。

为什么,你的正对我是负,我的正对你也是负如果任由屁股指挥脑袋,任由拳头命令脑袋,你我的人生,只能成为一场赌博一场零和游戏

这是谁的丛林?官民为何对立看得太多,进而无语。

不看那么多,行不?可你不怕绞肉机,只洗脑机。不是超人,当然恐惧,但你更恐惧精神残疾。所以你只有叹息。叹历史之痛,息入世之心

                                                         

2015年6月某日首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