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8-26

105名女权人士呼吁立即释放人权律师

 自2015年7月9日以来,全国有17名律师、律师助理及律所人员被抓捕,尽管中央电视台等官方媒体已经公开“宣判”这些人“维权有罪“,但对家属和公众而言,这些人其实是失踪状态,因为没有人知道他们被关押在何处,会见律师等合法权利更无从谈起。同时,截至2015年8月21日18时,已有241人被警方传唤或约谈,警告不得参与声援,其中就包括124名律师。
    噤若寒蝉的压力环境尽管让各种声援被抓捕律师的行动变得充满危险与难以传播,但是中国的行动者仍然尝试用各种方法表达对律师们的支持。从2015年7月30日起,一封接力呼吁信《接力转发:请释放女权\人权律师》开始在暗涌中静静传播。
    截至2015年8月24日12时,共有105名女权人士联署声援。其中包括55名来自中国14个省份,24名来自日本,8名来自欧洲,7名来自北美,4名来自香港,3名来自台湾,4名来自其他国家。
    另外,被拘律师曾经的女童性侵案的受害人家属也发表了相关声援的公开声明。

妇女权利倡导同盟:人权律师曾为女权案件奔走
    这封接力呼吁信称,人权律师是女权活动的重要同盟力量。“例如此次被抓捕的王宇律师,曾经代理多起妇女权利案件,如江西九江教师性侵女童案、海南万宁小学校长性侵女学生案、湖南益阳教师猥亵学生案。”
    “在2014年‘消除性别暴力十六日’活动期间,她曾去教育部约谈和送去建议信,向教育部倡导校园性侵应对机制。例如李和平律师曾代理山东临沂计生案;王全璋律师曾代理‘90后’河北女生卞晓辉“我要见父亲”案,等等。”信件如此举例。
     而呼吁信的发起人是一些不具名的女权主义者。她们认为:“作为女权主义者,我们关注各种发生在这片土地上的、有关妇女权利的问题。王宇律师等人权律师秉承依照法律、捍卫人权、追寻公义的理念,为女权奔走无私无畏。当她们遭遇违反程序的秘密羁押,当她们的家人被非人道对待,我们也不想袖手旁观。”

暴风中的暗涌:女权漂流瓶
    发起人女权主义者在信中提出了她们的诉求:
    1.立即无条件释放所有被拘律师及其他相关人士;
    2.确保被拘人士享有所有法定权利,包括但不限于立即通知其家属以及允许律师会见;
    3.确保没有人被羁押在秘密场所中且遭遇酷刑;
    4.停止没有证据的污名化报道;
    5.社会各界共同持续关注此次事件的后续进展。
    考虑道阅信人的安全,此次行动的发起人为参与者设计了两种参与方式。第一种参与方式是鼓励阅信人把这封信发到微博、微信等任何其能接触到的社交媒体,同时发送给至少3-5个朋友,并鼓励她们也传播到社交媒体上。第二种联署方式则是直接把相关个人信息发送到一个Gmail邮箱或填写到一个谷歌表单上。而根据中国大陆的网络情况,后者是需要翻墙才能操作的。
    发起人还在信中强调道,“迄今为止,据我们所知,在社交媒体转发非原创相关信息不会导致被约谈。我们总能够找到空间让传播扩大,让我们的声音被听到,与官方垄断的媒体相抗衡。”
    据悉,这封信件在各种社交平台上被广泛传播,至今已有105人参与接力。

江西幼女性侵案受害人家属发表声明:“律师依法给予我们帮助”
    另外,曾经获得被拘律师王宇法律援助的江西瑞昌幼女性侵案件的受害人家属在2015年8月24日发表了声明。
    在声明信中,受害人家属这样形容王宇律师:“(王宇律师)她心地善良,富有正义感,嫉恶如仇。在受害人家属最孤立无援、迷茫和绝望的时刻,王宇律师伸出援手,无论是法律援助上还是解决实际生活的困难上都给了我们很大帮助。王宇律师在代理案件时遵守相关法律法规,从未教唆或煽动当事人从事违法行为,更没有任何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的行径,始终充分利用现有法律,在法律框架内帮助受害者争取最大利益。”
    受害人家属在声明中称,被性侵女童的家长作为曾经被她帮助过的当事人,更是她作为律师优秀专业素养的见证人,必将对此事件深切地关注。“我们希望有关办案单位能够依法、依规办事,充分尊重和保护王宇的各项基本权利。”
同时,声明者在文中表达了对王宇律师一家人安全情况的忧虑,她们希望有关部门切实落实“依法治国”方略,实事求是,认真倾听民意民心,惩恶扬善,还正义之士清白。

人权律师情况堪忧:监视居住恐为黑监狱
    据悉,截至2015年8月21日下午六时,被刑拘、带走、失联、约谈、传唤或短期限制人身自由的律师、律所人员或维权人士已达276人。
    因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罪”被抓捕的人有王宇、王全璋、刘四新、隋牧青、谢阳、谢远东、赵威和高月。其中,外界仅能获得刘四新和赵威的羁押地点。王宇、隋牧青、谢阳、谢远东、赵威和高月等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有报道指,“监视居住”这种羁押方法有可能使当事人被带到“黑监狱”进行不人道对待。
    直到发稿时间,以上被关押者没有一个能够被允许会见律师。
    另外,王宇、李和平等律师的儿女均被限制出境。

【采访人】
K Chan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852-2388-1377

【附件】(3份)
  1. 女权\人权律师代理的妇女权利案件的新闻报道
  2. 【女权漂流瓶】接力转发,呼吁释放女权/人权律师
  3. 江西幼女性侵案受害人家属声明

【附件一】:女权\人权律师代理的妇女权利案件的新闻报道
20140718 东方早报:《江西被性侵幼女诉教育局 律师:开庭前手机被收》
20131019新华网:《江西教师猥亵7名女童被判14年 其中6人患性病》
20130822新华网海南频道: 《海南万宁校长开房案续 受害女孩难出心理阴影
20130717 京华时报: 《5名律师申请“南京幼女饿死”案信息公开 回应称“无法提供”》

【附件二】:【女权漂流瓶】接力转发,呼吁释放女权/人权律师

【附件三】: 江西幼女性侵案受害人家属声明
王宇律师是江西女童性侵案中当事人的代理律师。她心地善良,富有正义感,嫉恶如仇。在受害人家属最孤立无援、迷茫和绝望的时刻,王宇律师伸出援手,无论是法律援助上还是解决实际生活的困难上都给了我们很大帮助。王宇律师在代理案件时遵守相关法律法规,从未教唆或煽动当事人从事违法行为,更没有任何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的行径,始终充分利用现有法律,在法律框架内帮助受害者争取最大利益。
而今王宇律师蒙难蒙难,性侵女童的家长作为曾经被她帮助过的当事人,更是她作为律师优秀专业素养的见证人,必将对此事件深切地关注。我们希望有关办案单位能够依法、依规办事,充分尊重和保护王宇的各项基本权利。
同时,据悉,王宇律师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监视居住,其丈夫包龙军亦遭到羁押,其儿子包蒙蒙也失去人身自由并遭到长期审讯,作为无辜的未成年人,身心遭受巨大伤害。同为父母,我们为此感到深切地痛心,希望有关方面能从从保护未成年人的角度考虑,不要因其母亲蒙冤而牵连于涉世未深的无辜少年。建议有关单位,在开庭审判前,不要因此事威胁恐吓包蒙蒙,或试图以任何方式对其造成心理压力和精神伤害。无辜的孩子不应被“连坐”,请有关部门切实落实“依法治国”方略,实事求是,认真倾听民意民心,惩恶扬善,还正义之士清白。
江西瑞昌幼女性侵案受害人家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