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8-28

勾洪国(戈平)的妻子丽丽 《与夫书》8月28日

亲爱的戈平,你还好吗?

昨天我下楼去取快递,突然围上来七八个民警,把我带到了离咱们家很远的鹿园派出所。路上问我:“你现在干什么呀?”我说:“开个网店,给孩子赚点奶粉钱。”“那得找人写好评什么的吧?提高点击率。”我问:“刷单吗?”“恩!”“这有背市场原则,我不做。”他们告诉我说你挺好的,吃住都没问题,也不存在刑讯逼供,疲劳审讯之类的,说得很认真让我一定要相信他。
“我现在想了解一下你们家的情况。”
“家里有个五个月大的孩子要吃奶粉,还有个残疾哥哥需要照顾,公司停摆了,员工要求三倍工资补偿,当务之急我们三口人需要糊口。”
“老G一直做生意你们怎么会这样?”
“我们的银行卡现金全部被抄走了,包括我婚前个人积蓄。”
“我们会把你的困难向上级领导反映。”
“你卖些什么呀?”
“茶,土特产之类的。”
“这快递哪儿来的,寄的什么?”
“不知道,最近都在网上找样品,谁寄的什么时候联系的不记得了。”
“那你们家出事后谁来看过你吗?有谁帮助过你吗?”
“没有。”
“”你们怎么生活的?”
“跟我哥哥借了点。”
“你怎么理解自由,民主?”
“我不懂,我就一家庭主妇。”
“你老公在家不跟你说这些吗?”
“他只要求我看育儿书籍。”
“老G人不错,也有能力。”
“当然,他是个非常好的人,好丈夫,好爸爸。”
“现在咱们这个警民关系很紧张,你不要这么大的抵触情绪,说清楚你就可以回去了,东西需要留下,你写个主动上缴吧,对你有好处,从我个人私情来讲。”
“不可能,你扣我东西,必须给我扣押清单。”
“那就得走正常程序了,要去你家搜查。”
“没问题,出示证件手续,去搜查吧!”
“希望你主动配合一下,对你老公也有好处,据我了解其他家属配合的都还是不错的。”
“别介,他是他,我是我,如果我违法了,犯罪了,走正常程序审判我就是。”
僵持中,男民警出去了。
我问记录的那个女民警:“我现在这算什么?”
“约谈,你不要老问我,你没有这权利?”
“我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我为什么没有说话的权利?”
沉默中…
我由于低血糖,头晕恶心,两度呕吐不止,他们没有给我任何的救助。
六点多,他们开始吃饭,我不吃,问为什么,我怕有地沟油,“这是我们食堂自己做的,绝对没有地沟油!”我多次要求把孩子抱来,孩子没有我不行,他们一个个都出去了,说要向上面反应。
僵持了两个多小时,又来两个人,介绍是他们领导。
我目不转睛瞅着他,我现在要求把我的孩子抱来。
他又把前面对你的那些情况跟我说了一番,我还是那句话要求把孩子抱来。
三个人开始给我解释如果采取强制措施法律规定不能抱孩子
“现在对我采取强制措施了吗?在你们没有出示证件之前,我有权利把我的孩子抱来。”
“你看你这就不配合,一点看不出来你着急回家看孩子”
我非常着急,我生这孩子很不容易,三个月就出现流产症状,一直保胎,通过痛苦的手术生下他,但是我也不能不明不白的就让你们把东西拿走。
“反正你又没付钱,你又没什么损失,让他们找快递或者找我们。”
已到晚上九点半,他们才同意我回家,十几个人陪伴我五个小时,三辆警车,一辆起亚吧(记不太清了)一辆丰田霸道,如此高规格的“关照”我这个开网店的,我很害怕。
我告诉他们,我是个佛教徒,我相信因果报应,我常自省,有无做过缺德事,我怕遭报应,做事留点底线,对方回应,我是个唯物主义者。
一进楼道就听见儿子在哭,老妈用眼瞪着我,你跑哪儿去了,不知道孩子没你不行吗?好不容易才哄睡着,我睡了两三个小时,噩梦连连,一直胃疼,早上起来看见旁边躺着瘦弱的孩子,泪如雨下,他那么小,他那么无辜。
早上想出去给孩子买点药,一直不敢下楼,万一又有十几个人等着我呢?万一我也被失踪了孩子怎么办呢?我迷茫,我惶恐。今天早上,我神情恍惚,还没从昨天的恐怖中走出来,把孩子不小心掉在了床下,幸亏有拖鞋在,孩子没摔坏,孩子哭,我也忍不住痛哭起来。
你究竟做了什么?他们为什么这样对我?这是不是株连?你是我们家的唯一经济来源,现在你不家,经济枯竭,看来我的自助都会有障碍,我怎么办?蹲在家里坐等饿死?我想,如果我们活不下去了,我只能带着哥哥和孩子上街乞讨,等你回来了。
刚刚,接到房东通知,让我月底搬家!杀人不过头点地,难道非得逼死人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