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8-10

李和平妻子:我的丈夫李和平之七

 文/王峭岭 2015.08.10

  昨晚收到儿子的短信:妈妈,何时来呢?我答应去接他,因为春富律师出事,就又被耽搁了。我的眼泪不争气的流出来。我一时还不能回这个短信,因为我解释过太多次了。如果这个孩子的父亲真的杀了人,贩了毒,放了火,我可以坦然对儿子讲,父亲做错了事,我们因为爱,和他一起站立。无论他怎样,我们接纳他。
  现在的问题是,他的父亲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赋予的律师阅卷权,他的父亲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赋予人的在刑事侦查阶段的不受刑讯逼供的权利,而被公安机关带走,现在连涉嫌罪名都未告知的情况下,家人备受煎熬的情况下,我告诉儿子的却是,不要以恶报恶,要以善胜恶。
  难道不是吗?和平终究会出来,不是吗?春富终究也会出来,不是吗?最难的不是人出来,最难的是经历这些,让我不去怀恨。
我记得搜查时,那些便衣口口声声说结案案子无关的东西都会还回来,但是却不给我搜查清单。我因为信任把纸箱子借给公安,难道每个公民在警察执法时应该不配合吗?到现在我借出的东西还未见归还。我等48小时以为能收到文书,但是最后却是家人和律师陪伴踏上寻找丈夫的路程。
  如果恐怖活动之后,还有人声称要为恐怖活动负责,那我们从小被教导热爱的国家,她的执法机关,是否也应该为以公安名义带走的“人民”,发个声音说是某某带走的呢?
  所以,最难的不是人能否出来,最难的是经历这一切后,我知道上帝要我饶恕。到这个时刻,你才知道爱与饶恕是多么的难!!!你见过集中营里出来的基督徒饶恕曾经折磨他们差点死去的纳粹军官吗?是的,我看过他们写的饶恕的见证,现在我知道那样的饶恕,得对上帝有多大的信心才能做出啊!你听过以色列的情报机构几十年一直追讨纳粹在逃战犯的事吗,我听说过,过去我觉得犹太人太不依不饶了,现在我开始理解,如果你没经过强大权势和弱小个人的不公平,我们就不能说自己可以真正的饶恕。

  请每一个看到这文章的朋友帮助我,为我在上帝面前祷告哪怕只有一句,不要让恐惧和仇恨占据我的心,让我即使在觉得被不法对待时,依然还能学习上帝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