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8-13

欧彪峰:小夥伴考拉

說到「考拉」,可能很多人就會聯想到樹袋熊,這是澳大利亞的國寶,一種奇特的珍貴原始樹棲動物,體態憨厚、性情溫順,喜歡吃桉樹葉,又特別能睡覺。

但我現在想說的「考拉」不是指樹袋熊,而是一個名叫趙威的90後小姑娘,她年輕貌美、活潑開朗、落落大方、心地善良,「考拉」是她的網名,微信群組「小夥伴」的群主,這個群組基本都是80後、90後的年輕人,群裡吃喝玩樂、天南地北、古今中外無所不談,還有些小夥伴願意分享自己的喜怒哀愁或情感隱私,當然也不迴避政治話題,小夥伴們和朋友們都習慣叫她「考拉」,叫她群豬她也不生氣。

第一次認識考拉是2012年9月,當時受朋友之邀去閩南遊玩而途經福州,得知著名網友超級低俗屠夫吳淦先生也在福州,特意慕名前往拜訪,屠夫兄聯繫了附近幾位網友給我認識並一起晚餐,其中就包括「福建三網民案」當事人之一的游精佑先生、游明磊先生以及考拉。

在微博、微信等網絡社交平台與考拉互加好友後,發現她和別的同齡小女生完全不同,她對當下發生的許多社會公眾事件比較關注,並且我在參與某些具體抗爭行動時,她還打電話過來瞭解事態進展並給予支持。

再次見到考拉是在2014年10月底,她來湖南長沙旅遊訪問朋友,我專程從株洲前往會面,此時的她已在北京一個律師事務所工作多時,擔任知名人權律師李和平先生的助理。比起兩年前剛認識時她已成熟很多,也更加漂亮,甚至我還驚訝是不是同一個人。

她說這是第一次來長沙,問我市區有什麼具地方特色的景點值得逛逛,本來想帶她去爬岳麓山,順便看看辛亥革命時期風雲人物的墓地,由於下雨的原因,後來只陪她去天心閣、簡牘博物館、湘江河邊參觀遊覽了半天「因為這幾個地方離她所住的賓館不遠」,並請她在坡子街吃了很多長沙特色的小吃。

今年7月10日,當局在全國範圍內大規模非法抓捕、約談維權律師和人權捍衛者,考拉也未能幸免,當天下午在北京家中遭警方帶走,二十天後其家屬委託的任全牛律師才打聽到考拉被羈押在天津市河西看守所,到今天8月12日為止,已經過去33天,考拉的家人還沒有收到當局給出的任何書面通知,辯護律師也不被獲許會見。

可愛的考拉妳現在還好嗎?看守所的飯菜能吃的習慣嗎?有沒有遭受虐待或酷刑啊?小夥伴們都在焦急的等待妳早日出來,等著妳一起搶微信紅包呢⋯⋯

欧彪峰拙筆

2015年8月12日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