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8-15

湖北仙桃市劳动局为钱卖学校引发抗议










湖北仙桃三技校曾经在当地辉煌多年,如今已奄奄一息,5年前劳动局部分人员为钱卖学校(人已换岗不负责,钱至今说不清去向),卖的是与教育八竿子打不着的广州泰合保险广州分公司总经理彭某,如今,学校10余个专业砍的还剩1个,2014年招生9人,设备全卖,眼下正找借口学校无市场要撤销,学校仅剩余地皮。

全体教职工多次向上级反映情况,上级说是上级的决定,问上级的上级,不让问,问就以开打威胁。老师们懵了,联合与泰合方交涉,被全体武力驱赶外(伤10余人),并撂下一句类似于周星期《功夫》电影里的经典台词:还有谁?都给我滚蛋,教育关我屁事,还招生9人?马上就撤销。

老师们至今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们为的就是地皮,他们这堂高超的“厚黑课”远是半辈子兢兢业业育人的全校老师们备课本里永远也找不到的。

老师们潸然泪下,领导找了,市长热线打了,谁都管不了?果然如周星驰电影《功夫》里说的: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

以下是具体情况:

仙桃技校之殇
2010年6月,经局党委研究决定,整体将技校转让给时任泰康保险广州分公司总经理彭祖胜,其人于2011年5月才成立了广州泰合保销公司。当时参加改制的人数为59人,达到50岁的人数为19人,改制方案规定此类人员全部内退,其它员工保留编制、保留身份,保留待遇,并在原有的基础上有所提高。整体转让给受让方,并与我们签定了改制合同,明确规定了:①我们未来的希望,受让方5年内投资不少于1亿元办学,五年内在校学生规模达到10000人以上;②我们的未来保障(当生源减少或停办时,由市劳动人事局重新统一安置工作)。鉴于此,我们这一群职工在充满期待和希望里顺利地被改制。 
 
然而,改制后,事实并非如此:①招生形势急剧下滑,2010年为211人;2011年为196人;2012年为163人;2013年为34人;2014年为9人;②专业砍削:受让方在未征求教职工意见的情况下,决定只保留呼叫专业,其他专业全部停办,导致作为职业技能培训基地的技校,丧失了为社会输送各类技术人才的功能,有悖于国家大力发展职业教育的相关政策,而2006年—2010年期间学校共有专业:中式烹饪、平面广告设计、数控技术、机械加工、电算化会计、汽车驾驶与维修、计算机应用与维修、电子电工等专业。③设备变卖:2013年价值近200万的数控专业实习实训设施被作价贱卖;④待遇无保障,师资流失:学校经常拖欠教职工资、保险和公积金,加上受让方毫无办学经验,既不懂招生,又不懂内部管理,其本意也不是为了办学校,强迫教职工卖酒、卖保险,改制初共有职工100多人,时至今日只剩16人。 
 
生源严重下滑,受让方在2013年强行推出了内部退养方案,一而再的让达到50岁的教职工内部退养,待遇为50%的基本工资。当时,老师们对学校已绝望,回想起学校当年的辉煌不禁潸然泪洒。
 
 
2015年7月当全体教职工听到老校区资产处置的消息时,第一时间到劳动人事局了解情况,得到的情况是:处置老校区资产是上级和泰合的决定,你问我问不着,教职工的想法是:①以受让方目前的办学能力肯定无望;②老校区资产处置了,我们的未来还用什么来保障?
以上就是我们的情况反映及诉求,当我们有困难时,劳动人事局就是我们的衣食父母,但一次次的情况反映均被告知不是我经手的。我们是一群有理想、有着深深技校情结的技校人,我们热爱本职,热爱我们的工作,我们更希望有尊严的站在我们的讲台上,为职业教育事业贡献我们的光和热,改制的失败,我们是无辜者,我们不能把希望寄托在一家把教育当儿戏的空头公司,我们相信政府,政府才是我们的希望,我们渴望工作,我们的请求是一致的,按照仙劳社[2010]3号文件第二条规定,统筹安置教职工。尊重合同,落实合同是我们共同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