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8-31

李和平妻子:我的丈夫李和平 之八

 文/王峭岭 2015.08.31
就在昨天,8月30号,我和李春富律师的律师,李和平律师的律师,到了天津。今天才想起,我们在国际强迫失踪日来到天津,非有意为之,但是却极有意义。春富的律师说我们家属要是当日回北京,就把手续办好,他们不用我们陪伴。我和弟妹说:"你们是双重艰难下过来的,我们怎能后退?”

难道不是吗?现在律师代理“被失踪”律师的案件之压力 ,已经到了“空前绝后”的地步。或许我高估了现在的压力,想起和平以前的一句话, 叫做冤案“没有最冤,只有更冤!”那么现在是否也要说,没有最难的时候,只有更难的时候?

如果这样子,向所有成功办理了代理手续和没办成代理手续的律师们致敬.谢谢你们,即或没办成代理手续,你们也是我们家属深深感激的!另外,谢谢那些打电话 ,微信,关心我们这些家属的人,有时我不得不匆匆挂掉电话,你们知道我电话里不便多说!!

这是头一重压力。另外一重压力是天津滨海大爆炸后,我们不断的看着官方和民间的各种真假难辨的报道,春富妻子因没人带孩子,打算要带五岁儿子同去。我坚决反对,我说你就是辛苦点当晚回,先别带孩子去.因为天津污染现在说不清。就在这种情况下,律师们来了,我们家属更要来。

很高兴我陪着律师们来了,因为天津公安局河西分局预审支队的赵旭队长,两位律师没有见过,我却是见过的。我有很多担心 ,担心像上次全璋律师的律师“要求了两个小时”才见到赵旭队长。

所幸我们八点到了,八点半才上班。我们就等在门口,终于在八点半等到了赵队长。

其实结果在我们预料中的,依然是无文书,只是律师和我们都不愿意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