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8-23

无锡公权力滥用公共资源


 

  全国明令禁止强征强拆,而无锡的拆迁问题愈演愈烈,近期仍有两起强拆案件,分别发生在新区和惠山区。官员不考虑百姓的幸福指数,仍然不断剥削农民手中仅有的一点资源。

 

除了“明抢”,对于后续工作他们也是尽心尽力,百姓反映情况,推卸责任,互相踢皮球,百姓上访,接回后不考虑解决,等到全国重大节日的时候,用尽各种办法维稳访民,“稳不住”的就用尽各种办法进行控制,打压。

 

利用公权力浪费公共资源的例子就有很多。在无锡市范围内,主要监控和人控。其目的,控制每家每户访民的动向用以拦截,不让访民响应习近平的反腐政策,到北京举报和反应情况。

 

如无锡崇安区广益街道的沈爱斌,因营救黑监狱,被当局认定为打击对象。2015年3月重新换了高清探头,沈爱斌说:“他们利用纳税人的钱安装监控对我进行控制。我是最基层的老姓,他们滥用公权力在做违法犯罪的事,这种事在无锡无所不在。”对于沈爱斌这类“控不住”的就用法律手段打压。据了解,沈爱斌在2015年八月份半个月中被传唤五次,其中一次,栽赃他妨碍公务,对他监视居住。

 

前十年,无锡黑监狱泛滥,据无锡丁红芬不完全统计,无锡设立黑监狱108所,关押人数两百多人。2013年622铲除黑监狱冤案发生后,无锡黑监狱暂时消失了(因政府部门没有因黑监狱处分任何人,也没有公开黑监狱不可再有,不排除黑监狱死灰复燃),代替黑监狱的是每户访民家门口安装监控和人控,这些监控由各区派出所24小时专人专管。

   
   滨湖区太湖街道的丁红芬家2012年在她家正前方安装两只高清探头,只对她家门。丁红芬对违法的探头复议起诉,拆除后,换来路政探头,本是监控路况的探头,调转头直对她家门口。她家曾遭砖头砸玻璃,报警后,民警不肯调取监控视频,保护黑社会作案,其监控目的仅仅监控访民的动向,以便打压。

 

而滨湖区太湖街道,对许海凤全家不惜代价,总共安装14个探头,其中高清3只。因许海凤全家四代人上访,监控布满房子四周,不留死角。政府还安排十七个黑社会加五辆车蹲点在家门口,全家遭跟踪,防止到北京揭露:滨湖区以区委书记袁飞,副区长宋晓,太湖街道书记许年平在京雇佣黑社会绑架全家祖孙四代,揭露滨湖政府黑社会行为,卖地,偷拆房子,绑架抢劫。整个无锡市对她家的打击最大,维稳力度最大,从2014年至今,人控加监控长达两年之久,因她84岁婆婆周静娟和76岁母亲王金娣百次上访,最后被逼天安门,中南海,美国大使馆,法国大使馆放礼炮。

 

滨湖区雪浪街道余红英,她的周围仅剩她一家,公公上访。在2015年2月她家四周安装三个高清摄像,前后安装两个集装箱,用于政府雇佣的几十名不明身份的的人轮班休息,仅本人看见的一次就是雪浪街道南泉派出所协警送的饭。

 

滨湖区河埒街道的程茂娟为了父亲的事上访,回来遭监控,离开监控视线,人跟踪,限制她上公交车,把她截下殴打致大腿骨断裂致重伤残,公安立案不抓人,她胞妹程盛也被逼上访。程茂娟在医院伤势未愈,公安明知施暴者是谁也不抓,无人出面解决问题,还遭到医院的驱赶,最后她忍无可忍去法国大使馆撒传单喊冤。

 

无锡滨湖区是重灾区,他们要把地方能解决的问题推向中央,使馆区。到了重大节日,无锡市各个区都有人控监视,跟踪。滨湖区雪浪街道石塘村冯小妹家,村委隔两天派人看她是否在家。同样遭遇的:崇安区尤建英,浦兴娣,殷锡金,毛仁兴;新区黄民菊;滨湖区余飞,龚根娣,吴荣华,浦赛娣等等。

 

作为周永康老巢的无锡,周大老虎,杨卫泽被抓,无锡官员不知收敛,反而越来越猖狂,在习近平依法治国的政策下,无锡官员真当这仅仅是口号?还是有谁在撑腰,和周永康一样给习近平出丑?

 

    土地是国家的,这些官员争相出售国家的资源来满足自己的私欲低买高卖,而对于农民失去土地后的安顿以及生计问题毫不在意,并直接丢给社会或丢给他们的子女,为社会增加更多的负担,而他们却用国家与百姓的资源去挥霍。让人痛心不已,全国每天都可能在上演这样的一幕,这社会需要更多的正义,需要更高的严刑峻法来约束官员手中的公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