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9-28

佳期:请把考拉还给我们(14)

文/佳期
    确切的说我有80天没见到考拉了,其实我一直在逃避这件事,因为实在是不敢想象,她在经历什么苦难。其实多数时候,我们是孤独的,我们所坚持的事,从来被伪正义所欺辱。
        7月10号那天,我已经搬到考拉那里,闯进来的那些人为了孤立她,把我们分别带走。也就是那天我们被迫分开,失去了联系。
        那天那些人冲进来,我叫了考拉好几声,因为没经历过我以为他们是强盗。是的,我非常坚定的认为他们是强盗。闯进来之后把我和另外的租客打翻地,强行冲进我们的房间制住了考拉。收走了手机和一切可以联系外界的东西,并且砸碎了一部手机。当时我们都穿着睡衣,是正要换衣服出门吃饭的时间。对,忘了说,他们是冒充快递闯进来的。前一晚,考拉在睡前跟我说,如果她被捕,请我不要慌张不要害怕。就是这样,我们终于面对了这样的野蛮,一共两个女孩,冲进来十几个男人!还有专门来搜身的一个女孩!我大声的叫骂,被勒住脖子,听见的是辱骂声和高声喝令。
        我有一小段时间是昏迷过去的,接着就把我们分开带走了,我一直被孤立在一个派出所,问了我很多事被我胡言乱语的模糊回答了。
        但有一个问题,当时让我恨极了,那个人问我,你和她是同性恋吗?他问我跟考拉,是不是同性恋。问了我好多句,并且还让我确定。我一直在摇头,从上午十一点到晚上十一点,我回到家,已经是一片狼藉,所有的东西都被翻找出来,我站在房间里,气急反笑!我想到了我奶奶跟我说,她父亲为了打鬼子,在她三岁的时候就没了!我想起考拉嘱咐我,一旦她被捕让我不要害怕!这是这么久以来,我对这世界这么绝望!
        我不知道考拉现在在哪,我问了很多人,没有人回答我。已经80天了,上天无地入地无门!
        我多想离开这里。
        有一段时间,我总是会梦到她,能到考拉会怕,我们是放弃了她,梦到她落泪。我最怕的就是这样,我认识她这么久,从来都是我泪眼相向,她从来都是笑着安慰我。我总爱叫她的名字,她都知道。
       此时此刻,我却怕她不知道。                                           ——佳期

赵威 又名考拉,北京,李和平律師助手,7月10日17:00被帶走,先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和危害國家安全犯罪被刑拘在天津河西看守所。9月17日律師被告知罪名增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並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期间律师一直无法会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