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9-23

我的丈夫李和平 ----2015年中秋节增记(一)

往年的中秋节我是没有感觉的,因为我不爱吃月饼。小时候还盼着中秋节吃上有冰糖和青红丝的月饼,后来的月饼实在没啥可吃的,不是用料不好,而是太好了,比月饼更好的东西也是极大丰富。而今年的中秋节,却是我不由自主的老想起来,老想起来以前和平在家的时候,我们觉得中秋节可有可无,现在人“被迫失踪了”,中秋节的团聚,就格外对我们这个家庭有“讽刺意义”。
今早我亲醒睡梦中的女儿,叫她起来上学。我开她的玩笑,现在是妈妈亲醒你这个睡美人。等爸爸回来,爸爸亲醒你这个睡美人。一直等到上帝给你预备的那个王子出现,到时候那个王子亲醒你。因为提到了爸爸,我心里是有些担心女儿的心情受打击,我问女儿:“你知道爸爸去哪里了?”女儿迷迷糊糊中道:“爸爸跟警察走了。”
我心里一松,孩子没说“被警察抓走了。”孩子也没说“被警察带走了”,孩子说“跟”警察走了。我心里是安慰的,我不愿意孩子在她成长的过程里面对警察这个角色感到“混乱”。
我记得就在7月10号中午,十几个便衣警察在我家里搜查时,女儿当着那十几个人的面问:“妈妈,为什么警察很坏?”因为女儿是跟着爸爸早上一起去上班的,目睹他的“父亲”在办公室附近被“控制”了,又亲眼看到警察涌进家门。
当时我也是当着那十几个人的面,对女儿肯定地说:“好警察是保护老百姓的。”女儿被我肯定地回答安抚住了,那天还跟小区物业上的那个见证搜查现场的师傅一直在玩。
有一天,女儿突然问我:“警察为什么要抓爸爸走?”
这是个难题,因为向一个五岁的孩子,解释她爸爸的对公平和公义的寻求,是比较不容易的。
我思索再三,终于觉得还是要解释,并且解释清楚。
我说,就像,你被鹿哥打了,你的爸爸站出来,说:“鹿鹿,你不对!怎么可以打小妹妹”,但是鹿哥的爸爸,不干了。鹿哥的爸爸就叫人把你爸爸抓走了。(鹿鹿是我大学同学的儿子,比我女儿大四岁,是我家邻居)
女儿听到我的比喻,真的是笑得“咯咯”出声。现在我想起来,那动听的笑声仿佛还在耳边。她说:“妈妈,不可能。因为他们是兄弟。”
我一怔,问:“谁是兄弟?”
女儿道:“叔叔跟爸爸呀!”
我确实惊讶,我从没说过我这同学跟和平就像兄弟一样。女儿自己看,自己判断。
我肯定的对女儿说:“兄弟也会打架。”
女儿晃了晃头,道:“反正我是没看见他俩打架。”我女儿常跟鹿鹿冲突。
我强调:“总之就是这个意思。一个小孩子被人欺负了,爸爸说了公道话,就被‘欺负人’的那一方抓了起来。”
不知道女儿明白了没有,但是我倒觉得我明白了。林肯总统在南北战争结束后,他的太太说:“我们打败了敌人。”
林肯总统却说:“没有敌人,只有兄弟。”战后林肯还邀请南方军队的副司令白将军做了国防部长。我们没有敌人,如果说真有敌人,就是那位总让人彼此自相残杀的“撒旦”。这不是我说的,这是圣经里的写的。
所以这个中秋节,虽然我的丈夫和我们不能团聚,但是我们依然感恩。感谢上帝,虽经历这些,孩子们没有仇恨。
李和平律师的妻子
2015-9-23 于中秋节前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