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9-22

李方平律师 9月22日要求会见屠夫吴淦小记

李方平律师:自六月下旬厦门思明公安通知吴淦被以“寻衅滋事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批捕后,办案单位以“危害国家安全犯罪”为由不同意燕薪律师会见。逮捕后又已侦查三个月之久,2015年9月22日我到福建省永泰县看守所要求会见。只有一位长者在门卫室值班,看见我过来有些惊讶,赶紧向所长报告。所长通过门卫告知没有接到办案单位通知,律师不能进来。门卫以此为由拒绝我进门,僵持中我趁他人办事也进了大门。门卫非常惊慌,我安抚他说先在门卫室等等。质疑中,门卫略表歉意的解释:”我也搞不清楚,事情为什么会搞成这样”。我说你继续跟负责人联系,我再等半小时,没有回复的话,我还是要上去。门卫脸露难色,我说这不是为难你,我是履行律师职责。我多次与所长通电但无人接听,大约半小时后所长回电坚持说没有接到办案单位通知,不能接待我。我告知律师是通过看守所窗口要求会见并递交手续,办案单位同不同意会见是另外的问题。你们怎不能把律师拒之门外吧?所长考虑了一下说,那你进来窗口递交手续吧!
进到接待窗口,没有警察,公勤人员也是松松垮垮的,以前那种明显紧张已悄然消失。寸步不离目盯跟踪的警察没有了,佩戴微型摄像机过来接收手续的警官也没有了。我随便问问吴淦身体情况怎么样?立秋了,想送长袖衣服怎么办?一个工作人员说:这么年轻,应该没什么问题吧?衣服?我不清楚。给人的感觉好像支支吾吾。正好所长进来,我又问送衣服的事,所长略有所思,说还是等通知了再送吧!考虑到吴淦是寄押在永泰看守所,我追问所长,是不是办案单位又提走了?所长好像跟没听到一样不置可否,径直离去。
递交完会见手续,我到驻所检察官跟踪上次情况反映的回复问题。同时向检察官了解厦门思明公安是不是不在永泰异地寄押了?检察官说家属没有收到手续吗?我说没有通知家属,请他核实一下。我们也会同时向厦门思明检察院核实。检察官非常认真负责,初步核实吴淦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批捕不久后就已被带走。但去向不明,请我们向办案单位和检察院进一步核实。
17时许接到永泰县看守所电话,告知办案单位不同意律师会见吴淦。我要求代为转告请办案单位把书面决定邮寄我所。
仰天长叹,屠夫何在?脑子里突然像快门一样弹出好多关键词:厦门?福州?天津?看守所?指定监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