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9-28

陈科云律师:【声援人权律师,是任何正义之士的道义责任】——“南方老头”黄永祥会见纪实

9月25日,在广州市增城区看守所,我终于会见了“南方老头”。
“南方老头”本名黄永祥,广州市花都人,是南方街头运动中一位极为低调和豪爽的义士,一个坚定的政治反对者和自由战士。8月27日被广州市增城区公安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网上传言其被刑拘的事由,是在公共场所穿着印有“声援人权律师王宇”字样的文化衫并拍照上传网络、参与了邮寄声援人权律师的文化衫。而我此前在9月6日去会见时,看守所以案件涉嫌“危害国家安全”为由不予安排,并出示了增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麦大队长的手书为证。
不知是所谓“危害国家安全”的事实不存在,还是我此前对看守所滥用职权的投诉起了点作用,亦或是网友们对声援义士的再声援产生了影响,此次会见竟然出乎意料地顺利!
接过我递交的律师会见犯罪嫌疑人所需的法定“三证”、填写完当地土政策规定的“会见申请表”、核对律师证原件后,看守所对外窗口的值班警察很友善和快速地给我办理了会见手续!进入律师会见区域,稍候片刻便见到了我的当事人。

除了嘴唇上下长出来的那二撮小胡子外,这个网上自称“南方老头”的老网友,竟然不再具备其他与“老头”身份相符的半点特征:略带点艺术型的小长发,黑黝而发点微光。饱满而高亮的额头,酷似于传说中那种神童的容貌。面容红润,微露羞赧,似乎是在这不应该见面的地方见到我一样,腼腼腆腆地伸手拉着我,轻轻的一句“辛苦你了”,声音虽不宏亮,却是中气十足。那炯炯和如炽的目光,三、二步便跨进会见室的矫健身形,让我顿感这个已届不惑的“老头”,其实就是个阳光的少年。
稍稍寒暄,“南方老头”便告诉我:“9月6日你来会见时,看守所将我妻子写的委托书给我看了,我已明确表示同意你担任我的辩护人。但我当天并没有见到你,听说是因为他们不让你会见。后来市局的国保提审我时,我对此提出了抗议,此后都以他们侵犯我的辩护权、无理和违法阻碍律师会见为由,拒绝回答他们的任何问题。”
当我问他涉嫌的罪名及被刑拘的事由时,“南方老头”说:“8月26日深夜,一伙自称广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便衣,在没有出具任何法律手续情况下,强行闯进网友刘亚杰(本名刘金莲)家中,把我和一同借宿在刘亚杰家的网友十三亿等人从睡梦中叫起来,非法传唤到增城永新派出所进行讯问。27日晚,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对我刑拘。28日一早,将我送到增城看守所非法关押。他们问我是否参与了声援人权律师王宇?是否参与了邮寄声援人权律师王宇的文化衫?是否知道刘亚杰邮寄文化衫的事?我说‘没参与’,‘不知道’,我也‘没有任何违法犯罪行为’。我反问他们凭什么无缘无故地抓我?有什么证据?我寻了什么衅、滋了哪些事?但他们都一个没有回答我,只是告诉我,如果他们违法,可以去控告!”
当我问到公安讯问过程中是否存在刑讯逼供等违法行为时,“南方老头”特别气愤告诉我:“9月10日是我生日,那天来提审我的市局国保说我‘态度不好’,‘不配合’,不仅威胁要判我十年,还冲进我坐的讯问室里间,用很厚的一叠材料纸砸了我。他们还骚扰我的家人,用他们诱骗我姐姐拍摄的一段‘劝降’视频来威胁我,叫我‘配合’,否则,要对我家人不利。此外,他们还对我实施变相酷刑,指使看守所把我关到一个很多人的监房,30平米左右的地方居然关了35个人,连睡觉都只能侧着身子;而且没有放风,也不许加餐。”
愤怒之余,“南方老头”表示:在如今这样无法无天、道德沦丧的专制环境下,那些以保障人权为己任、愿意为弱势群体维权、敢于替异见人士辩护的人权律师,都是了不起的自由战士,也是自己一直崇拜的偶像。声援710事件中被违法抓捕的人权律师,是任何正义之士应当担负的道义责任;遗憾的是虽然很想为那些被非法拘捕的人权律师们做点什么,但自己做得很不够,既没有所谓的在公共场所穿过声援人权律师的文化衫,也没有参与邮寄文化衫。如果自己这次坐牢也可以算作是在声援人权律师的话,将感到无比的荣幸!他还表示:追寻自由的道路的确还很漫长,但决不会放弃,正如自己在微博个性签名中许下的诺言一样,“如果自由在远方,我愿意死在路上”!

从“南方老头”陈述的事实来看:所谓寻衅滋事,只不过是涉嫌声援被捕的人权律师而已,真不知声援人权律师何罪之有?至于“危害国家安全”,纯粹是无中生有。
在长达二个多小时的会见即将结束时,“南方老头”请我代为向所有关注和声援他的网友致谢!并请我转告所有的同仁:他没有任何违法犯罪行为,面对无耻的构陷,他绝不会屈服;他身心安好,还坚持天天煅炼,在争取自由的道路上,永远期待着与大家携手并肩!同时,他也希望大家多多保重!并祝大家中秋节快乐!~~陈科云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