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9-27

陈泰和: 请善待被捕律师,为了社会和平稳定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中秋在中华传统中是仅次于春节的全家团圆阖家欢乐的喜乐佳节,每个中国人都体验着这个节日给自己带来的亲情、团圆、合满和幸福。但在710被抓捕的其他律师、公民们那里,想回家过中秋可以确定是不可能的了。他们被关在看守所,或被监视居住,独在囹圄为困囚,悲催思亲逢佳节。作为710被抓捕的律师之一,我更有体会,在被监禁的每一天都渴望着自由,都希望到外面被暴晒、雨淋、风刮,被雷劈闪电惊憟,尽管危险,但相对自由,这点危险算什么?每天都思念自己的家人,尤其是年幼的儿子,都想告诉家人,作为爸爸、丈夫、儿子的几个角色的我爱宝宝、妻子和父母,并时常会泪盈满眶,心中总会涌起一种催泪的情愫。但总是心里叮嘱自己要坚强,要存活,不要让人看到自己柔弱悲催,所以总是克制住已经被情愫打开泪腺的眼泪,让它们仅仅在心灵灵魂的最脆弱处感动自己,不为外界所知。

我很幸运,这一切悲催和煎熬已经成为过去,如今自由地坐在自家温暖柔和的台灯下写这篇文章。当想到这些律师朋友们,就时时为他们担忧。昨天我看到某律师的访谈,说到自己因为虐待牙齿大都已经松动,被电击脸部体验的是灵魂出窍的痛苦,被反剪双手折磨,则更是担忧至甚。我再次感叹我的幸运,也许是朋友说的,我是个有福报的人,因为我从7月12日被关押直到被释放出来的8月22日,负责侦查审讯看管我的桂林公安多达30人的专案组警察们,没有一个谩骂我折磨我虐待我,我一直被他们善待。我在被拘押期间就坦诚地告诉警察们,感谢你们的善待。尽管他们对我真的很凶猛,办案的时候,铁定要把我办成铁案的那种攻击事态,让我觉得是要将我置于死地,但至少,他们有素质,不会搞原始简单低级的肉体折磨和摧残。正如他们所说,虐待我,将我判刑,会把我逼迫成为党国的敌人,但他们真的担心党国多我这么一个连枪都不会开的敌人会是危险吗?我认为还是他们的素质,使得他们一直善待我。

也正是因为我得到的善待,所以我在出来后总是以和平的心态继续我的生活和工作。所以,我在此呼吁,为了中国社会的和平稳定,健康发展,请善待所有被捕的这些律师和公民,以我的经历,我知道:他们需要被家人知道具体的监押场所,他们需要家人存钱送衣,因为没有钱,饭盒、饭勺、水杯、牙刷都无法买一个新的,只能用毒贩、杀人犯、强奸犯等真正犯罪贩子留下的旧物,牢饭堪比猪食无法下咽,这些律师和公民根本无法适应;他们需要听到家属的声音,哪怕一个问候,他们都会感到社会的温暖;他们如果有年幼的儿女,他们会想死他们;他们需要看守所的管教干部的关照,以免被牢头狱霸恐吓折磨虐待,以免被笼子里面的强制劳动逼迫焦虑煎熬。在提讯的时候,请给他们一张舒适的座椅,因为审讯暴力犯罪的铁椅子极其不舒适;提讯时给他们准备矿泉水、饮料、快餐、香烟,让他们感到在严峻大环境下的个体关照和帮助;他们需要洗热水澡、吃青菜、喝牛奶;他们需要见律师,需要连接外面的世界;他们需要看书,需要在监牢中漫长的无人无知己倾诉的时候找到一个精神寄托和消费……让每个办案人员从小我做起,善待他们,温情感化他们,不要将他们逼迫成真正的敌人。

也许,正如我的办案人员说的那样,党国那么大那么强,何以畏惧这些渺若水滴的小小敌人?我说,的确如此。但是,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觉得自己要对如此巨大的雪崩负责,而实际上,正是这不计其数的雪花制造了危险的堆雪和让每一个人都无法幸免于难的雪崩。我们的社会,不需要互为仇雠的敌人,不需要七月飞天的冤雪,不需要同归于尽的雪崩。

陈泰和2015年旧历八月十四于桂林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