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9-25

徐琳:可敬又可爱的韩良老伯

       朋友告诉我,到了重庆应该见一下韩良老先生。于是我们通过重庆的朋友联系上了韩良老先生,并约好了跟他在一个地铁站里见面。
        我们到了后等了一会,韩良先生来了,老远就看见他穿着一件醒目的民国国旗T恤衫,虽然步履有点瘸,但人很精神。
        韩良老伯很热情,跟我们一见如故。通过他本人的讲述和朋友的介绍,我们了解到韩良老伯一些有趣的经历。
        韩良老伯是滞留在大陆的民国军官的后代,生于1949年。他从自身经历看透了中共的邪恶黑暗,又从父亲那里了解到了很多关于民国的真实情况,于是就经常跟别人讲民国的真实历史,讲中共的邪恶黑暗。2000年他选中了杨家坪这个地方作为固定的讲述场所,久而久之形成了大家都爱去的演讲集会之地,甚至五毛也在那里集会演讲。从此后他更是几乎每天下午都去,慢慢的他拥有了大量固定粉丝,也因此成为了当局的眼中钉,经常是一大帮国保、警察把他抬走。次数多了,国保、警察也烦了,跟他说:我们也不想管你,可是有人投诉,我们不得不管啊。原来是那些五毛搞的鬼,当人们都围着韩良老伯、没人理五毛的时候,或者他情绪高涨的时候,五毛气不过就报警、投诉,于是国保、警察就只好过来把韩良老伯抬走。韩良老伯情绪一高涨了,就喊:“打倒共产党……里面的腐败分子!”前面他喊得很大声,后面一截就故意把声音压得很低。国保说他:“你怎么在公共场合喊‘打倒共产党’?”他说:“我喊的是‘打倒共产党……里面的腐败分子’,你没听到后面这截吗?这样喊难道有错吗? ”国保说:“你前面喊得震天响,后面喊得跟蚊子叫似的,谁听得到?你是故意这样的。”他说:“我年纪大了,气接不上来,只能喊成这样,没办法。”国保哭笑不得,也不能拿他怎样。
        韩良老伯还喜欢用唱歌的形式揭露、抨击专制,并且根据大家耳熟能详的一些歌曲自己改编歌词,唱得有声有色,很受大家欢迎。他当即唱了几首给我听。他虽然66岁了,但唱起歌来仍然声音洪亮。我觉得他的歌词改编得也很好,把社会的很多黑暗现实都编进去了。当他知道我们创作了很多民主歌曲,兴奋地说太好了,叫我马上把那些歌都传给他,他要学着唱。
        只要天气合适,韩良老伯就穿着那件民国国旗T恤衫。国保叫他脱下来,他坚决不脱,后来国保说花三百元买他的民国国旗T恤衫,他说三千元也不卖。国保没办法,只好任他穿着。整个重庆大概只有他一个人穿这衣服。有朋友说你就三千元卖给他们呗,然后你再去弄一件不就得了。他说:国保可没那么傻,你要是卖给他们的话,他们就会说你以后再也不准穿了,否则就真的对你不客气了。他们不会白给你占这个便宜的。看来韩良老伯一点也不糊涂。
        不过当局对韩良老伯也并没有手软。2013年8月15日他到抗战胜利纪功碑为抗战烈士敬酒,国保把他拘留了13天,还打掉他两颗牙齿,把他的左耳打聋,把他的左手小臂打断;2015年8月24日他写告中华同胞书,被拘留十五天。这些都没能吓倒韩良老伯,他仍然坚定地站在反专制、宣传民主的前列。
        之后我们一起来到了杨家坪,这里果然是一个演讲的好地方。一些人见到韩良老伯,都跟他打招呼,不一会他就被一群人围了起来。由于有朋友打电话来约他有事,并且叫我们也一起过去,于是我们没呆多久就走了。他说现在还没到高峰期,每天下午4点到7点是高峰期,多的时候达上千人。
        最近韩良老伯学会了用微信,对他来说是又开辟了一个新的战场。他眼力还挺好,手机上的小字体他不用戴眼镜都能看清楚。除了脚有点不好使,身体其他方面都还好。韩良老伯信心十足,相信自己能够看到专制的垮台、民主的实现。
        作为后生的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更加努力呢?

            ——徐琳   2015.0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