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9-19

几百农民联名请愿反腐 金寨镇党委、政府干部伙同带村干部贪污侵占农民血汗钱

(2015.09.19 权利运动来稿刊登)
尊敬的领导:
你们好!首先感谢百忙之中能关注农村百姓的心声!
一、历届镇党委政府干部侵占农民利益;
屈善耀任金寨镇党委书记以来,利用职权谋取私利,命令村支书虚报农民收入,从中扣留合同款,1992年至1998年在金寨乡(当时是乡)贪污合同款60多万元,在屈善耀调走后的第二年三月份又到金寨从农经站长李元新手中取款35000元(叁万伍仟元)
二、 “十天高速路”给镇、村干部腐败侵占各种款项提供更大机会:
闻永明调到金寨镇任党委书记续保困难户,扶贫搬迁用老百姓为名,牟利买官卖官,私制政策。2009年十天高速征地,同一安康地区其他县镇严格按照国家政府征地补助每亩地3万元的标准,但是金寨镇辖区的5村农民水田按照每亩18000元,镇政府伙同村干部还私自截留5%的所谓手续费,至今没给农民说明此款扣留原因,但是款项已经被镇村领导私分,过去常说要想富先修路,老百姓希望高速路通了,干部能带领农民走上富裕的快速路,但是金寨镇辖区十天高速沿线的农民确因路致贫,地被高速路征用了,没了土地没了粮食,征地款本来给的低还被截留5%,到农民手中没有多少,现在农民没了地没了粮食收入,现在很多农民进入了没钱没粮食吃的境地,按照国家相关政策和法律,镇政府领导及各村干部此行为严重违法损害农民利益。据调查,在河滩河堤征用款96万元,都被镇政府干部贪污挪用,有的在给拆迁户发放过程中,每户截留两万元。
三、 权钱交易,买官卖官
  当一位处于基层的农村干部,在利用在村里掌控的权力,千方百计,挖空心思,贪婪肆无忌惮的寻找个人发财的捷径时,坑害农民的各种利益。
寨河村的村支书陈先位就是这种贪婪养起来的,2008年寨河村支书陈先位,从财政所领取上级给农民的粮食直接补助款8700元挪用,在2009年农民上访经过工作组查出,被镇党委书记和镇长运作下,陈先位拿出好处费,事情被掩盖不了了之。此人在村里腐败、赌博、与几名妇女通奸,长期欺占几名留守妇女,并且多次开车到旬阳县城宾馆公款开房。
任景海现任金寨镇党委书记,买官卖官把金寨镇寨河村原来文书刘虎提升为村长,把刘虎外甥陈某运作成为寨河村文书,现在的寨河村就是以姐夫陈先位、舅子刘虎、刘虎外甥陈某三人掌管,寨河村财务不明,各种信息不公开,任景海到金寨任职时间不久,但是在其位不为老百姓谋利益,以他为首和各村的干部相互勾结,谋取部分人的私利。严重侵犯当地老百姓的利益。
四、 巧设名目,抢夺农民血汗钱
2012年镇政府对扶贫搬迁户办理建房手续后,要求每间房缴纳1000元保证金,3间房要缴纳3000元,当时说建好房屋后退款,但是在建好房后政府以各种理由推脱不给退款,现在建好房的有的2年多了,拿不到自己所交的保证金,所交保证金压根就不给退了。
金寨镇因为高速路造成的近几届镇党委政府干部腐败窝,逼迫许多农民多次上访,上级总是回复责令当地政府解决,可是现任的党委书记和镇长及各领导,相互勾结,腐败一体,根本不把老百姓当回事,由于多次上访最后退回镇里解决,这些干部口出狂言,提留是符合政策的,你上访到中央国务院也没用,再说他们根本管不了地方干部的,其他镇不提留款,我们必须提留,金寨镇难道不是共产党领导的天下吗?
 寨河村河滩河堤征款96万余元,都被镇和村干部私分,贪污挪用,寨河村统计100多万的提留款,村支书和村长挥霍、赌博,一个村这么多,全金寨镇5个村这个数字有点可怕吧?老百姓现在处于没饭吃、城镇规划建房子后每家每户多达好几万的债务,百姓又进入了穷困线上。
中央到陕西省委政府都是重视农民,提高农民生活水平,建设三农发展,现在在18大的改变下,全面建设法制文明社会,希望上级领导体验民情,查实查办当地腐败问题,还给老百姓一个文明和谐的生活环境,建立公开透明的镇村两级政务财务,遏制金寨镇、寨河村两级干部这种腐败不良风气,加强打击金寨镇及寨河村类似的腐败窝,建立真正的公平还社会正义,法律尊严。

陕西省旬阳县金寨镇寨河村村民
联名请愿署名签字(见后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