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09-25

李方平律师:中秋会见天理(陈启棠)花絮

中秋前,特别跟佛山南海看守所预约会见天理(陈启棠)。电话一接通,我说想预约周四、周五会见。接电话的警官马上说,现在律师太多,不预约,你过来排队吧!我说我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陈启棠的辩护律师,每次过来你们说要预约,否则要等48小时安排……话音刚落,警官马上说:“哦、哦,那你就等电话通知吧!”随后警方时间确定在9月24日下午3点会见。
今天下午3点,我拖着大行李箱直接赶往看守所,等待会见排队的律师着实不少。因为看守所取消了预约制度,我进去后算插号进去。有排队的律师问为什么?警官很严肃的跟他解释,这是一个什么什么的案件……。因为说的是粤语,我也听不完全明白。
3点20分,终于见到天理。他说佛山检察院已经过来核实一些文章。我告诉他们这些言论或文字都是针对极端个案、弊案丛生的严厉抨击。现在把这些言论东拼西凑拿来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非常可笑,这些都是言论自由的问题。天理还追问自己写了控告材料,检察院是否收到。当听到答是否时,天理再次重申,派出所办理煽动颠覆好国家政权案,属于管辖上的程序违法。
我转告其家属征询其父骨灰何时入土为安的问题。他说自己也不能预判会有什么结果,先下葬吧!一想到自己的老父,看得出天理有明显的黯然神伤。他说自己没进来前看到唐荆陵狱中丧母,做为良心犯不能与母亲告别,太不人道了。老父去世,佛山方面允许他到殡仪馆告别,他对相关人员说了一声谢谢,但不会有任何的感激涕零。
天理非常关心苏昌兰的近况。他说自己一直跟公安、检察院讲:你们抓我一个人好了,她一个家庭主妇,上有老、下有小,还有一个重伤残疾的丈夫。你们把她抓了,她又是我带出来的,我怎么对得住她?更对不住阿德?你们把她放了,判我多久都行,我也不上诉。阿兰人家以前还是一个老师,要不是三山强征土地这么血腥,她会站出来?

20分钟(南海看守所内部规定,快见20分钟,慢见一小时,当然会见室也资源非常紧张,讯问室却好像无限量供应)飞快过去,押送警察进来提走天理要他自己带上黑头套,趁天理带黑头套前与他握手道别。天理显得神情坚毅,微笑着语别多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