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10-16

李非:四岁女童惨遭强奸再被失学,母亲冉崇碧的8年上访路

 【题记:我曾给一位朋友讲述访民冉崇碧的故事,他听完后怒不可遏,拍案而起一声断喝:“天理何在?!”我轻声告诉他:曾作为冉崇碧代理人代理本案的广东维权人士天理(陈启棠),此时仍被关押在佛山市的看守所里。】    中秋刚刚过去,广州的天气依然酷热难耐。十月初的某个中午,我在一家名叫“绿茵阁”的咖啡厅里接待了一位朋友。柔软的沙发、优雅的钢琴、抽象的西洋画、精致的艺术品、柔和的灯光和舒适的温度,让人感到惬意;耳畔萦绕着萨克斯的浪漫旋律,深沉而悠扬,给人以如痴如醉的美好享受!在这充满着人文、艺术、浪漫氛围的地方,想必是和青年女学生谈诗歌、理想和爱情的最佳场所了!然而,今天我在这里却要聆听一个真实的悲惨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就坐在我对面,她叫冉崇碧,是一位四十岁的访民。中等略矮的身材,穿着牛仔裤配上一件七分袖的橙色T恤,倒也显得精神。或是多年来因上访而致颠沛流离的缘故,她的皮肤黝黑黯淡,显得比实际年龄还要大上几岁。而她那有些茫然但却十分执拗的眼神,似有某种凛然之气。她讲述着关于她的故事,我则静静地聆听着......冉崇碧,生于重庆市的某个农村,小时候因为家境贫寒,父母供她读了小学四年级后便无能为力,她因此辍学在家。在本该上学求知的年龄段,她被迫承担起家庭的责任,干着繁杂苦累的农活,童年时期就遍尝生活的艰辛。2000年,冉崇碧外出东莞打工。由于读书少文化低,她找工总是屡屡碰壁。无奈之下,她东拼西凑借钱买了一辆微型小货车,靠沿街摆卖玉米棒和鸡蛋等熟食维生。十分欣慰的是:当城管了解到她的遭遇后很是同情,平时执法时也对她网开一面,几乎不再管她。这样她就少了些提心吊胆,可以多卖几根玉米棒了!这是迄今为止我听到关于城管最为正面的传闻。2001年,冉崇碧与男友同居,2003年9月份生下了一女儿。孩子才刚满8个月仍在襁褓中,男友便弃她而去,她成了单身母亲。做这种艰辛的生意虽不体面,但好歹得以抚养孩子和维持正常的生活。对于一直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冉崇碧而言,这种日子极其正常,甚至还够得上“幸福”。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彻底打破了她本已平静的生活!2008年6月8日,这天是端午节。对冉崇碧而言,这是一个让她撕心裂肺的日子——她的邻居覃立原强奸了她四岁大的女儿!法院终审判决:覃立原犯奸淫幼女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对于判决,她认为法院量刑过轻,属于司法不公。为此,冉崇碧开始走入漫漫上访路。她跟大多数访民的上访路径几乎高度一致:从市级、省级政府直至北京国家信访局,逐级上访申诉。因为到北京上访,她成了东莞地方当局的维稳对象。来自全国各地的访民络绎不绝奔向国家信访局,他们以为在这里能够找到“包青天”,帮助他们实现公平正义。然而,在这个庞大的上访人群中,上访者通过国家信访局而使问题得到妥善解决的,少得几可忽略不计。更为滑稽的是:许多上访者非但问题得不到解决,反而被地方政府当做“社会不稳定因素”而成为维稳对象。京城星罗密布的各地方政府驻京办,其中一大职能就是把地方政府辖区内的访民遣送回原地。能够被遣送回原地的访民还算是比较幸运的,而冉崇碧的遭遇就更为悲催:她从2012年至2015年间,共被北京警方行政拘留两次、刑事拘留三次,合计被囚禁10个多月。通过冉崇碧遭遇的一连串迫害可见:一个权力毫无约束的公权机构,对公民人身侵害的随意性,已经到了“跟开玩笑似的”地步!冉崇碧的上访除了给自身带来无尽的打击,同时也影响到她的女儿入学受教育的权利。 2011年,她在东莞市东城区一所民办小学上一年级的女儿被退学,学校的答复是地方政府不让访民的孩子上学,学校只是奉旨而为。无奈之下,冉崇碧干脆带上她的女儿举家北上京城“定居”。而上访,是唯一的主题。因为贫穷,她曾带着孩子住在桥洞里,或是南站的地下室里栖身。榨菜和馒头则几乎是每天的主食。为了生存下来,她一有空就靠拾荒度日。后来以极低的租金租了一间单房安身。极具讽刺的是:那时她所住的地方叫“幸福路”!2012年,在知名维权人士叶海燕的帮助下,冉崇碧的女儿被带到朝阳区皮村一所由爱心人士资助的同心实验小学上二年级,暂时结束了女儿失学的状况。这也就让冉崇碧得以“安心”上访了!可惜好景不长,今年7月份,冉崇碧的女儿才刚刚读完四年级阶段,她就被该小学校长告知称,政府指令学校不得接收访民的孩子入学就读。因此,她的女儿和几位访民的孩子被逼辍学在家。这可是愁煞了冉崇碧和几位同是访民的失学孩子的家长们。他们思忖着:把孩子送私立学校吧,孩子上、下学接送费加上中餐费每个月就要2000多元,全托则是4000元。这“天价”费用,访民们就连做梦都不敢去想!找公办学校吧,又需要具备五证(1.家长或监护人持本人在京暂住证、2.在京实际住所居住证明、3.在京务工就业证明、4.户口所在地乡镇政府出具的在当地没有监护条件的证明、5.全家户口簿等证明、证件)方能办理入学。而作为访民,暂住证和居住证明,你是永远都办理不了的!这就意味着,就读公办学校的大门也是被堵死的!包括冉崇碧的女儿在内,几个同被退学的访民的孩子加在一起共11名。访民们经过商量一致认为,他们自身因为文化低,吃尽了苦头,希望孩子们不再重履父辈旧辙,所以无论如何他们也决不让孩子们失学!于是他们一起“开办”了一所“上访者子弟学校”。所谓的“学校”,其实不过是在访民们租住的房子门口挂个“上访者子弟学校”招牌,再从租住的房子里腾出一间十平方米的房间,挂上黑板,摆上板凳后这就算是教室了!然后他们到书店购买到与孩子对应年级的教材回来。而“老师”则是从原本就受教育程度不高的访民中挑选出几个“有文化”的来教孩子。不过对于初中一年级的教材,“老师”们教授孩子时常常感到力不从心。不曾料想,这种自助型的“学校”,竟也为警方所不容!据冉崇碧称,“开学”第三天的晚上,她还正在外面没回到住处,就有几个警察过来,把门口的“上访者子弟学校”的招牌拆了收走,并传唤了其中一位访民。警方显然不允许这种给“国家抹黑”的“学校”的存在,勒令不准办学及教学,甚至威胁房东,如果继续允许访民们这么干下去,就要把房子摧毁掉。面对如此颟顸专横的政府公权力,我感到颇为困惑:访民们举债、举家赴京上访经年,为何他们的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既然国家有了信访制度,为何还要对他们的合法上访进行重重截访、乃至于不惜罗列罪名打入监牢?访民们哪怕有滔天罪恶,访民们的孩子是否就该遭到株连而被失学?孩子们受教育的权利和未来在哪里?这个国家的基础文明和未来又在哪里?!上个月中旬,国家主席习近平夫人彭丽媛女士,她作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促进女童和妇女教育特使”在联合国作了关于教育为主题的演讲。彭丽媛认为,“女童入学非常重要,因为她们有一天会成为自己孩子的第一位老师。”、“作为教科文组织的‘促进女童和妇女教育特使’和一名母亲,我对人人享有教育的承诺永不改变。”、“我曾经被问道自己的梦想是什么。我说我希望所有的儿童、特别是女童都可以接受良好的教育。这就是我的中国梦。”从以上的讲话中,我们看到彭丽媛女士对人人享有教育、尤其是女童接受良好教育的“装严”承诺,可谓掷地有声。这是她身为联合国“促进女童和妇女教育特使”的职责所在,更是她的“中国梦”!然而,彭氏在联合国的华丽表演和信誓旦旦,却无法掩饰访民冉崇碧们的孩子被失学的凄惨命运!在这里,我必须提醒政府相关部门:应当正视并解决人民提出的问题,而绝非解决提出问题的人民!这种用简单粗暴原始的方式对待访民,其最终的结果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在这里,我呼吁全社会关注包括冉崇碧女儿在内的访民孩子教育权受侵害的现实,要求政府相关部门彻底解决访民孩子的入学问题。与此同时,全体公民都有义务帮助彭丽媛女士尽快实现她的“希望所有的儿童、特别是女童都可以接受良好的教育”的伟大中国梦!(广州李非2015.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