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10-13

李和平律师的时候妻子:中国,我们到底在做什么?

王宇律师的儿子包卓轩,我不认识,但是我的儿子却跟他有一面之缘。他们一起游过泳。
我在10月8号听到一个律师朋友说起这个孩子在缅甸被警方带走,我还不相信。我安慰这个朋友,应该是没事的。
但是当我后来看到了连续报道,我就知道,不是没事,而是有事了!
这个孩子,他的父母是中国的律师。说好听点是人权律师,说难听点,是一群不识时务的律师。这样的律师,知道他们的,知道他们在刑事案件中还有人的良知,不肯加入中国司法虚假秀,不肯在冤假错案和刑讯逼供中当“帮凶”,不肯“为虎作伥”。不知道他们的,说他们极端,激进,是刁民和讼棍。
明白人都知道,那些个审不明的案子,拿到中学生模拟 法庭上,一群半大的孩子都能弄明白,一群受过高等教育的法官们却搞不明白。所以,想弄明白的律师,就是那群不识时务的律师。
这些律师的妻子,孩子,注定要跟他们的人权律师家人,一起承受一个结果,就是“连坐”。
其实不稀奇,当年文革时,哪个被批斗的领导人的孩子没有“被连坐”?所以今天被连坐,不稀奇。
如果今天上至高官,下至平民百姓都要被连坐,那么今天下令连坐“别人”的,动手“连坐”别人的,一样,逃不掉这个“被连坐”结局。
今年7月18号,我在天津河西区公安分局门口,第一次听到律师们说:王宇律师16岁的儿子,被公安抓走,关了24小时后放出来。又被抓走。
当时我就想到我的十五岁的儿子。我不知道面临的是什么?我就担心起来,一直给家里打电话,儿子没有接电话。我当时就想,如果我的儿子也像包卓轩这样被带走,被放回倒是幸事。如果像那个高二被带走的中学生,家里再见到的时候,已经是骨灰了,还伴着补发的一个死刑判决书,一个平民如我,又该如何呢?!
我是真的很难过,我对儿子讲,如果你真的被带走了,我就理解为什么杨佳进公安局杀人的行为了。
其实我听到包卓轩被带走的消息时,就已经理解了为什么会有杨佳?
在此之前我一直觉得杨佳不肯饶恕伤害他的警方。
你若真经历那屈辱的伤害,你若真经历那要人命的刑讯逼供,你就知道饶恕对于人,是多么难做到的一件事!我认识一个朋友,她的丈夫十几年前被冤狱,她说我到现在都不能饶恕那些带走我丈夫和冤枉他的那些人。
我以前没体会,我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现在是有所体会,我才知道生之艰难,让人总是想着死。一个朋友上访六年,她说访民想得最多的是“死,怎么死,怎么死能引起注意,然后自己的案子能被关注”。
但是事实往往是“你死,不管你怎么死,这个要人死的环境还是存在,冤狱还在被继续制造!”
包卓轩在中国,只要她的父母一日还是人权律师,他就一日不能被正常看待。这也让我想起来,有位人权律师,把他年幼孩子的照片给我看,随口开了一句玩笑:“这是人质。”他说他做好准备,随时“被失踪”。
所以我的疑问不是:“中国,你怎么了?”我的疑问是:“中国,我们怎么了?”
前两天,一个14岁的孩子,因为交不起2000块钱的学费,竟然自杀了,母亲也跟着投水自杀!
前两 天,一个父母被双双失踪的16岁孩子,又被控制了,因为他的父母,曾为弱势群体用合法的途径寻求救济!
中国,我们到底怎么了?
我们在举国作恶!
我们气愤当年那个2岁的小女孩被无数车碾轧过去,竟然没人伸手?我们想着如果我们在场,我们不会这么做!
我们气愤老人真的摔倒时,仅仅因怕被讹诈就不再搀扶老人的路人,我们想着如果若是真见到老人摔倒,我们会是上前搀扶。
但是事实呢?两岁小女孩被碾压的事情不会天天发生,老人家摔倒的现象也不是日日出现。可是不公平不公义的事却是每天上演!
我们庆幸自己不是访民,我们庆幸自己没有“被失踪”,我们庆幸家里没有人被抓走送回骨灰,我们庆幸自己没有被冤枉入狱。
我们庆幸自己不为学费发愁,我们庆幸经济危机中我们还有温饱,我们庆幸吃了那么多有毒有害食品还能安全,我们庆幸雾霾中还没得肺病。
我们已经没有了“别人”这个意识了,我们只有自己了,我们彻彻底底完完全全是,只要我还好,一切都好。这就是我们的现状。中国人的互害模式,我觉得应该用另一个方式表述,叫做“举国作恶”模式。我自己也在当中!
看到那个为了2000块钱学费自杀的孩子的事情,我当时就想,我们能做什么?我可以帮助一个像这样的孩子,我也必能找到一个朋友帮助另一个孩子,我的朋友也必会找到他的朋友帮助那第三个孩子。
看到包卓轩的事情,我能做什么?我没办法让不受限制的公权力停止对他父母的违法的行为,但是我可以写信给中国的最高领导人,给公安部的最高领导人,请求他们换位思考,把公平公义还给这个孩子!
包卓轩本应该是自由的,他享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规定的所有的合法权利。
中国,请还自由给这个孩子!
709事件李和平律师的妻子 王峭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