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10-16

马亚莲:国家信访局,一座空城蓄血泪! ——蛮横推拒个访、强力截阻集访的规定所依何来?

(2015.10.15 权利运动来稿刊登)
国家信访局,集全国各地不同行业、不同性质、不同层次的人员来访,举报控诉的也是国内发生的各种不同内容、类别的大小冤屈和问题。而不同省市、级别的官员也都穿梭于此,表达各种态度、进行各种交易、发生各种观念碰撞和达成。……等等。毫不夸张地说,国家信访局的这座庞大建筑内,每天都在上演并活生生反映和代表的——是一个国家的民情和民生、是一个国家的整体素养和文化、更是反映一个国家法治、官员能力和廉政程度的集中地。

故称其为一座能反映国家综合实力、素养、人文、民生的城池,当不为过。

然在社会矛盾激烈、问题层出不穷的当下,这座本应拥堵、鼎沸的城池,现却人烟稀少、俱寂无声。对比尤为冲突、强烈的是,看铁门外,熙攘嘈杂;观铁门内,空洞虚幻,一座空城!

 “我在接济站睡到半夜醒来感到难受,恶心呕吐厉害,吐不出物,头胀、二腿无力。……接济站医务室医生量血压160/95,……接济站才油漆过,味道很浓,是呕吐和血压升高的原因。”

2015年8月28日,参加上海访民每月底到国家信访局大集访的维权者沈佩兰,与其他所有被强力截阻的上海维权者一样,在通往国家信访局胡同口的外马路上,被截持到上海驻京黑监狱——位于北京南站的接济站关押(毛泽东时代建立的给全国进京告状者免费住宿地),当晚发生上述油漆中毒症状(其他很多访民也反映闻到浓烈的油漆味很难受),29日沈与其他维权者一起被押回上海后,依旧软绵、头疼剧烈的她幸运的被放回家中疗养,当然门口设岗监管是必不可少的。至于健康受损的医药费和赔偿,政府只字未提。(沈佩兰手机:137648885120)

实际上,国家信访局联合地方政府对维权者的推拒、打压和管控由来已久,这次尤因大阅兵在即而更阵势汹汹、雷霆万均。

2015年7月30、31日上海李惠芳、陈启勇、徐秋琴、陆福忠、丁伟民、杨立分别在借宿处和国家信访局胡同口外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欲达杀一儆百之作用。

2015年8月中旬起,北京大小马路、胡同和旅馆已开始盘查、清理维权者;上海各区、各街道就陆续开始对维权者看管,并在北京、上海火车站设大批人马拦截,至26、27、28日拦截人数每日达100~200百多人,比如:黄浦区杨萍、浦东新区崔福芳、……。还有更多的则在借宿地和国家信访局胡同口外被暴力阻截,比如:黄浦区童佩莉、孙成玉、陆苗龙、浦东新区傅宇、……。

如同以往,逢重大节点时,押回上海后,或关黑监狱、或花钱买“平安”,或监管于家中。往往越占理、冤屈越重的越受严控和打压,而受损越少的越能拿到“维稳费”,且各区、各街道维稳费数额相差巨大。此荒谬奇特的怪象背后,到底缺失了性质多严重的公平公正、隐藏了多大猫腻、贪腐?此文暂略。

一直绞汁脑筋钻究:怎样的维权行为?才是符合中央、地方的正常维权,才能为中央和地方官吏所接受,而不必承受暴力截阻甚至莫名的牢狱之灾?

单独个访时,国家信访局以不许越级上访蛮横推拒,那理由可真是左右逢源、令人张口瞠目憋闷。听国家信访局来访窗口登记处处长对何为越级上访的解释(2013年10月本人曾因怒指窗口无理推拒并抗争,而有幸亲聆处长谬论):凡未拿到过省或直辖市级信访书面答复或结论而进京告状的,一律属于越级上访不予接待;凡拿到过省或直辖市级信访书面答复或结论的,就都属于终结结论,国家信访局也不再予以接待。至于地方坚不出具或出具违法结论,国家信访局也绝对不管,管不着!总之,横竖就是不接待、不理。对于我提出国家信访局占着那么大块地皮,就是养闲人玩耍吗?该口头和实际行使的规定,所依何据?该处长边说那你去告呀,边试图离开。当我拦住其“咨询“到哪里去告?她即在众多保安的护驾下快速逃离。

于是,全国各地顶着刺骨寒风或烈日暴晒在马路上、胡同里排数小时甚至几天队的来访者,都全部在国家信访局大院子的窗口登记处被截推扔回当地。

引颈回望国家信访局,空荡寥寂、魅影愰愰。

而不识时务的强烈指责、反抗者,要么被鼻青眼肿、骨头散架,要么被通知当地遣返,要么就是送拘留所“教育”,鲜有我那天能幸运地全身而退者。

于是访民们就只能被逼集访告状,虽然前几次都能派5名代表进去递交上千人身份证登记人数并略谈诉求,但其实都明白所有的登记和诉求都只是表面文章,国家信访局根本只是敷衍,否则就不会集体访人数越来越庞大,而诉求却杳无音讯。何况,每次都被事前事后的警告和威胁,并盘查带头者。可除此外,底层百姓又有何良策应对强大的国家机器?

索性,现在干脆撕破脸顶杠上,连法条规定的集体访也被口头和实际取缔了,北京警察和上海驻京办明确告知访民:不许集体访,今后国家信访局也不再给予集体访登记,你们到国家信访局的集访属于非法集会,是公安部明令必须取缔的违法行为。大抓捕也给访民的质疑和侥幸作出了最铁性的拳证。

新访民们会说:我们的运气真是不好,习大大上台后口口言称要依法治国、依法行政,可现在我们却连反映控诉的渠道都全部堵塞了。

可老访民们却知道,信访渠道从改革开放后就没畅通过,只是面子功夫不同和轮换着不断重复手法而已,但过去的整治措施无疑比现在更严重恶劣。国家信访局、最高法院和中央各部门即使表面接待,但实际却推拒、不管或通知当地政府带回。多年前更动辄用比法西斯更残酷的收容遣送整治坚定的维权者。只是虽然人权状况略有改观,但民主进程的极其缓慢,依旧容许了执政大小官吏任性妄为的空间。

而时隔几年就耍权全部不接待,不知是接待员们要表达、怨怼其职权不够解决民冤、以此促民众向中央直接反映的手段,还是愉悦他们看底层民众挣扎百态的性致?但无论哪种情况,或许间而有之,都是失职、渎职,都是将民众推向深渊、将法治推入泥沼的恶举。

在国家信访局和中央各部门,包括最高法院、全国人大、最高检察院等,各种悲情、惨状从未间断;各种血泪喷溅的场景从未缺失;在那些通往信访办驻地的胡同里和接待室,屈死的诸多亡灵,一直都在游走、叫屈、呻吟。

国家信访局,早就是一座蓄满、溢出血泪的无人空城!

阅兵式、党代会、全国二会、庆典日……等等,逃避圈养却没地可去、尚在外游荡的冤屈者们,看来只能跟着中共的锣鼓与号角,围观你啦!那或许才真是国家信访局和各地官吏堵截正常信访的用意?举民同庆嘛!

马亚莲(手机:13761265924) 2015年8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