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5-10-11

李威达律师致好友谢燕益律师的一封信

燕益律师:
您好!自您2015年7月12日被警方带走至今“被失联”已三个月了。在与您失去联系的这段时间里,我的脑海时常浮现出您的音容笑貌,一直很想给您写一封信,但又不知寄往何处。
燕益律师,我最初知道您的名字,大约是在2011年,当时是看到您办理某信仰群体案件的一篇辩护词,写的相当精彩,从此开始关注您。得知您是1975年3月20日出生,祖籍广东电白,现居北京。作为人权律师,您一直关注民权、民生,为弱势群体鼓与呼,关注、参与中国的民主宪政事业。您在全国各地代理了很多维权案件。
您还以笔名梁不正在网络上发表原创文字,如《当官僚成为一个阶级》、《社团的使命》、《市场政治论》、《政改破题—人大代表之选》、《中国正在揭开土地兼并的大幕》,等等,都是痛陈时弊和有思想分量的文字。我读后受益匪浅!
后来还了解到,您曾于2003年提起“宪政第一诉”,起诉前国家领导人违反宪法程序,利用等额选举方式继续独揽国家军委主席职务。这体现了您天大的勇气和无畏。
2008年7月7日,您发表了《和平民主运动研究》一文,从世界民主转型实例分析得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将被现代政治文明彻底摈弃。您的这篇文章对和平民主运动的背景、现状,和平民主运动的宗旨、策略方法等,都做了较深入的探讨。后来,您还发表了《和平民主运动研究》(二)和(三),虽然您的有些观点和认识我不完全同意,但我佩服您的思想深度、高度和创制理论的勇气。
我还注意到,唐吉田律师、刘巍律师因推动北京律协直选和参与办理维权案件,被吊销律师执照。您发出自己的声音予以强烈谴责。您指出“无数历史证明,中国人的最大敌人从来都是来自于内部,来自于拥有特权、享有既得利益的慈禧太后们,它们为了一己之私骑在人民头上压迫人民,把自己的同胞当做奴隶,最终造成中国积贫积弱的后果”,“无数事实证明,人民的真正强大才有民族、国家的强大,而民主、法治可以赋予人民强大的理由,并且民主、法治正在赋予人民强大的结果。看似强大的违法者最终是经不起时间检验的,违法者特权者害怕法治害怕民主,因为人民的强大和胜利正是它们面临审判的末日!”
因为您的网络文字和参与办理全国各地的维权案件,您成为“国宝”的“重点服务对象”,为此,您撰写了《致全国国宝兄弟的一封信》。您在信中对他们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力劝他们为自己留条后路。您信中委婉地说:“其实,国宝完全是一个多余的职业,它不仅不能为我们家园带来安宁与幸福,而且恰恰相反,它正在将我们的国家推向灾难与崩溃”。可以看出,面对打压您的人,您还是理性、平和地对待他们。
燕益律师,您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形吗?那是2013年夏天,我听说您来唐山中级法院办案,便邀请您到家中做客,与您同行还有一位钟律师。我们三个在我的书房(定慧阁)神侃狂聊,但大多数时间都是聆听您的真知灼见。这次面谈,让我对许多问题茅塞顿开,谢谢您,谢谢您的智言慧语!因您和钟律师第二天还有案件需要办理,所以没有机会在家中用粗茶淡饭招待您,您便匆匆离去了。
燕益律师,近几年,您曾力邀我和您办理维权案件,但都因时间和行程的冲突未能如愿。我是很想跟你合作办案,向您多学习学习的。我相信,我们会有机会合作的。我等着您的邀请!
燕益律师,我早就想给您写封信,几次提笔又放下,也因办理案件事务缠身,静不下心来,还因不知信件寄往何处,所以几次提笔也未写成。您“被失联”后,维权律师同行都很牵挂您。今天这篇文字希望你能看到,让您知道我和维权律师同行都在关注着您。
就写到这里吧,想说的话很多,等我们见面后再聊。
祝燕益律师好运!!!
李威达
律师
2015年10月10日草于南昌至北京西高铁上。
2015年10月11日上午略作修正。